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六十三章 冥海罪孽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好嘞,(热re)乎乎的清汤面一碗。”

    到了街上,路边的夜排档已经(热re)闹起来。天色黑了,香味也出来了,络绎不绝的人走进夜排档,再大的风雪似乎也阻隔不了朋友之间小聚一下的(热re)(情qing)。

    八城不算一个小城市,这么多年上面一直扶持,只是发展平平淡淡。要说唯一的遗憾,可能是很多老八城人对于山林和土地的(热re)(爱ai),他们不愿离开赐予土地的后土娘娘,也不愿离开世世代代所传承下来的东西。有人说是迂腐,但也有说这是信仰。

    感念苍天,信仰自己,不畏浮生,敬仰未来。这是八城人,也是夏初然从小一直理解的东西。

    “浪哥,咱们才见几次,面已经吃了两回了。”夏初然和刁浪选了一家面排挡坐着等面,厚厚的塑料篷布阻碍了冷风,夏初然感到一阵饥肠辘辘。

    “我在北方呆了很久,冬天果然还是(热re)乎乎的面食能让人充满干劲。”刁浪解释着,夏初然嘿嘿一笑,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的。

    “浪哥,有关于筱晓你知道多少?”等面间隙夏初然和刁浪讨论了一下有关筱晓的问题,她现在不能确认刚才在医院的病鬼,最后说的那句筱晓被猫抓走了是否可信,后来他一直没醒,刁浪就将他搬回了他的尸体边,直到新的鬼使出现,他们才离开。至于那个变成黑骷髅的鬼使,算了,也没什么能说的,一言难尽。

    “筱晓……”刁浪念出这个让他有些头疼的名字,他轻叹一口气,望向夏初然,反问道,“那你知道顾芸吗?”

    顾芸?“不就是筱安一直提到那个?”

    夏初然那(日ri)在她家听到筱安好几次说到顾芸,说如何艰难度过今生,而且在星砂之海刁浪也曾说过前世今生,她曾猜测筱安就是顾芸,而顾芸就是那个几百年前过海的人。

    可是后来,她听刁浪说渡海之人左手虎口处有一痣,夏初然忽然想起她在筱安师姐婚礼上见到筱晓的时候,她的左手虎口有一颗痣。而和筱安这么多年的相处,夏初然并没有见过,所以她反推筱晓才是过海的人,只是这样,她就不知道筱安师姐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对,就是她。我呢也不瞒你什么了。”刁浪准备开口,一刹那担心白玫责怪,可忽然之间又觉得没那么好怕,“三百年前,在这一片曾经有一个显赫的家族筱家。府内有两位小姐,大小姐顾芸,二小姐顾荷,因为生的貌美卓绝,我也曾偷偷过来看过。”刁浪说到这,怀念了一下大小姐顾芸的美貌,真的是天上来人,芳华一代。

    “顾芸就是府内的大小姐,十八岁嫁于才子薛俊,不过一年就惨死于府内。其妹顾荷和薛俊在一起,引起顾芸嫉妒,在临产一刻,见两人还旧(情qing)未了,就骗他们到西宅,放了一把火,烧死了他们。后来因为难产大出血,孩子和她都死了。”

    夏初然听刁浪的叙述有些吃惊,她没想到顾芸前世还有这一番纠缠,不过按这个顾荷应该是最无辜的,这一世她又是怎么了,不该是收到补偿得到最完美的人生?

    “浪哥,我有疑问,这里面的顾荷充当了什么角色,就像这一世筱安师姐的存在,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互相嫉妒。”刁浪沉声解释,“这两姐妹,生是同卵,死是同时,相互缠绕,永世不分。顾荷其实对自己的姐姐顾芸也非常嫉妒,顾芸的美貌和气质,同胞的妹妹顾荷比不上,年少的压力总算在长大之后爆发,她想抢走薛俊报复胞姐,高傲的顾芸当然不会就此摆休,所以相互算计。”

    “而且从这一世你也能看出上一世的缩影。筱晓受父母喜(爱ai),如同顾芸在父母心中的地位。筱安孤僻冷傲,如同上一世不受待见的人生。若是一方有错,而另一方坚守善良,天上的神不会这样对待两姐妹,至少会让他们的联系从此断掉。你知道星砂之海的惩罚吗?每个人都拼了命的过星砂之海,就是因为这一世如果不过,下一世就会带着今生的所有悔恨、不甘、怨恨的记忆,痛苦的活着。而你所有想要报复、怀念的对象,下一世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生生世世你只能重复着同样的梦,一遍遍的痛苦,没有获得幸福的资格,这就是星砂之海的惩罚。”

    夏初然没说话,可能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她的表(情qing)很凝重,刁浪望着她,作为星砂之海的主人,他那些话也是对她说的,“所以花妹,你如果上一世真的做了什么,赶紧找到原因,然后渡过,不然下一世你依然痛苦。我不知道筱晓用了什么办法让筱安产生自己是顾芸的错觉,但很显然筱晓没有找到自己过海的关键——不是拥有,而是放手。”

    夏初然听了顾芸的故事内心沉重,为顾芸也为自己,她长叹一口气,双手攥紧了,过了很久,直到(热re)面上来,夏初然才抬眸,盯着刁浪的眼睛痛苦说道,“其实浪哥,我一点也不想过星海。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替上一世的她去解决问题,她死了一了百了,想过好这一世的我怎么办,我活的不像自己,谁又能为我难过?”

    刁浪没听到过这种言论,内心受到冲击。每一个见到他的客人都极力要求他帮他们过海,甚至很大一部分还在重蹈覆辙。可夏初然她只想过好今生,对啊,今生该是作为她自己活着的,却要为上一世买单,她总在强调她就是她,不是玩笑话,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认为如此。

    “好啦。”刁浪伸出手,合在夏初然的手上,像她曾经轻拍他手背一样,安慰她,“我不知道你上一世是谁,从今往后也不问了,如何过海你自己决定。你是花妹,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的,虽然我偶尔怀疑你见过我的原因,可我依然为见到你感到高兴。”

    “我也是。”夏初然接道,目光变得赤诚,她总觉得刁浪的手心火(热re),是她见过的所有人里最能给她温暖的,“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不为星砂之海只为你。”

    她在初次见到这个男人,他带着最为温暖的笑意,在阳光下的模样不是千年前的样子,而是二十年前的模样。

    见到他就好了,她感谢上苍这个美丽的意外。

    以后无论怎样,她会记住今晚的所有温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