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五十五章 下水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天光微露,萧山内河的水面上升起了水汽,四周密林包裹,常年不败的青松树,一棵一棵埋在了深山里。此时才早上五点刚过,雄鸡都未苏醒,万物还在沉睡,夏初然在河边扎紧了绳子,对面就是萧山水家的竹林,她回头看了一眼在河边的三人,昨晚她们根本没睡,聊到很晚,似乎最后商议把她房间都瓜分了。

    “浪哥,我把我的碰铃给你行吧?”住她家,唉,可不行。

    刁浪哪听她废话,摆摆手,表(情qing)变严肃,“糊弄神要变王八的,你有这觉悟吗,有的话也不行!”

    夏初然刚要张嘴,瞬间就没话讲了,这不是明摆了要坑她吗,看来有必要糊弄糊弄小叔了,这房子的事(情qing)给他们随便解决一间。

    夏初然深吸一口气,把绳子又扎紧了几分。

    “你好了没,墨迹什么!”蛮灵在寒风中早已等得不耐烦,夏初然回头,小眼神透露着无奈,她又将视线移向刁浪,“浪哥,我真要下去啊。”

    “你不是答应了?”刁浪递给她一个手电筒,眼神扫了下四周,然后落到了白玫(身shen)上,附在夏初然耳边小声说,“是这样,铭风和白娘有些问题,突然出场说不过去,你呢随便在水里划两下,看看有什么,后面铭风就会上场,接下来交给他没问题。而你一旦在水里有危险,就拉绳子,我会把你拖上来,放心好了,浪哥保你安全。”

    说的倒好听。

    “好了好了,准备准备,不用逞强,量力而行啊,看看那水里的东西还在不在,碰铃记住挂好了。”刁浪拍拍她肩膀,可能幅度大了点,手有点麻麻的刺痛——被电了。

    他甩甩手,走向白玫,小声说着什么,眼睛时不时望一眼后面。

    夏初然做了几个拉伸动作,扭扭腰,她倒不惧于水,只是怕冷而已。蛮灵面对夏初然,百无聊赖的扒着草,想自己为什么要在这,这时候不是该躺在夏仁杰的公寓里享受(日ri)光吗?为什么跟过来?她反复问自己,却不知道答案。

    她在灵山几百年的岁月,一直安稳平和,谁也不会和她对着干,就连和白玫的吵嘴也没遇过,也就是因为,这样她的脾气越来越大。曾经她跟着灵圣下山,那时候天地还不是这样,而她也不认为有多少留恋,此次偷下山,反而……不太想回去,被骂也不想回去了。她陷入深思中,一抬头,夏初然正对这她看,眼里充满疑问。

    “你干嘛扒草?”

    “无聊不行吗?”

    “行,行行,好,可以。”夏初然连说几个可以,但却不是说的蛮灵,她另有心思。

    “你还不下水?”蛮灵见夏初然厚袄都脱了,站着几个来回活动筋骨,可能是听到蛮灵的话了,夏初然藏着心思转个(身shen),忽然看到了什么,刚喊了一声便“扑通”跳下水。

    这着实把周围三人吓了一跳!

    “她就这么下去了?!”刁浪赶紧拿住地上的麻绳,夏初然真是说一不二的(性xing)格,他以为还需要墨迹会儿,没想到有了心理准备,立刻就跳下了水,到这里他倒有些心慌了。

    “忘了说了,我近两个月的观察还发现,小夏有三大(爱ai)好,爬山,跑步和游泳,特别是游泳。”刁浪刚和她讨论夏初然的问题,希望能发现这小姑娘与众不同的地方,总觉得她藏着很多秘密。但他也从另一面表示,如果夏初然有危险不能自救又不能证明(身shen)份,铭风来了,希望白玫担待点,她最近就是因为他才有些萎靡。

    白玫识大体,很快就同意,但没想到讨论间隙夏初然就跳下去,她知道夏初然会游泳,但还是转向一直观察她的蛮灵,“她喊了什么?”

    “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在意,这丫头就跳水下了。”蛮灵迅速说,对夏初然的行为又惊又稀奇。

    “你能下水看看吗?”白玫难得对蛮灵好口气,蛮灵也不是听不出来,可是,“我真的不会水,我是猫啊,水里生灵死灵多,我一下去会发生什么你不清楚?而且我从来不会游泳,上面也不许我学。”

    这下白玫皱眉了,刁浪压压手,示意先等等,但自己紧张的不得了,盯紧了水面,他虽然一直想试探她,可又不是想让真她出事。

    事已至此,白玫不得不按照刁浪所说先缓缓。

    “一分钟了!”刁浪没等到夏初然浮出水面,她手里就拿了个手电,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算了,今天先这样,帮我把她拉上来!”

