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四十四章 星砂之海(2)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刁浪一惊,手没有缩回来,只脱口而出道,“你别胡说,我从不哭!”

    “那你等的女孩回来了吗?”

    夏初然问出口,刁浪浑(身shen)震颤,他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他永世难忘的女子,他低头,又抬头看了夏初然几眼,“碰铃是她给的?”

    “不是,是意外。”夏初然回答。

    “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过海!”刁浪站起来,夏初然忽笑,这笑容有些凄凉,有些无奈,“是因为我,哦,不,是过去的那个她,没有做出正确的判断,而这个判断至今我都没有想出来。”

    这么一说,刁浪有些犹豫,他又问了一遍,“你说二十年前见过我,你现在二十五岁,这么说见你的时候你是五岁,这怎么可能?你到底过没过星砂之海?”

    “这,也是我的疑问,你见过我就该想起来,也能告诉我答案。”

    “不会的,你到底有没有搞错,要是二十年前你过了星砂之海而认识我,那么你是在跨级生长,从普通生物(性xing)来说绝对不可能,而且我要是早认识你,我会对你的(性xing)格这么头疼吗?!”

    生物(性xing)这句话,该出自她口吧,夏初然没来由的被他的话逗乐,于是习惯(性xing)的反嘴,“你的(性xing)格也好不到哪去,和那时候的你天差地别。”

    “咦?”刁浪又疑惑了,他搞不懂她。

    夏初然趴在桌上凑近他,“过去的事有那么重要吗?你不问我都不准备说有关星砂之海的事。它只是我们的连接,以后都不用管了,我们就好好相处吧,或者更深一层相处也没问题。”

    刁浪一震,这姑娘说话太奇怪了,明明前面很僵,三两句话又被她化解,说实话他心里顺畅多了,比起刚才的波涛翻滚,他倒同意夏初然的往事已过,这符合他的个(性xing),而且这个(性xing)不能让她占上风。

    他偏头一笑,“哟,你倒能干了,想勾搭神,你知不知道会变王八啊。”

    “你就会变王八一种吧,浪哥,你自己数数你用王八威胁过我几次。”

    刁浪憋笑,数什么数,不就是喜欢她变王八嘛。气氛重新变得轻松,后面白玫慢悠悠的拿来了三盏白酒杯,各倒上一杯,她站在一边,靠着(身shen)后的座椅。

    刁浪先举杯,“呐,闲梦酒馆的规矩,话不多说,忧愁一饮而尽,至此,(身shen)前(身shen)后事都是浮云!”

    (身shen)前(身shen)后?“喂喂,浪哥,我还没死呢,上一个星砂之海我还没过,你就让我再过一次?”

    白玫也踢了一脚刁浪,刁浪打打嘴,戏谑道,“嘴瓢了嘴瓢了。好了那就不多话,恭喜大家平安无事吧!”

    你是还是别说话吧。白玫夏初然相视一眼,默契地笑了。

    大家正喝着,突然白玫望向列车行驶的远方,关照刁浪道,“七八十年没来的客人,来了……”

    “客人来了啊。”听到白玫这么说,刁浪咧嘴,这列列车已经七八十年没有载过客人,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穷的相思子也只能挑便宜的,想想就心酸。

    这列车原先一直在路上行驶,雪天路滑人少,又是凌晨,列车一直没受到什么阻碍,现在开着开着,已经以跃过山峰的方式行驶,像极了驯鹿驮着的圣诞老爷爷,只是这列列车没有礼物。

    大家放下手中的酒盏,跟随白玫来到了没有门的列车门边,探出脑袋。寒夜有些冷,但因为喝了些酒,夏初然感觉(挺ting)好的。现在,就在前面山峰的一个顶上,隐隐约约有一伙人站着,太远了,风雪又重,夏初然什么都看不见,所以这是白玫跟她说的。

    列车的速度一直适当,可能是夏初然以为的适当,靠近那伙人也没用了多长时间,刁浪往车头走,那里灯黑着,因为刁浪的行进,一个个都通亮起来。

    “走吧。”白玫对夏初然说,“让你看看星砂之海的客人。”

    夏初然尾随白玫,刁浪已经到了列车头,这里很空,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凳子,除了两边共四扇的车窗,四周灰白,灯光很足,再往前就是关着门的驾驶室,而往后就是客乘车厢。这里独独开了一个大门,而在门外,就站着一群人。

    一群人里四五个都是黑高帽黑衣服,一看就是鬼差,而另两个,一个是死相极惨的女鬼,头部凹了一块,上面污血森森,(身shen)上穿的衣服全都看不出,只有长发和飘来的香水味,让夏初然察觉她是女鬼;而另一个,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年鬼,(身shen)体完整,面容枯瘦,他穿着黑色的布袄,中规中矩,头一直耷拉着,只有手上拿着卷起的一幅画报。

    这女鬼……夏初然没敢看几眼,却觉得熟悉,再一思索,电流直冲脑门,筱安!

