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十六章 黑猫与猫鬼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坦诚比任何心机都要来的简单,它充分表达了想法,又表明了态度,是交流的上乘之法。

    蛮灵显然有所动,这夏仁杰毕竟救了她,不然在雪地一夜不死也损半分气。

    “我只是想帮你们,又没坏心,谁叫你们这么蠢。”蛮灵撅着嘴,极不(情qing)愿地说。

    “那你怎么两次在现场?”夏初然又问。

    蛮灵见是这个问题,露出鄙夷的表(情qing),“救你们啊!一个个都是傻蛋,那么强的邪气还在周边逗留,特别是你,火神官,你都不知道就随便从现场走了?”蛮灵是逮到机会就要酸一次刁浪,刁浪能怎么办,这么漂亮的少女,他当然舍不得发火了,只能解释说,“我被引(诱you)走了,我察觉的邪气那么多,肯定都要调查一遍,我哪知道这里的会是这么严重。”

    “你还有理了?!”蛮灵一掌拍在桌子上面,桌子抖三抖,刁浪瞪大眼,这小丫头片子,就不能好好说话。

    “邪气?从哪开始?我似乎也经历过一些模糊的玄境,兜兜转转,我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哪。”夏初然又把话题绕回自己手中,白玫看出来了,夏初然做事有一(套tao)自己的方式,她总能把事(情qing)带回到自己的轨道。

    “就在你的老师家中,喏,这两位马后炮也知道,没和你说?”

    夏初然瞬间望向刁浪,眼神里有一些失落,刁浪(欲yu)语却难言,从他内心来讲是有点不好意思。他摸摸鼻子不知道从哪里解释,他们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邪气来源于金教授的屋子,也就是说,他们早就猜测,引夏初然进入玄境而又想杀死她的,很有可能就是金教授,虽然通过枉死城的探访,刁浪对这个可能存有怀疑,但一开始他们是知道的,还隐瞒了夏初然。现在他们也算是一起经历过大风浪,这个时候讲出来总归有那么一点不太厚道的感觉。

    “这个呢……”刁浪吞吐支吾。

    “我的533块钱。”夏初然板着脸,“我请你们在风泰楼吃了533块钱,你们还说什么知无不言,骗子!我还傻不愣登的去冒险,还我533!”

    说完夏初然伸出手,向刁浪讨要。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只要夏初然能发点火,这些什么乱七八糟刁浪都可以不在意,于是立马嬉笑,顺便拍掉了她的手,道,“什么533,我们的关系能用这点钱衡量?再说了我们不是还救了你和你小叔一命,不,两命,咱们就不要计较嘛。”

    夏初然轻哼一声,偏头不看他,“我这个月才开始就只剩57块钱了,你们等着,我接下来要混吃混喝。”

    “行行行!”刁浪一脸堆笑,心里想着反正他又没钱,青菜萝卜一手抓吧。

    至此,这个话题结束,可在结尾,一向耳朵灵又非常敏感的白玫,听到了夏初然一声叹息,轻的像是风声,掩不住的失落,但这失落的原因,白玫无从得知。

    “现在这位浪((荡dang)dang)仙人的马后炮就先不管,蛮灵,你说说你怎么在老师家。”夏初然非常快的就进入另一个状态,之前的种种似乎都无所谓。

    蛮灵一直观望刁浪和她的吵嘴,听完觉得夏初然除了笨一点、没自觉,应该还很讨厌刁浪这个((贱jian)jian)人,于是内心又有了一种契合感,立马解释,“还不是因为那里邪气重,我在这一带很久了,只要邪气重的地方我都会去,一面是提醒凡人此处的危险,一方面我需要邪气晕染我的毛色,当然,我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和火神官想法一样。”

    蛮灵非常详尽的解释,其实在事(情qing)发生的子时,她就察觉到八城风晓镇不一样了,说不出来的别扭,就是到此刻,她也说不清是哪种感觉。她先到了月桂园外,园外大雪不停歇,冷的发抖,黑压压的乌云有一大片笼罩在小区上空,沉闷而又压抑。蛮灵修炼三百年,勘龙风水她还知道点,这八城是极有意思的风水宝地,由古延今,全城共八镇,名八卦、抑八邪、降八凶,千百年来都风调雨顺,可就那晚,看到天地异色的那一瞬间,蛮灵忽然觉得这城的宝气东流,似乎在消散。

