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三十章 客是海中人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你认识?”

    惊讶过后的夏初然和刁浪都充满了疑问,筱安已经转过(身shen)不再看他们,刁浪立刻拉住夏初然问道,“这是谁?”

    夏初然也很急切,“筱安,我师姐,你怎么回事?”

    “筱安?这辈子她是筱安?”刁浪喃喃,随后又答,“她是我的客人了,昨晚在赵大的居所见到了,就去聊了一会儿。”

    客人什么客人?夏初然的疑问越来越深,刁浪简单解释,“这是我海中的客人,说了你也不明白,你不需要理解。”

    夏初然皱眉,不是因为刁浪说的不需要她了解,而是她疑惑这海中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既然刁浪不需要她知道,那么另一个问题:筱安昨晚为什么在赵大住处?稍一想,夏初然想起师姐早些年也在老师所住的公寓楼群买了一层楼,从学校回公寓的路最近就这一条,途径赵大所在的村庄,可--夏初然摸了摸昨晚从保安室拿出来的两串钥匙,一串就是筱安的,她自从结婚后,已经搬离那个公寓很多年。

    说到为什么拿串钥匙,夏初然还有点私心,纯属为了捣蛋。筱安和夏初然相差五岁,筱安大三,夏初然才高三,那时候锋芒初露的筱安成为了金教授的门生,自然也就和那时候已经入金教授门下的夏初然认识了。

    筱安并不待见这个小姑娘,总觉得她不仅疯言疯语还不尊师重道,金教授在的时候筱安不多说,可金教授一离开,筱安师姐的姿态就拉得很高,管天管地,还揪着夏初然的问题无限放大。起初夏初然还算比较尊重她,毕竟筱安眼里的不尊师重道只是夏初然和金教授的(日ri)常,她不理解,夏初然也不强求她理解,自由的精神一直是夏初然推崇的。

    可后来,事(情qing)超出了夏初然的想象,筱安真的是太(爱ai)做大家长了。

    当夏初然进入大学后,所做论文无一不给她扣下审阅批判一番,批判不了的也要延期处理,夏初然精益求精也入不了她的法眼,压抑久了当然不高兴,几次之后夏初然论文都交由自己的导师或金教授。可这样还没完,更离奇的是,筱安竟然要求做了助教,还因为专业的原因,直接是夏初然这一专业的导师助教,分也分不到的概率竟然就成了,夏初然差点没吐血。

    而这后面又是漫长的压榨,即使后来夏初然读研,筱安也去了研究所,当然夏初然一直说服自己这是概率问题,毕竟筱安也是非常优秀的人,要怎么选都是她自己的抉择。可六个月前的那件研究所风波,被夏初然发现是筱安一手主导,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对筱安的想法产生了很大的改变。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半年过去了,夏初然还会在意吗?

    “浪哥,我去和师姐打个招呼。”夏初然将那串捏紧的钥匙松开,然后拍了拍刁浪的肩膀,起(身shen)去了公交车前座,刁浪正有想法听她们的交谈,也就不多过问什么。

    公交车219这条线路一直是人最少的,更何况这几天的雪阻碍了出行,所以此时公交上也就他们三人加上司机先生。

    夏初然到了前座,前座是两排对面对的座椅,每三个一排,中间是站道。她坐到筱安对面,微微笑,筱安转头面无表(情qing),只是上下扫了一眼夏初然,便继续移过视线。

    “师姐,好久不见。”

    “嗯。”筱安看来并不想接话。

    “我以为师姐不会坐公交,师姐一直是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双向要求严苛的,今天有什么例外吗?”

    筱安看着车窗外,光影流动,过了很久,才轻声道,“很久不见,你的话多还是没变。”

    “我嘛,想了解的太多,自然也就说得多。”

    “我并不想知道。”

    “那你就听,不行吗?”夏初然倚着靠椅,表(情qing)放松,笑过于多,筱安将俩手拘于(胸xiong)前,明显的防卫姿势,紧接着说,“糙言难入耳,你也不入格。”

    “哈哈。”夏初然痴痴笑,后面将一切收入耳中的刁浪却不免有些担心。

    公交里“八城研究所站”到站的广播循环播放,筱安站起来,夏初然却还有一站才到,当筱安走过她(身shen)边时,笑声慢慢停下的夏初然,自然地接道,“我本(身shen)不在你的格,也从不把你当对手,我不说的话是因为还不想说,师姐,主动权一直在我手中。”

    此话一出,一直面无表(情qing)的筱安猛然睁大眼,一股怒气从心底蔓延至全(身shen)各处,她想起夏初然离开研究所的那一天站在她面前,也是这样微微笑,话不多,就一句,却让她痛恨到了极点,“师姐,我走了,可主动权还在我手里呢。”筱安没有停下,径直下了公交,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

    夏初然直望着她的背影,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样的筱安实在是……浪哥!夏初然突然蹿起来,大开车窗,惊讶地张大嘴,那个色老头追上了筱安,这算什么事?海中客人?搞什么啊!!“浪哥!色鬼,走之前说一声啊!!!”

    公交车载着夏初然渐渐远去,刁浪回头忘见那个迎风晃((荡dang)dang)的脑袋嘿嘿笑了,暂时先不管她了,难得见到他的客人,怎么也要确认一下。

    刚才听她们在车上你来我往的,刁浪对与这一世的筱安更感兴趣了,当然还有其实并不只会傻笑的夏初然不同寻常的一面,可饭要一口一口吃,这次,就从筱安开始。

    “顾芸,三百年的清洗,这一世你渡过了吗……”

    筱安似乎听到有人对她说话,在她心里升腾,她转(身shen),却只见微笑站在她(身shen)后的男人。男人高大,气度不凡,从他澄明的眼里,筱安感到一种安全感,而那安全感,似是高山一般宽广。

    “你是和夏初然坐在一起的那位。”筱安认清了刁浪,虽然有一刹那的恍惚。

    刁浪摸了摸鼻子,笑道,“是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一位。”

    昨晚?筱安微皱眉,她见过他了?说什么胡话!

    疯言疯语。筱安不屑与其交谈,转(身shen)再次离开,这次刁浪追了上来,倒走面对筱安,嬉皮笑脸,“这么好看的女子怎么一天到晚不理人,昨晚也直接走了,你看你固执到那地步有什么意思,不如选我?”

    筱安站住,冷若冰霜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你不懂,离我远点。”她侧开(身shen)子从刁浪一侧越过,刁浪站住,她的香气在空中久聚不散,似是遥远的过去来到了他的面前,一瞬间过往息云如同刹那繁花,刁浪明白了清楚了,顾芸过不去星砂之海。

    “若是过不去,便会永生的痛苦,无论几世都是一样的结果,给了的机会不是让你们这样用的……”刁浪背对着筱安,她在继续走,好像听不到却字字入她耳,接着刁浪戏谑的声音又随着风到来,“美人,你搞错了,酒还没喝你已经醉了。”

    筱安脚步沉重,不知为何她感觉到窒息,像是浸在海水里,一下又一下。好不容易撞击到对岸,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好不容易呼吸到了氧气,却又再次沉入漆黑的深渊,这是她的宿命,这就是她的宿命,至死方休,她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