    “好了,这次又是什么?”刁浪拦在了门里没让他们进来,神圣的地方有些人是进不得的,包括鬼差。

    其中一个鬼差上前,只有他拿了引路标,应该是里面的头头,“这个女人一直想来见你,而这个老头提到了星砂之海,照例,带来请神官查看。”

    刁浪上下看过,(身shen)子往门边一靠,“老人嘛留下,女人你就带走吧。”

    女鬼一听顿时变得狂躁,夏初然捂住耳朵,其余两位却很泰然,鬼差拦住女鬼,刁浪出了门走近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我已经没办法了,这是你自己要走的路,地狱鬼关太寂寞,不过不用担心,很快会有人去陪你,你等一下。”说完挥了挥手,两个鬼差就架着她离开。

    “顾芸!顾芸!”女鬼刺耳的声音传进夏初然耳朵,她觉得难受,白玫瞧见了,问她怎么了,刁浪也看过来,夏初然说不清那种感觉,就说了她在喊“顾芸”,白玫先是诧异,接着浅浅笑,她明白了刁浪执意带夏初然来的原因——她的耳朵能听见鬼声。

    “你们等着,老人家进来吧。”刁浪侧开(身shen)体,让老人家进来,他步履蹒跚,走的有些缓慢,鬼差们很恭敬没有半点冒犯的意思。

    刁浪将他引到桌边,自己坐到了他对面,老人鬼四下看了一眼,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白玫,露出吃惊的表(情qing),双唇颤动。

    “他说他见过你。”见白玫没反应,夏初然解释,这样,白玫才微微点头,手向上翻转,变出了一盏酒放于老人鬼的面前,“请吧。”

    这个酒杯很奇特,玉色透亮,表面是凹凸不平的水珠样,内里的酒水浑浊沸腾,一直在冒着白气,说实话,要是夏初然她才不喝呢。

    “星砂之海的酒,喝一口吧,我想听你的理由,你不在星砂之海的名单上。”星海的酒,是由千万滴泪酿成,喝了鬼能通人话,不过本来都是喝客人自己的泪,这一位算特殊照顾了。

    老人鬼颤巍巍地喝了一口“酒”,不知味道如何,但他说话了,“我一生杀人太多,后半辈子饱受痛苦,有人和我说,星砂之海可以洗清这些罪孽,也可以重新来过,弥补过去,我,我想,去那……”

    刁浪的笑转换成了一种职业型的微笑,“那地方可不好,你不该去的。”

    “哎……”老人鬼长叹气,“我手上沾染的血太多,每夜梦回都能看到我斩杀的人,我逃去深山一生未接触世人,过着与世隔绝的(日ri)子,没想到还是活了这么久,现在我死了,想洗清我的罪孽。”

    刁浪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拿走他手上的那幅画,画里是花团锦簇,一群孩童嬉戏,放飞的白鸽点映蓝天,这是一个画报上的油彩画,时间还很久了。

    “那时候并不是你的错,也许杀了人你会很痛苦,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什么星砂之海七八十年未收人?那是因为这百年间是一个动乱的年代,每个人都(身shen)不由己。你为了全村而杀的山贼和来犯者,是因为你的善,不需痛苦。放心吧,即使不过星砂之海,你下辈子也会投(身shen)好人家,过得很好。”

    他将油彩画塞进老人鬼的手里,轻拍他的手背,“你过去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这群孩子的笑颜,你看后面站着的女孩,虽然她不能代表全部,可也是你和你的同伴保护下来的一份子,生命得以延续,那定是某些人的付出。”

    “那……”老人鬼浑浊的眼睛望向刁浪,“未来是否盛世?”

    刁浪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眼神坚定,给以人鼓励,“后世定当繁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