    她注意到小区外有一辆车,但她也没细想就化(身shen)黑猫就去了邪气最重的地方——金教授所在的公寓。这个房间邪气很重,去的时候甚至电流都在嚓嚓作响,有冤魂在游((荡dang)dang),蛮灵并不管怨灵,偶尔能帮帮忙都是她的恩锡。于是她也只是想此地有土地神,怎么也轮不到她。

    可,她还是在屋里和名为猫鬼的邪灵打了个照面,黑夜中,猫鬼袭击她,她躲闪还击,正是打得火(热re)的时候,猫鬼突然消失,她还纳闷什么个(情qing)况。再往里走看到最里面的房间有人死了,房子里的老式挂钟撞了几下,时间定格在十二点一刻种,越想越觉得诡异,空气中还残留着浓郁的猫味,蛮灵立刻就知道了此宅被人下了猫鬼蛊,而且非常狠,她担心还会有不可测的事(情qing)出现,就那里待到了早上,可后面却是一夜安稳。

    早上很早就有警察来,蛮灵从旁观察,本来相安无事,直到夏初然走进了那片区域。蛮灵实在想骂夏初然的蠢,(情qing)况不明,自(身shen)秉气弱,堂而皇之就进来,一瞬间就被鬼附(身shen),引到了后八栋的楼上。在那里蛮灵极力闯进了夏初然的意识中化(身shen)黑猫画像提醒她,她有了知觉,鬼却加快了对她的影响,甚至将她带到了金教授所在楼层的天台,一把将她推下去。这一切蛮灵都看在眼里,(欲yu)显(身shen)帮忙,刁浪就到了,后面就是刁浪重伤她,她跑到了别处躲藏,在山间的时候撞到了夏仁杰的车,被他所救。

    而昨晚那一次,蛮灵想到就气,她原本是想找刁浪报仇,没想这家伙太神出鬼没,一点踪迹都摸不到,于是她就想逮住害她背黑锅的猫鬼。在那蹲守很久,见到的却是夏初然和夏仁杰,这里的邪气还没消散,蛮灵害怕他们冒险,跟在后面,直到她听到了与那晚相同的钟声,预料到不对,赶紧显(身shen)想把他们赶走,但这群人,一个蠢死,一群蠢死,拼了命的和她周旋,到最后差点又要了她的命。

    “你们一个个,事(情qing)办不到,还(爱ai)找麻烦,对你们无话可说!”蛮灵气鼓鼓的,她一向乐善好施,还是第一次被人怀疑,太气了,还不如回南山。

    “十二点一刻……”夏初然想起昨晚她也是看到了挂钟上的时间,结合她进屋前看到的时间,出来后夏仁杰的时间,觉的有问题,是老师吗?还是猫鬼出没的时间?

    “不是金明,金明在枉死城。”刁浪像是看出了夏初然的心思,解释说,“你的老师在死后不久被鬼差带走,带进了枉死城,他即使真的附你(身shen),也许还是想帮你,我看的出他对你的留念。”

    “真的?!”夏初然听罢一把抓住刁浪的手,激动溢于言表,“浪哥谢谢你帮我确认,533不要了,你要吃什么吃什么!”

    刁浪翻了个白眼,他就值533和一些零头?但一细想,罢了罢了,她这么高兴就行了,毕竟之前对她还有隐瞒。

    “哎,我还有一问。”刁浪这时候蹿出来,疑问道,“停在后面的车是怎么回事,我听花妹说,那里附近是没有车辙印的。”

    蛮灵一愣,她就随口说,他们可真用心记,“我也不是太记得,好像是……北门对面的那条街……巷子里……最里面的位置,我只是过来的时候看到,你说开车的人那么少,自然就注意到了,但里面没人,跟这件事也没关系,我就是顺口说一声。”

    “没人?”

    “肯定没人!”蛮灵的嗓门又大了一分贝,刁浪想没人就没人呗,吓他一跳。

    “谁叫你们不信我。”蛮灵好看的眉眼拧作一团。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不回答!”蛮灵脸拉的老长,撇向一边,看都不看刁浪。

    但刁浪自顾自,他必须问清楚,不然这一切事都没法解决,“你在那里的时候除了猫鬼,金教授处于什么样一个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