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五十四章 丘山庄园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听到门口有动静,众人都安静下来。

    “小姐?你回来了?”阿九嫂先是露出一只饱经风霜的手,接着侧着(身shen)子挡住外面的风寒站在门口,恭敬的没有进来。

    刁浪已经逮到夏初然,夏初然本能的在揪他头发,蛮灵难得觉的累,白玫一直在叹气,五个人相望。

    “哦!阿九嫂!我的亲人!”夏初然松开手,在刁浪犹豫之际迅速跑向阿九嫂,阿九嫂对眼前的(情qing)况不太清楚,但她调皮的小姐还是了解点。多少年前,夏初然就在这里出生,用她风风火火的个(性xing)让这个冷清的丘山庄园变得温暖生动。

    “是,小姐,怎么这晚还不睡,下午去办事了吗?阿九在外面转过几圈也没见你回来,很担心。”阿九嫂很得体,气质翩然,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但气色尚在,风韵且存。她年少的时候是陪着夏妈妈,到如今,她是陪着夏初然,所以夏初然对她很尊敬也很喜(爱ai)。

    “稍微有点事,阿九嫂你快进来,还有,你们就别每天等我了,大冬天的多冷。”夏初然把她领到屋里,看了眼屋外抽烟的阿九,他一过晚上十点从不出入夏初然家门,夏初然说没事他也不肯,主仆之分他总是太清楚,这不是坏事,所以也不该责怪。

    阿九见到夏初然朝他招手,赶紧掐灭了烟,有些拘谨,但夏初然满眼都是笑,今夜她真的(挺ting)放松,于是他也咧嘴憨笑,摸了摸头,在外等待阿九嫂。

    “那,这几位是要在家留宿?”阿九嫂进来后,扫过在场的人,微微笑。夏初然从没留过人,连夏仁杰也没在这里住过,可现在已经凌晨一点,没有车,离开这山里会很麻烦。

    “不……”夏初然刚要否认,刁浪立刻跳了出来,“是的,我们当然要留宿,这位是阿九嫂?”刁浪从楼梯上走下来,忽然他的眼前大火弥漫,漫天的灰烟冲到了天际,阿九嫂的哭声撕心裂肺,她在呼唤什么,血(肉rou)模糊的双手令人疼惜……

    这或许是结束,又或许是开始。

    看到了阿九嫂(身shen)上会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场景,刁浪表(情qing)严肃,不自主抓紧阿九嫂的手,阿九嫂有些惊慌,她忙看向夏初然,夏初然轻拍刁浪的手背,刁浪一恍惚,松开了,见夏初然朝他挑眉——

    刁浪回以,接着露出一贯的笑容,“阿九嫂?为何叫你嫂子,您这模样有二十吗?”

    刁浪心中有疑问,很快调整。为了缓和心中的不安,他耍出一贯的浪((荡dang)dang)样,嘴巴甜,又开始不分老少下手,其他三位女士在后面齐声叹气,夏初然上前拉住他胳膊拽回来,“行了浪哥,让阿九嫂回去休息吧,不看看几点了。”

    “是你的责任吧,让这么一位女士在寒风中等你。”

    “是是是,我的错。那您老就惩罚惩罚我,开始勾搭我吧,别没事嘴歪上翘,见个人就说些奇里怪里的话。”俩人又是争锋相对吵吵闹闹,阿九嫂诧异,但很快她接受了这个(情qing)况,这是好事,她认为。

    “你们吃了吗?我做点吃的给你们,晚上饿肚子会睡不着。”阿九嫂温柔地笑着,大家本来想说些客(套tao)话不用之类的,结果不合时宜的肚子齐声欢歌,闹的现场是一阵尴尬。

    “那就煎蛋饼吧。”阿九嫂笑着,擦了擦手进厨房,夏初然为了避免之前和刁浪的摩擦再被打,赶紧也跟过去,其余三人就坐在客厅等着。

    “夏初然家不错,不过比起夏仁杰的家,还差那么几分。”蛮灵百无聊赖,抓起茶几上的空杯子,“我跟你们说,这家伙,水都不会烧。”

    “人家不会烧,还有钱请别人烧,好赖都是自己的。你呢,赖在夏仁杰家算什么事,你可是只猫。”刁浪把空水杯倒扣,想想又扶正,最后又倒扣。他想为夏初然遮掩这样的缺陷,可又觉得没必要,但最后还是倒扣了。

