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五十章 萧山水家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蛮灵继续说,“说起这个诅咒,还是因为这个色佬的(性xing)格。早在上古时期,那时候还不叫刁浪的火神官招惹了一位女神,具体原因不知,但女神喜欢上了他,对他穷追猛打。招惹完的火神官怎么还会回头,于是见着她就跑,躲得远远的。后来这位女神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掌控神婚恋的后土娘娘,在桃林里为她结下和刁浪的缘分,种下了‘连桃树’。”

    “不过,这几天相处你也知道,刁浪哪里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天上安排他就(允yun)?根本不可能!这家伙后来赶去桃树林把‘连桃树’劈成两半,也因为这样,那女神直接对他下了诅咒,让他永世不得接近女人,最后兜兜转转,不知被((逼))急还是怎样,在一次混战中,火神官就杀了那女神。也因为这样,他被罚去星砂之海,渡永世难渡的劫。”

    夏初然越听,脸色越不好,蛮灵也看出来了,问道,“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你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qing)干什么?”

    夏初然心里翻江倒海,她记住的东西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她摸摸额头,“这都是谁说的?”

    蛮灵吃完最后一口鱼,也没看夏初然,随意回答,“坊间传闻,坊间传闻懂不懂?我猜你可能对救你几次的刁浪抱有好感,但怎么说呢,(身shen)为人还是别和乱七八糟的(情qing)况纠缠在一起,特别是神,他们是天下感(情qing)最丰富也最无(情qing)的。反正他们不会吃亏,吃亏的永远都是我们这些下等生物。”蛮灵似乎想到了什么,说的话带有她自己的主观(情qing)感,不注意的放下筷子,夏初然早就不吃了,于是她端起碗盘,替根本不会做事的夏初然洗好了碗,夏初然没有再问下去,她也没再说。

    吃好算是午饭的餐食,夏初然和蛮灵坐在了沙发上,蛮灵这小猫,特别粘人,夏初然看书,她就变回黑猫趴到她大腿上。两人享受午后时光,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蛮灵迷迷糊糊睡着,忽然听到了说话声:

    “什么事?我去?可我,啥呀小叔,你就喜欢折腾人,小(咪mi)怎么办,我带走?你啊,快点办完事回来,我和小(咪mi)都孤单着呢。好啦好啦,知道啦,不瞎说话,我自己会看着办的,东西你送到,我人到就行了吧,挂了啊。”

    “你在和夏仁杰电话?”蛮灵打着哈欠,爬起,夏初然见她醒了正好和她说,“收拾一下吧,今晚小叔不能回来,你先回我家,而我有一个地方要去。”

    蛮灵瞪大眼,“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她可不要一个人。

    “可我……”夏初然表(情qing)勉强,“我去的是葬礼,你不是不好接触尸体嘛。”

    记得倒清楚。蛮灵撇撇嘴,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出去见尸体都比待着有意思,她想了想,接着说,“怕什么,我自己有数,你只要带我走,保证不给你添什么麻烦。”

    ……

    夏初到了楼下,她叫人送来几件衣服,蛮灵没衣服也不好出门。蛮灵很开心,她除了脾气大,还是(挺ting)少女的,乐滋滋的在楼上换衣服。

    夏初然打了第五个哈欠,看了下手表,两点过五分,葬礼四点开始,应该能到。

    她站在大楼楼下,一旁是护城河,对面就是风泰楼,想到最近在里面花的钱,夏初然心就痛。

    再一叹气,忽而发现护城河对面站着高矮胖瘦五个孩子,因为太远看不清男女,但都穿的很单薄。

    “你的(身shen)后跟着五个孩子。”

    夏初然想到了刁浪对她的提醒,猛跑到护城河栏杆边,五个孩子没动,只盯着她,夏初然忽感到一阵晕眩,她紧握住栏杆,双眼闭上,她感觉全(身shen)都在收缩,所有的感官变得冰凉,从外慢慢揉成了一个小点,小点旋转最后“砰”炸开,接着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夏初然大口大口喘气,慢慢睁开了眼--孩子们不见了。

    “你干嘛。”穿好衣服的蛮灵从后面拍了她一下,夏初然冲了出去,蛮灵抓住她后领拉了回来,“干嘛,想跳河?”

    夏初然余惊未消,怔怔道,“我会游泳。”

    “哦,会游泳就死不掉了?你要不要去冥界问问多少人葬(身shen)水里,作为人类这么心大。”蛮灵说话是不好听,但每次夏初然都觉得也有一定道理,所以通常不反驳,只问,“你说看到鬼是不是好事。”

    “不是。”蛮灵回答的很干脆,“脱离常规就不是好事,世上的事不存在偶然,反正我不信,你自己也小心点。”

    夏初然看着她,蛮灵已经和她认识一个多月了。上次事(情qing)结束后她以为蛮灵要走,没想到小叔不让,她也不想,夏初然对她稍有戒备,但内心总有一种契合感,都说恋人才有契合感,其实朋友也一样,她在这,夏初然每次来玩都(挺ting)乐意。

    俩人随意瞎掰了几句,夏初然又被骂了几句,这样俩人才上了车。

    夏仁杰叫人专门来接,夏初然开不了车也不逞能,俩人一路颠簸,半个小时后就到了水西镇。

    水西镇顾名思义,八城西面,水多的镇。这里山连山,河连河,上河不连下河连,听说这一带山水多,物质富饶,特别是这山里的水,清甜甘爽,酿酒也别有一番滋味,所以此次要去的萧山水家,就是夏家酒坊的供应商之一。

    车子沿山路开了有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空旷的石子路上,前面是一排排的竹林挡着,周围停了好几辆车,大都是和夏家一样,跟水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再往旁看,是一大片河川,环环绕于山间,映照出的霞光也极其瑰丽。

    蛮灵下车深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懒腰,“坐了这么久(身shen)子都做坏了,夏初然,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没有,葬礼嘛大多比较压抑,能吃点东西吧。”夏初然忧心忡忡,毕竟有人去世,她不知道会看到什么,心里还有点打鼓。

    和(身shen)旁的司机打点好,夏初然就带着蛮灵进去了,夏初然事先就说好,正厅不能去,那是停尸的地方,这家女主人是上吊死的,怨气大,此院要是有人做法蛮灵最好去外面,反正注意事项叽里呱啦一堆,说到后面夏初然累了,蛮灵又东张西望,夏初然就让她注意活着就好。

    穿过竹林便看到一个很气派的园林式别墅,藏在深山里,少不了的神秘。入门“萧山水家”的额匾高挂,夏初然忽然想起,萧山水家这一派是有点历史的家族,至今有三百年了吧。

    进入庄园,一个个回廊连接,夏初然和蛮灵跟着人走,蛮灵看到长廊边的灌木丛有鸟,玩心起,要追,(身shen)子跃上半空,眼瞧着就要飞高,夏初然抬腿一脚,把她踹翻在地。

    失策了,她哪是安分的人。

    “你干嘛!”蛮灵摔到了草丛里,暴跳如雷,周围人都看着她,她也注意到夏初然“友好”的视线,扭扭腰,重新走回夏初然(身shen)边。

    “下次你再踹我有你好果子吃!”蛮灵低声警告。

    “下次你再随便起飞,我就拿根绳子(套tao)你脖子上。”

    俩人拌嘴绊到了内庭院,(日ri)光西斜,留下了一院的树影。

    “啊,这,这是夏小姐?”忽一男声响起,夏初然忙抬头,看到了水家的当家人——水连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