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五十二章 死亡者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夏初然盯着那具尸体,绕过人群,往白玫(身shen)边去,陆康回想拉住她,结果没抓住,也只能跟着去。

    “人死了,上吊。”夏初然到了(身shen)边,白玫简单阐述。

    上吊而死……果然,是刚刚在走廊上附(身shen)的鬼魂,还是没能救他。

    虽然不关夏初然的事,可事(情qing)以这种场景出现在她面前,冲击力还是使她难受的说不出话。

    夏初然一直神色凝重,之前还和她说话的人,突然之间就没了,是人都很难承受,而这个家里,遇到的变故也一桩接一桩。

    “水伯?”夏初然蹲下,内心有不忍

    “夏小姐,怎么了?”声音有气无力,但他从人群里站了起来,穿着白衣。

    “哎哟!妈妈!”夏初然毫无预兆地被吓了一跳,她以为死的是水伯,他突然站起来,还那么鲜活,她看过那么多鬼,但说到底还是个人类,特别胆小的人类,没来由的惊吓还是使她措手不及。她紧张地盖住眼睛,回(身shen)撞到了陆康回(身shen)上,她又是一惊,双手高举,隔开距离,来到了白玫(身shen)边,朝陆康回一个小心翼翼又很抱歉的眼神。

    夏初然看清水伯,急忙道歉,周围几人狐疑的望向她,她感到羞愧,因为自己在葬礼现场做出了不雅的举动,于是默默合十以致歉意,水连升看起来很疲惫,没多说什么。

    “死的是谁?”夏初然打乱了现场的一些平静,但现场氛围依然压抑,她就小声询问白玫,白玫盯着死尸,白皙的脸上见不到一个多月前的神采,感觉有些心事凝在了她眉间,她慢慢呼吸,回答,“水连升的大儿子,水世义。”

    夏初然又是一惊,这次可真真吃惊,她重新盯着被白布包裹的尸(身shen),又看向脸色苍白的水连升,水连升眼睛一直望着白布,浑浊的双眼满目凄凉,周围哭成一片,水世义的妻儿撕心裂肺,悲戚的声音比之前高过一轮。在场的人多唏嘘,本来这就是葬礼,却经不住又引一股心酸。

    所以说,夏初然最怕有人去世。

    过了一会儿,刁浪回来了,他有些急促,半撇胡子掉了他拿手按了按,然后匆匆钻过人群,他看向地上的尸体,又看向白玫,紧紧地攥起拳。

    ……

    事(情qing)突发,天色也黑了,水连升妻子的法事还要做下去,水世义的尸(身shen)因为各种不一样的反对,暂时停放在偏房,等警察过来。

    水连升似乎也无力去管这些事,打点的都是一位远房长辈。

    忙忙碌碌又到很晚,警察找了几个人盘问,初步确定是死于自杀,因为地上找到了垫脚的书。

    了解得知,水世义死的地方是正厅夹间的屋子,就挂在水连升妻子正厅棺材的正对面,中间一堵墙,隔开两个人。

    因为水世义和其母关系不好,知道自己母亲死讯后还叫嚷“怎么不死在外面!”,所以葬礼刚开始他没出来,也没人敢去喊,就这样直到水连升栽倒在地,才有人去找大少爷水世义,哪曾想他就吊死在了隔间里。

    警察走后,刁浪还是履行了他不知火舞大师的本职工作,一直为水连升妻子做法事,他可能真做点什么,以至于葬礼结束大家都有点精神,疲惫感也一扫而光。

    晚上十点许,夏家的司机来问夏初然什么时候回去,夏初然想了一想,就让他先等一下,她了解完这里的(情qing)况再说,而此时水家正好找人来喊她。

    夏初然有些纳闷,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她一直担心跟刁浪出去就没回来的蛮灵,而且她也一直没能和刁浪接上话,他忙的晕头转向,作为不知火舞大师,真的尽职尽责。

    稍稍思考后,她跟着水家的佣人来到了西面的院子,水家的园林很大,兜兜转转,天色又黑,夏初然勉强记住了几个明显特征,方便一会儿出来。

    “说是夏家有人过来,怎么样夏家的声音还是得听几分。”西苑的西厅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夏初然好奇,走进厅中,大厅里人满为患,有几位是水家的旧友,还有几位是水家的远房长辈,其中夏初然认出了几位是与夏家有生意往来的,其他的就是坐在上位脸色苍白、(身shen)形憔悴的水连升,还有正在吃苹果的刁浪和站在一旁的“道姑”白玫,。

    没人说过,道姑和道士是不会一起出现做事的?

