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四十五章 星砂之海(3)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老人鬼重新被鬼差带走,走之前嘀嘀咕咕盛世繁华,他脸上挂着超然地笑,那是一种逃不开心灵责罚,却因为这心灵责罚而换来的东西所带来的笑容。

    列车再开了一段就到了所谓的海边,夜晚的海岸黑乎乎的,除了潮水拍击的声音,其它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什么鱼虾蟹脚在这海里游((荡dang)dang)的怎样。

    夏初然小时候就(爱ai)水,可她不了解是因为星砂之海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只清楚,只要在水里,她就能冷静,或许是因为水的波动像极了妈妈的摇篮。

    远处的天空挂着无数的繁星,这是风雪过后她看到的第一个晴朗的夜晚,她和刁浪坐在列车顶,旁边放着酒杯,透过列车里发出来的光亮,两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对方。刁浪感叹夏初然酒量真好,几杯都不见醉意,夏初然解释,她家真的开酒坊。

    “刚才那位老人家就是客人?”

    “是啊,但他不需要过海,过海有什么好,凡人听到了星砂之海总以为这是天堂。”刁浪轻哼,接着又嘀咕,“要是那么好过,我还会在这?”

    “客人,又是什么?我听你这么称呼筱安。”还叫她不用管,夏初然可记着呢。

    “客人嘛,就是客人。星砂之海想要延续,必须有许许多多的泪水,来的人越多越好,这样海水壮阔,我们才吃得饱嘛。可是呢,要是人一多,泪又多,就证明这世界有更多难过和悔恨的事,所以,花妹你也少哭点,几个小时的哭法我是第一次见到。”

    夏初然撇嘴还委屈,“我又不想,就这(性xing)格你让我怎么办。”

    这倒是。刁浪也无法反驳。

    “对了,你说星砂之海,干嘛带我来这?这里的海不就是八城的海?”八城靠海,虽然离的远,但夏初然也来过几次。

    刁浪大口喝酒,望向漆黑的海里,“是也不是。”

    这么一说就玄幻了,“那里带我来看是为什么?想向我确认我是不是星砂之海出来的?”

    “还有什么要确认的,就像你刚才说的,过去的事过就过了吧,或许我跟你讲过一些故事,让你对我有了记忆,可是呢,你过海的关键又不在我,所以我也就不想多问了。我只是看你来自星砂之海,我们又共患难两天,想帮你个忙,看看你过海需不需要我帮助。”刁浪说着同时又想到,每个过星砂之海的客人都会被告知这些,夏初然疑问这么多,对星海的了解似乎也不够,她到底是从星海的哪一端来的?

    “这个海真难过。”夏初然苦恼地说,一点也不像说谎,“即使你想帮我,我都不知道该干嘛,时间太久,已经记不起来。你说筱安师姐,就刚刚那个筱安,她是不是星砂之海的人,我听她说到了前世、顾芸。”

    “不是,是一个bug(错误)。”刁浪愁,愁愁愁。

    “bug呀,可接下来怎么办,筱安死了,还有好多事(情qing)没办法确认,比如老师死亡的具体原因,赵大的死,猫鬼的存在。她留下一堆未解的迷,我心里怪难受的。其实筱安死后,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太急也太顺,就这样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死胡同,而这胡同我想出来,却有人给我画了一个更长的弯,从筱安死开始,一切都变得不简单。”

    “你可总算把心理话说出来了,我看你在火车上那么平静,还以为你没事。”夏初然话多,稍微引(诱you)一下话就多得不得了,心事也能略知一二。

    “我没事吗?我是用平静表达我内心的波涛。”

    刁浪啧啧嘴,一脸嫌弃,“你可真能瞎掰。”

    “瞎掰也是你((逼))的,本来我也不用胡说八道引你注意。我说二十年前见过你吧,你就不记得,不记得吧就算了,那时候我还觉得你老帅老帅了,现在想起来就是‘少年愁,瞎了眼’可悲可悲。”

    “你没话讲了是不是!”刁浪伸手去勾夏初然,可刚一碰到,却立刻被电击弹开,他惊讶,嘴里念念道,“哎呀,这是又轮到你了?!”

    刁浪看着被弹开的手百思不得其解,夏初然纳闷,问他在干吗。

    “被电了。”刁浪忧愁满面,“不该是你啊,前面又没事。”

    什么没事?他话听不懂。

    刁浪捏了捏鼻梁,解释道,“其实,说实话,我啊,碰不了女人……”

    “这么惨!什么地方不行!难道……!”夏初然视线下移,吃惊地张大嘴。

    察觉夏初然的视线,刁浪愤怒地挥上她的后脑勺,“什么难道难道,你一个小姑娘就不想点好的,我是神啊,神仙你懂不懂,会因为这么点小事苦恼吗?!我自己治得好!”

    夏初然吃痛地摸着后脑勺,“你治好了?”

    “好了……好你个头啊!我就没事!”哎呦,他脑充血,不行了,好想把她踢下去。他青筋暴跳,硬忍着继续说,“你听不听。”

    夏初然抿唇忙点头,刁浪深呼一口气,“我被下诅咒了,这辈子抱不了女人,一旦动作越矩就会被电。然后呢前段时间在天台救了你,不小心抱了你,我以为我好了,又可能是你特殊,还很窃喜,刚才就被电了。”

    “哎呦。”夏初然故意露出同(情qing)的表(情qing),“好可怜哦。”

    可怜什么,她就差没笑了!“你能不能对我发自内心的关怀!”

    “关怀什么,我可是少了那么多竞争对手,偷笑还来不及。”夏初然喝了一口酒,很是随意地说,但刁浪很慌,这姑娘就没有正经的时刻,想到什么说什么,他自诩胡作非为第一人,但这位随心所(欲yu)无敌手。

    “我要走了,和小叔说的不能太晚。”夏初然喝的有点醉意,她拿了酒坊最好的酒,本来这酒就烈,经过许多事,此酒更显苦涩。不知是酒喝出了心(情qing),还是心(情qing)带动了烈酒。

    “要不要我帮你?”

    “啥?”夏初然即将要站起来,刁浪喊住了她。

    “你渡不过的星砂之海,要不要我帮你,你有什么原因和理由没办法渡过,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我可以给点小提示或者帮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