    说完就干,刁浪立刻使出全(身shen)力气,一股力量直穿水底,夏初然在水里游动,眼看就要追上小东西,忽感到背后一股力量拉扯她,她急忙抓住,绳子将她往上拉,正当疑惑之际,绳子突然断了,刁浪抓了个空,整个人弹飞出去,白玫稳住他,低声对(身shen)边待命的狐火说,“铭风,快来!”

    夏初然在水里因为突然消失的拉力翻了两个空,犹豫了要不要离开,突然又看到了红魂!

    她刚才在水面上看到红色的魂体,这是怨恨极深的魂留下的特征,她猜会不会是刁浪困在水底的那个,于是大喊快看,忽然发现它朝河底深处逃去,她自认为有碰铃,(性xing)格上早就不惧鬼神,所以迅速追上。

    河底都是密密麻麻的水草,半条鱼都看不到,因为太阳还未完全升起,依靠着手电也不是个事,夏初然盯着红魂很久,见它躲进了水草之间,于是游过去,扒开水草,水草划过指尖有点不一样的感觉,而正好,手电的光找到了一个红色的东西,夏初然伸手去拿,一颗红珠子。

    就在她琢磨这珠子是什么玩意之时,水草中一条水蛇突然张开大口冲上来,夏初然一惊,侧(身shen)避开,要往岸边去,这水底对夏初然来说一点都不深,上下5米的落差在她眼里简直小意思,所以她预感三十秒过后绝对能上去,可一转眼,那条水蛇游到了她前面,正飞速向她冲来,她赶紧避让,往左那条水蛇又出现。

    不,夏初然头皮发麻,她知道了不是水蛇游得快,而是,不止一条跟着她。

    左一条右一条,目力所及有十条以上,夏初然不怕蛇可也被吓得不轻。

    看不清模样,谁知道有没有毒。

    她往下游,水蛇跟上,速度是她的几倍,眼看一条就要咬上,夏初然往疯长的水草间去,惊险躲过。

    接下来她关掉手电在水草间游动,想着找个机会游上去,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不出意外最多给她几十秒,死在这里可不行,不对,死在哪里都不行!夏初然立刻警醒。

    水面上传来的光线照亮了一些地方,就夏初然所见之处竟然一条蛇也没有!她大感意外,随后找准时机冲出去。

    因为心理恐慌,她一边迅速游动,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后面大排长龙少说也有三四十条水蛇。

    开什么玩笑!夏初然加速游动,水蛇速度更甚,片刻间与她距离不过半掌,她惊吓之余手脚突然无法协调,着急忙慌,忽然鼻腔被灌入了水,这是最要命的,她赶紧调节,手脚却越来越僵硬。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对求生的**,夏初然捂住口鼻,手部划动,脚也跟上,驱赶(身shen)边的水蛇,突然,在群蛇间她看到了一抹红火,它在水里上下浮动,诡异异常,所有的蛇似乎围绕它在涌动。

    就是它!

    夏初然找到了那个红光,手部动作不自觉慢了下来,有几条水蛇冲到了前面,一个对着她的脖颈就是一口,夏初然痛,用手按住,接着左手臂又是一口,她稳不住自己(身shen)子,迅速下沉,期间又被咬了几口但她已经不知道痛感在哪。

    看来……最近自己的命,正在打折出售,这种事也能被她遇上……啊,这么多水蛇,忽然很想炖汤喝……

    她憋气到了极限,整个人开始迷糊,而恍惚间,似乎天神降临,看到周围强光万丈,暖风一阵,她超然地想,果然刁浪说不会游泳是骗她的,他也想抓几条水蛇炖汤喝,难得意见一致,就不怪他了。

    ……

    “小夏?小夏?”

    “傻子?”

    叫傻子的一定是蛮灵,蛮灵总觉得她是生活白痴型智障,都说多少遍了,那是天才缺陷。是天才,总归会有点缺陷。

    “花妹?”

    躺着的夏初然听到这声音就皱眉,整个人眼睛未睁(身shen)子就弹了起来,动手扯住了面前男人的衣服,爆吼道,“我要死在你手里,做鬼也不放过你,绳子呢,你说好的绳子呢!铭风呢,你说好的铭风呢!”