    这显而易见的bug都没人发现,夏初然摇摇头,感慨刁浪和白玫真能忽悠。

    她进屋,所有人都看着她,有人发出唏嘘,“不是说夏家十爷来吗,怎么是一个小姑娘?”

    刁浪不理会质疑,朝她挥手,笑喊,“来这里来这里。”

    “这一位……”水连升想介绍,夏初然已经到了边上,坐下,他气力不足,于是说,“请她自己介绍吧。”

    夏初然得体一笑,“十爷有事,我来代替他。”她移动脑袋接触到刁浪的视线,挤挤鼻子,似乎在埋怨之前怎么不找她,她一个人都不知所措。

    刁浪压压手,要她安心,然后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面对众人,“好了,既然又来了人,那么,事(情qing)我再重新说一遍。”

    刁浪清清嗓,“我察觉水家并不干净,像是有不安生的东西跑了进来。现在水先生晕倒,水大少爷不知何故辞世,碍眼的东西还没找到,这样,我给个建议,三(日ri)后是水家夫人头七之(日ri),我再来做法,驱赶亡灵,而水大少爷,我的建议是……”夏初然来了之后,刁浪删减不重要的话,添加了一些关键点,再次扫了一眼现场,慢条斯理地说,“立即火化。”

    全场哗然,当死之(日ri)就立即火化听都没听说过,即使是作法的道士,也难以服众。

    “喂!道士,不许胡说八道!自古以来就没有死后立即下葬的道理,而且还是火化。水家上面有规矩,历代子孙,凡是嫡承血脉者都是入主水家墓地,而且必须以完整之(身shen),你刚来就妄言,是不是另有所图!”水家一位长辈站了起来,夏初然一看这个子高,六十几岁,(身shen)体康健,模样沉稳,心想年轻时一定俊俏,立刻对他好感倍增。

    “说了你们也不听。”刁浪嘀咕,扔掉了苹果核,侃侃道,“我在水世义(身shen)上发现了起尸的征兆,其他的你们(爱ai)信不信,反正要死你们就一起死,我只是善心发作,又没听到冥界的通告,所以特此想救你们一命。”

    起尸?

    夏初然听说过。是一种有怨念或悔恨的尸体引发的一种异变,尸体站直(挺ting)立,能害活人,会引起大范围的灾害。夏初然曾为此做过调查,猜想是因为细菌的变化导致的一种异变,但因为没有准确地史料,她也只是凭空猜测,现在水世义发生起尸征兆,又是因为什么。

    刁浪说的半真半假,现场的人一听到起尸也有些慌张,水家长辈忙说,“胡说!起尸源于西北部,和我们东南边相距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会起到我们这!”

    “吼吼,好远哦,你们都不怕死哦。反正我说了,你们自己商量吧,看(情qing)况给出结果。都不知道几百年才能请到我,一个个能干的不得了。”刁浪斜坐着,嘴里还在碎碎念,白玫轻轻碰了他一下,要他注意措辞。

    “对,大师说得对,既然有征兆就要制止,我们不能让大家伙受害不是,虽然水大少爷和我们相交已久,可面对这种境况,我听大师的。”席间又有人发表看法,是一位看起来就富态的大商人,他估计是和水世义有生意上的往来,不想断机会,又怕害(性xing)命。

    “这里容不得你们来插嘴!水家的事自有水家自己做主!”那位水家长辈一直处于大家长的位置,对来犯者一一数落回去。

    可此话一出,几位和水家有渊源又占了大股份的股东们不乐意了,“什么水家别家,我们和水侄儿还能有仇不成,连升兄先丧妻后丧子我们也很难过,可是现场有大师在,这件事不就该听大师的?他都说了会起尸,我们还能容忍这件事继续发酵?”

    现场你来我往,大家各执己见,突然有一声喊道,“夏家不是来人了吗?听听夏家人的意思。”

    大家齐齐看向夏初然,夏初然正愣神,被这么一看不知所措,在场的人竟然要听她的意思?听什么意思?不就想是找个挡炮的,气势上来点助威,形式上首当其冲嘛,关她什么事。

    “可是……”偏巧,夏初然就(爱ai)装这个大头,“水世义的尸(身shen)不是被警方拉走了?定义自杀流程一(套tao),再快也要一两天才能回来,在这期间,浪……不知火舞大师肯定会给大家安排妥当,而且,这是水伯的家事,水伯主中,这件事还是让他定夺,你们别没事瞎掺和。”