    蛮灵轻哼,“你管我,我乐意。”

    蛮灵的态度一向是白玫不喜欢的,于是接道,“我警告你,别惹事。”

    “惹事也惹不到你(身shen)上,你管好你自己吧。”蛮灵反唇相讥,白玫怒瞪,屋里的吊灯叮铃哐啷响起来,眼看一触即发,刁浪赶紧站起调和,压手,停住了屋子的异响,“好好好,都行都好,这里还有一个人类,你们真要打起来怎么解释。”

    “删了记忆。”蛮灵气呼呼。

    “你去和夏初然说,我听你和她说。”刁浪翻翻白眼,见蛮灵不说话了,才转向白玫,“怎么样了,夏初然的生活搞清楚了吗,还有她见鬼的原因。”

    “见鬼还不清楚,生活……”

    “她说在山上见的鬼,山上见的,你们去山上问。”蛮灵出言打断,白玫又看向她,哼,蛮灵偏头不理她。

    刁浪又点头疼,她们要是在一起,自己半层皮得扒了,还好有个夏初然,她怎么还不出来,碰铃的事算了就算了吧。

    “生活上……”白玫吸一口气,深呼吸,因为蛮灵她一直不顺畅,刁浪接触的女人多了,这一位她看的最不顺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出现都正好撞在枪口上,冷静后,白玫用一贯优雅的方式继续说,“观察一个月,生活上很有规律,除了在家里就是去学校、夏仁杰的公寓,另外一月去两次火东镇的庄园,隔三差五去后山闲逛,哦,对了,野猫,夏初然总在夏仁杰的公寓附近几个垃圾场转,你知道为什么吗?”

    垃圾场?不是吧,这孩子这么一根筋?不就是丢了她一条围巾吗?“上次她给我的白围巾不知道被我掉在了哪,好像是垃圾场附近掉的,没想到她找了一个多月,有必要嘛,不就一条围巾?”

    “为一条围巾不至于,可能比较重要,人类重要的东西特别多。”白玫了解人心,所以总能站在人类的那一面。

    切。总当自己是圣人。蛮灵对她的高姿态表示不屑。

    白玫没再管她,随后又说,“其他的,她也在找筱晓。”

    哟,这就有意思了。看来夏初然也发现筱晓有问题,筱安死后,金教授和赵大的死亡都成迷,该问的一样没问,该说的一样没说。而且就在他们找过筱晓的当天晚上,筱晓连同王召阳还有她的父母一起消失,半点消息都没有,刁浪找了一个多月,又拜托熟悉的人帮忙打探也是一无所获,他觉得很稀奇,也很有意思。

    “筱晓是谁?”现场有个很能破坏气氛的蛮灵,她简单的脑瓜几乎用不上。

    刁浪没理她,接着和白玫说,“你就观察到这里吧,接下来我们要用新的办法接触花妹。”

    “为什么要接触她,和她呆一起(挺ting)长时间,觉得这姑娘除了记忆力好点,也没什么特别。”蛮灵又说。

    说你简单还真简单。刁浪没敢说出口,撇撇嘴,只和白玫说,“筱晓和筱安都应该死在那夜,可夏初然却救了筱晓,改变了她的命格。按说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冥界众道,一个普通人说不通,这个花妹,我是越来越好奇。”

    白玫陷入思考,刁浪也坐着,突然他感到耳朵疼,接着开始叫唤,“哎哎哎祖宗,你拽我耳朵干什么?!”

    “呵,我和你说这么多话,你连个(屁pi)都不放,怎么?当姑(奶nai)(奶nai)是空气?今天就让你知道空气的厉害。”蛮灵转动手,刁浪痛得大声叫唤,白玫虽然不好惹但还给他个提示,这蛮灵算什么,直接上手?

    白玫按按太阳(穴xue),头疼。

    “啊,浪哥你咋了?”夏初然拿着锅铲出来,刁浪看到她直喊救命,她自然走到近前,将锅铲上一个碎煎鸡蛋举到蛮灵面前,“小灵,吃鸡蛋,我煎的,以后我再努力。”