    “绳子断了你还不知道出来,瞎游什么!离水家十万八千里了,难道是波纹不起的河带动的?!”刁浪也被吓个半死,她起来就吼,反而让他一股火气直冲大脑。

    “我也不想啊,碰铃我弄碎了,你们又一个个不下水,我总要弥补一下,不追到脏东西我怎么好交代,再说,找到脏东西我也不至于大冬天再下一次水。”说完夏初然回忆了一下冷得刺骨的河水,还有她现在恢复不了的温度。

    “那就拿你的手往他脸上挥。”声无波动的男声,夏初然愣了一愣,这声音没听过。

    “喂!”刁浪朝那声音怒吼。

    而眼睛慢慢睁开的夏初然遗憾接道,“不行啊,这张脸帅的不敢打残,小模样贼俊俏。”

    俊俏你个鬼!“能起来吧?!”刁浪口气不好,夏初然睁开眼,朝他吹胡子瞪眼,她摸摸脖子还有丝丝疼,“你就不能温柔点,我可是在拼命做事!”

    “谁要你拼命了,老子差点没被你吓疯!”刁浪余惊未消,两人斗起嘴来也不知停歇,可闹了一会儿,夏初然忽然顿住,盯着隔了一个蛮灵,还在后面的刁浪,她没抓蛮灵,也没抓住刁浪,那她抓住了谁。

    视线往一边移吗,她拉住了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的外(套tao),就是因为这外(套tao)的质感与刁浪的相像,她也没细瞧就斗上了嘴。

    “祖宗!”夏初然瞬间松开手,跪在地上,头埋得很深,这男人背后有光,好像是山上见过的山神。

    山神脾气都不好,夏初然也没来由的尊敬上了。

    男人没说话,刁浪倒因为她的模样笑坏了,“你没事吧,干嘛拜他。铭风快让她起来,作为神,受人的敬拜是要完成心愿的。”

    铭风?就是刁浪说了八百回不知真面目的铭风?他是一位好神?夏初然接收到消息,却没有立刻起来,铭风也没动,刁浪来拉她,她还甩开了他手,接着又是几个叩拜,再次抬头眼神无比真诚,“铭风天神,你就将浪哥许给我吧。”

    “啪!”刁浪甩甩手,把夏初然从地上拽起来扔给白玫检查一下(身shen)体,夏初然抱着头叫苦不迭。

    这位叫铭风的模样冷峻,始终不苟言笑,不动半分,他除了起初说了一句话后面半点声音也没发出,他对周遭的事(情qing)好像也不是那么在意,总是游离在这群人之外。

    “你真不厚道,来的这么慢不说,还不帮我。”刁浪对铭风有几分埋怨,这是他的老朋友——风神铭风,以前不叫这名字。远古时期两人对峙过,也并肩过,风风雨雨经历千年,物是人非伤怀万千,不过两人的友(情qing)却愈加弥坚。

    这不,刁浪一句话,几百年没离开过星砂之海的人还是赶了过来。

    铭风不发一语,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刁浪看着气郁,他和白玫一样,要不是旧相识谁高兴理他们,半天憋不出一个(屁pi)。

    “(身shen)体没问题了,只是要小心感冒。”白玫声音轻了几分,向夏初然关照了几句,她注意到了夏初然脖间的咬洞,但没有发现她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是蛇,水里有一群蛇。”见白玫观察夏初然脖间的伤口,铭风说了第二句话,说完在地上扔了一条黑蛇,蛇蠕动翻滚却无法行动,似乎有一股力压住了它。

    “蛇蛇蛇!”夏初然看到之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吓得靠近了(身shen)后的人,还下意识的按住了脖子,惊恐叫唤,“浪哥救我,我要嗝(屁pi)了!我要嗝(屁pi)了!”

    “没事,没有毒,是河里的河神侍从。”白玫看过黑蛇之后安慰道,刁浪手按在她头上要她冷静,夏初然回(身shen)就抱住了他,动作太亲密,刁浪被电的连连求饶。

    “吵死了!”蛮灵一人赏了一击爆栗才平息了现场,然后看着水蛇,“河神侍从怎么会在这,河神呢,河神又去哪了?”

    “‘断魂无据,万水千山何处去。’此地河神消散已无真(身shen),侍从不知别离,仍守在此处。”铭风解释。

    “神也会消亡?”这是蛮灵的疑问。

    “没有诉求就会消失,没有期盼就无连接,这里的河神离开了。”白玫说完流露出一股复杂的(情qing)感,只要世上有一个人记住了河神,他或许也不会消失,可消失说到底,也并不是坏事呢。

    “小夏姐,你在干什么?这么多人是……”

    (日ri)光初升,从密竹林里走来一人,他站在阳光刺眼的地方微微疑问,在场五人齐看向陆康回,陆康回被盯着难受,尴尬的笑了笑,又望向了夏初然,温暖浅笑,“小夏姐,我正好找你,有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