    这姑娘说话真没意思。在场的人无不这种感叹,但又因为是夏家来的人都不好发作。

    夏初然朝刁浪扬扬头,要他说,这事是不是可商量,刁浪接受信息,职业一笑,“哎呀,是我没说清,当然要过个一两天,还有水先生的定夺,到时候一起综合结果。警局阳气足,谁在那里都尸变不了,我嘛肯定这几天给你们整明白道道。”

    刁浪本来就这浪((荡dang)dang)作风,说话也有一没一、颠三倒四的,他说完在场仍有不服气,他眼咕噜一转,继续笑道,“哎呀,大家似乎对我多不服气,说的也是,我这人嘛掐指一算少,作风救人快,行事不唬人,鬼都骗不到。”

    现场微言,刁浪又朝向那个富态的商人,嘻嘻一笑,“何大宝,你妻子的病好了吗?”

    富态商人何大宝一听愁容满面,“哎,不说了,我家那婆娘命苦啊……”

    “是因为你女儿吧。”刁浪又说。

    富态商人一惊,忙站起来,哆嗦地望着刁浪,“大师你怎么……大师,你帮帮我,帮帮我。”

    富态商人忽然跑到刁浪近前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夏初然吓着连退了两步到一边,担心站刁浪后面会折寿。

    刁浪摸着下巴受着,等他磕完才说,“我嘛一般不接受别人磕头,磕头就要做事,今天你也算赶上了,听着:东行九百九十九步,有一纳凉山,上有一溪断续且留,令(爱ai)少年心气,可冒险也不是这样闹的。”

    富态商人一听,连连点头,迅速拨打了电话,急切交代一番,他原本也要走被刁浪阻止,要他等着,过了约二十分钟,忽然接到电话,何大宝听完,紧皱的眉顿时松开,喜悦大笑,“好!好!找到了好!把她留家里,我立刻回去!”

    接着他向刁浪眼神示意,刁浪这才放他离开。

    夏初然在他(身shen)后注视着一切,暗暗夸赞刁浪的聪明。在场多人不服他,特别是这些长辈,但这些长辈大多比较信天估道,刁浪用何大宝作为引子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不说全部,七七八八也该认同他。

    “这,大师,看来是有真材实料。”水家那位长辈似乎也开始认同刁浪,不过话锋一转,他还是说,“我认同不知火舞大师,可是水家历代规矩不能破,这侄儿的尸(身shen)我看还要另行定夺……”

    定夺吧定夺吧。刁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要拖,拖到后面还是他解决,人类乱七八糟的规矩真他娘的多,也不知道上神娘娘凭什么主张要他们自我掌控人生,啥事办不好,欠的债还多。

    “大哥尸(身shen)不能烧,不能烧!”正道刁浪决定随他们去的时候,后面传来声音。

    夏初然迅速回头,来的是一位(娇jiao)小的女人,她穿着素服,面容蜡黄,出来的时候要人搀扶,而搀扶她的正是那个温暖的男人,陆康回。

    “玲玲姐?”夏初然首先站起来,这是水玲玲,水世义的妹妹,水连升的二女儿。

    看见这女的长得水灵,刁浪也立刻站起来,靠近关怀道,“外面风大,水二小姐就不必出来了。”

    “是啊,带你大嫂先进去,外面凉。”夏初然对着陆康回说,话却偏巧转进了刁浪耳朵。

    什么?大嫂?

    “这位是陆家大儿媳,水玲玲。”夏初然又重复一遍,望着刁浪,话里话外都透着庆幸,“不巧不巧,浪哥,真不巧。”

    不巧也没你事!察觉出夏初然的故意,刁浪心里自然不乐意,转而看见站在水玲玲(身shen)边的陆康回,上下一扫,疑问道,“这位是?”

    “陆家之子,陆康回。”又是夏初然答,因为她知道陆康回不喜欢在外面自报家门。

    怎么什么都是她说?她就不能消停会!刁浪正在心里嘀咕夏初然的话多,忽然一个激灵,抬眼望着陆康回,表(情qing)由疑问转至不恭,可眼中却不见轻巧,转而代之的是一股清醒,“康回?这名字有点意思。”

    “是吧,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也觉得有意思。”夏初然又接话,刁浪想这花妹刚才大家吵得不可开交一句话不接,非接他的话干嘛。

    伸手扯住她的脸把她拉回来,因为她都蹿到水玲玲(身shen)边去了,然后叮嘱白玫送她们回去。

    “不行。”水玲玲一直在重复,哪里也不肯去,接着开始泣掇,“你们谁都不能烧大哥尸(身shen),他一定,一定不是自杀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