    谁(允yun)许你随便叫我名字。蛮灵翻眼瞧着夏初然,松开了手,伸手拿下鸡蛋,有点烫,有点咸,还有点油,不过,夏初然也就这水准了。

    “来来来,坐我这。”刁浪立刻移开一大半位置,让夏初然坐下,夏初然心想这又是因为她同意下水,给了叫铭风的机会?哎呀,她可真是个能干的人才。

    于是心安理得坐下,举着锅铲道,“浪哥,你那铃铛我好像是在救筱晓时候压碎的,不是我故意,你看有什么办法补救,这个……”夏初然从茶几下掏出一个铁盒,打开,翻了半天,拿出了两颗五毛钱大小的紫色铃铛,“你能拿这个凑活吗,你的那把血扇是红色的,都说红配紫赛……”狗屎被她咽进肚子,转而冒出,“赛黄金,祝你发财行大运。”

    行大运?这刁浪要听听,他轻咳,手自然而然的接过紫铃铛,“咳咳,也不是我小气的人,只是,你知道我们啊就这一个宝贝,它都没了,我们的钱啊,吃穿啊,住啊,也就都没了。”

    有这么严重吗,不是骗子吧你们。蛮灵在心里吐槽。

    “那么……”夏初然小心翼翼,猜测刁浪可能的意思。

    刁浪支起手臂,咧嘴笑,“当然是希望能住你家,吃你的用你的,抵掉落铃破碎的损失咯。”

    屋外呼呼寒风,夏初然手上的锅铲,啪嗒掉在了地上,愣了有半响,“什么?”

    “还问什么,都说了抵掉损失。”刁浪拿起夏初然掉在地上的锅铲,轻轻吹了吹,放在茶几上,然后侧坐沙发,(身shen)子靠后,斜眼看她,也不急躁。

    “所以为什么住我家?”夏初然再问。

    刁浪对她感到奇怪,有什么不能住的,“这房子不就你一个人住?空间那么大,你就不空的慌?”

    “你怎么知道?”夏初然三问。

    刁浪刚想回答,感觉白玫的狐尾在挠他,他回头拍掉,一瞬间他注意到了白玫的眼神,那眼神里透露的意思就是:夏初然在(套tao)话,小心为上。

    刁浪重新转过头,脸上挂上戏谑的笑,“那还能怎么知道,你知道我是天上来的吧,掐指一算也就明了。”

    刁浪的鬼话就蛮灵会信,夏初然微眯眼,上下扫视刁浪,“你这个骗子,你肯定监视我。”

    白玫刁浪心里同时“咯噔”一下,没来的急解释,夏初然接着说,“好啊,你们监视我,却不来见我,这属于滥用法术欺骗善良人类,你们的老天不管你们?欺负我一个这么纯良的少女。”

    你哪里纯良,鸡贼!刁浪不知道她从哪里发现他露出的破绽,但很明显,夏初然比一个多月前的见到的时候还要机灵,那时候或许因为金教授的事有求于他,锋芒收敛了。

    “好吧,既然你都知道,我们也不瞒你,我们确实观察过你,作为人类,和仙人接触是大忌,我们也只是想着保护你。”白玫极力解释,可这掩盖,在夏初然眼中破绽百出,白玫脸颊有些羞红,夏初然也不揭穿了,就拿最明显的例子来说,接触是大忌,还会住她家?

    “这个呢,小号碰铃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住家里不行,我不习惯和别人同住,而且家里也有规矩,破不了。”夏初然讲实话不遮掩,白玫本来不想住下,却因为夏初然的家里规矩破不了而改变了想法,她本(身shen)就是变化多端的狐狸,不愿意做任何循规蹈矩的事,强人所难也是她的兴趣之一。

    “我也觉得住小夏家比较有意思。”白玫改口,夏初然就懵了,白玫琢磨不透,还亏她刚才放弃了对白玫的进一步((逼))迫。果然,松懈是大忌。

    “既然你们都住下,我也要!”蛮灵跳出来,夏初然更懵,但刁浪率先开口了,“你住下也好,(日ri)积月累总能培养点感(情qing)。先说好了,虽然我不挑,可上面不(允yun)许我与神籍以外的人有关系,我带你升仙,你随我左右好了。”

    这个死色佬。

    蛮灵嗤之以鼻,踢了踢夏初然,“空个房间给我,楼上楼下都行,阁楼也行。”

    “那我就要蛮灵旁边的房间。”刁浪嬉笑。

    “我随意。”白玫这时候倒不讲究了。

    夏初然有些恍惚,她觉得自己才是自说自话胡搅蛮缠的角色,他们这是……“我又没同意,你们分的这么快,我又没同意!”最后一句她才加大了声音,因为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一群什么样的人物,真是应了那句:请神容易送神难。

    哎哟,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