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三十四章 探访梦中屋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夏初然从楼梯间里出来,径直往三楼去,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猫鬼、两间房、赵大,还有金教授。她现在要去找筱安,具体的问题没有,只有和她确认猫干尸的事(情qing),她是金教授研究时的得力助手,也是猫干尸研究的主力,更是……夏初然苦笑,与金教授纠葛的存在。夏初然当然要找她,而且从此刻开始,她要让筱安摆脱不了她。

    一路上照例遇到熟人,可不是吗,这里谁不认识夏初然,金教授的得意门生,风光无限的小夏老师,她不是站在风口的人,却一直惹了不少风波。

    “学姐好。”路上有夏初然的学弟学妹,她原本只是匆匆点头,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停下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嗨,你们好,研究结束了吗?”

    “多谢学姐,这边快告一段落了,之前很对不起,麻烦你。”他们是为了去找夏初然说服筱安的事。

    “没事,我又没帮上什么忙。”夏初然浅浅一笑,忽然激动地合掌,“对了,你们可知道金教授的事?”

    他们面面相觑,学姐怎么回事,还有人不知道金教授的事?于是他们点点头。

    夏初然哦了一声,接着故作神秘地说,“我听第九科系的王主任和第七科系的李主任说,是猫干尸杀了老师,这不,筱安学姐秘密都把猫干尸送走了,别说我说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怕死了。”

    夏初然突然这么说,学弟学妹们立刻受到了惊吓,“这,这,这……”夏初然没有继续说下去,挥挥手,好像没来过一样,离开了这里,直接去找筱安。

    学弟学妹们伫立在那里久久不动弹,过了好久似乎幡然醒悟般,全都四散逃去。

    老师啊,我再任(性xing)一回,这个研究所就让它换一次血吧。夏初然往后看了一眼,就一眼,差不多就行了。

    ……

    ……

    夏初然到了三楼一间研究所办公室外,这是金教授经常办公的地方,之前夏初然也和几个人一起在这里帮助金教授做研究,筱安也是这里的一份子……

    “金教授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考虑我们,不断的辛劳换来的只是金教授的一句抱歉。”几个月前,在金教授定下七人团体后,路过办公室的夏初然听到了筱安的这样一番话。

    “唉,可是筱安师姐,然然确实有能力,这毋庸置疑,我们可以辅助,然然和老师绝对会同意的。”

    “是啊。”筱安嗤笑,“安于现状没什么不好,就我所知,其他科系的主任能力都不及你们万分之一,可是就被选上了,在能力上,远不如权力来得有用。”

    办公室几位微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筱安再说,“金教授虽然贵为我们的老师,但我知道老师的能力,你们还记得吗,上次发表的一篇文章,说实话,其实出自我的手,我并不想老师蒙受诋毁,就暗自吞下苦果,就连夏初然,她在大学时候所做的论文和研究我知道,没你们看的那么厉害。”

    筱安只是简单说了两句,而嫉妒就是从那时候萌芽。夏初然起初只是觉得这种话刺耳,可等到她想解释,这些空话也变成了腥风血雨。

    论语言的威力,夏初然从没有这么真切感受过。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里面没人,她从一排排办公桌面前走过,到了金教授的位置前,上面堆着没处理的文件,她轻轻摸过桌面,拿走了金教授一支(日ri)常用笔,她也只想拿走这个。

    等了好一会儿,说筱安在楼上的几位学妹也回到了办公室,疑惑筱安怎么不在,夏初然简单看过筱安的桌面,整齐干净,有关猫鬼的记录做好文件夹一个个标注,筱安其实很有能力,做事一丝不苟,夏初然也十分钦佩她,她对学术的认真程度谁都比不了。

    “既然她不在,我就走了,也没什么事,就是老师去世我心里有些难过,想找师姐说说话,之前各科系主任也不愿同我讲起老师,人走茶凉,唉……”夏初然将手放在一旁的水杯上,水杯是满的,温度尚可,离开不出一刻钟。

    夏初然的话说者有意,听者有心,在这间晦暝不清的研究所,如同坠入水面的落石,激起了水花。

    ……

    夏初然到了月桂园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她手里啃着面包,坐在屋外的花圃上。

    眼前的房子是后新建的八栋房子,她昨晚拿了钥匙却一直没去看过。现在她盯着某间房吃掉了最后一口面包,她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两个小时,期间她所注意的那间房没人煮饭没人走动,只有卧房的窗帘和前几天不一样拉开了,而且窗户还开着,其余的即使是洗手间的落帘都没有变化过。

    好,即使有人来过,也没有在里面多逗留。

    夏初然((舔tian)tian)((舔tian)tian)手上的面包屑,拿出钥匙,往她一直注视的房间楼上去。到了那一栋的三楼,她掏出钥匙,小心注意了一下周围才打开房门。

    “咯吱”木门打开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不断地回响,这一层没有住户,夏初然记得二楼也没有,只有楼上有一户。

    她先把头探进去,握住门把的手突然一紧——她被吓到了。眼前有一幅巨型画,占满了一面墙,但不是黑猫,是一幅色彩艳丽的奇怪山水画。说是山水画可这颜色太亮了,流水是深蓝,奇石是墨绿,繁花是赤红,就连天上的大雁也是漆黑。构图只有瀑布一角,颜色分布太密太亮,入门第一眼夏初然完全受到了惊吓。

    她皱眉,走了进去。

    “嘭!”门突然地关上,夏初然又被吓了一跳,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万分准备,但是突如其来就没办法了。

    要不回去?夏初然站在玄关附近迟疑,她稍稍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很冒险,万一突然蹿出一只鬼呢?可是,这是老师的事,她必须自己去解决。

    夏初然心一横,迈步进去。这个房间除了那副奇怪艳丽的山水图,四面都是一尘不染。房屋结构都是右面房型,除了卧室的门开着,厨房敞露着,其他门都关着,沙发罩上了沙发(套tao),茶几摸不到灰尘,最近两天一定打扫过,夏初然肯定的想。

    她踢了踢沙发附近的毛地毯,用脚掀开,没问题,底下很干净。视线移向沙发边的电话机,一个相框合着,夏初然拿起来,是一张四口之家的全家福——筱安筱晓和她们的父母。

    筱安筱晓是双胞胎,一般人分不清,但从这张照片来看,一眼就能分清——筱安不会笑,筱晓只会笑。她们的父母都是音乐家,母亲安晓是艺术系的声乐老师兼教导主任,父亲是艺术团的声乐家。筱安不像父母,但筱晓却与父母极为切合,本(身shen)学声乐,如今在一家机构教小孩子唱歌。

    以上这些夏初然早年和金教授聊天的时候听到的,因为这样,当学校保安大爷一说到歌声的时候,夏初然瞬间就想到了筱家,想到了筱安。

    “师姐,你唱歌不错。”夏初然自语道,她知道筱安最引以为豪的除了学识,还有她万中无一的声线,她曾偷听到她唱歌给老师听,当时夏初然就认为,这估计就是天籁。

    她重新合上照片,但突然她停住了,慢慢将相框再次抬起,移到眼前,在相框的玻璃嵌合处,一道暗红色的痕迹出现在了那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