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六十五章 起尸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蛮灵大惊,夏初然在里面护着煤油灯,都没敢伸出头去张望。

    白玫慢慢转过头,眼中是令蛮灵都感到胆颤的蓝光,水连升哆哆嗦嗦站在门边,惊恐地睁大眼。

    这一群人是什么,难道不是人?!

    “狐,狐妖!妖怪!”水连升跌坐在地上,手指着白玫,白玫渐渐隐掉了狐气,所有一切归于平常,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蛮灵,带他走。”便什么话也不说。

    蛮灵不喜欢人命令自己,可此刻她也不管那么多了,三两步跳到水连升面前,水连升急忙爬起,沿着外墙跌跌撞撞的跑了,蛮灵不急不慢地跟着,她知道自己能追上,所以根本用不着力气。

    夏初然听到了水连升的声音,她有些担心,可是这个(情qing)况怎么解释都会说不通,只能让白玫和蛮灵解决。

    她继续看着煤油灯,在行径过程中她不小心碰到了水世义母亲罗文君的棺木,她一吓,忙念念有词什么“对不起,请见谅”,只是在匆匆一瞥下,通过隐隐的光线夏初然忽然发现,罗文君惨白的脸几乎紫黑,露出的手背上似乎鼓起了一个个不太明显的小包。

    这……不是和水世义一样了?

    在之前的说法里,刁浪坚持要烧尸体的原因是因为水世义有起尸征兆,他的面部呈血紫,全(身shen)各处起了血泡,(身shen)体出现肿胀,这还只是表面,其它的内部变化谁都不知道,当然夏初然没敢看,所以只是听他们说说,现在罗文君……是不是也……?

    念头刚一闪过,接着晴空一声霹雳响,吓得夏初然两腿发软,她所注意的四方角的煤油灯转成了蓝火,而后突然湮灭。房间变得昏暗,只有远方不断打闪的闪电一次次划过(阴yin)森的灵堂,而就在此时在白玫(身shen)后的那具尸体,以常人的样子,端坐起来,缓缓睁开了眼。

    诈诈诈!诈尸!

    “白娘!小心(身shen)后!”夏初然急忙高呼,脚步也加快靠近了白玫。

    白玫瞬时转(身shen),眼瞧着那具尸体坐了起来,双目无光,吐息浑浊,赶紧上前,一手变出雕刻着符咒的桃木棍,直扣住尸体的咽喉处,将他往下压入棺材,尸体的变异致使他力大无穷,桃木棍的威力也只在抑制怨气和晦气,没办法对起尸和一些怪物般的病症加以遏制。此时的尸体已然变成了一个实体的怪物,用没有灵魂的空壳给白玫造成了很大麻烦。

    这时夏初然跑了过来,捧起地上洒下的糯米,朝尸体(身shen)上砸去,可是完全无用,白玫一惊,难道——是痣起?

    痣起是起尸的一种,起尸分五种:肤起,(肉rou)起,血起,骨起和痣起。这前三种都好说,只要对症下药,该割(肉rou)割(肉rou),该放血放血,解决后几乎没什么大问题。可是这后两种,骨起需要准确敲打一块起尸的骨头,而痣起更特殊,顾名思义就是要击中起尸的那颗痣,可这怎么能刚好击中,所以非常难办。

    想到这,白玫加大了力量,想要将尸体钉回棺木,瞧着白玫手上的动作,夏初然赶紧去推棺木,白玫心急,即刻说,“小夏,把棺木上的落铃解下,你赶紧跑!”

    白玫绝不会如此惊慌,夏初然立刻就知道事(情qing)并不简单,她努力回忆刁浪说的如何应对起尸,五种可能:肤(肉rou)血骨痣!这是哪一种!

    “小夏别看这,你快走,去把蛮灵叫进来!”白玫正焦急,突然又一声闪电划过,夏初然忙盖住耳朵,而白玫透过隔断两具棺材的白布,清楚地看见对面的罗文君尸体也坐了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玫咬牙,一手压住水世义的尸(身shen),一手将棺盖推向了那个影子,只听“嘭嗵”一声,那边的棺木倒在了地上,而这边的水世义尸(身shen)使力撞开了白玫。

    起尸之后的怪力,是谁都没办法阻挡的。

    夏初然也因为这股冲击趴在地上,一抬头,她看到了水世义的尸(身shen)跳向了白玫,白玫正从地上起来,原地一个转(身shen)飞起的狐尾抽击到水世义尸(身shen)上。

    “水世义”飞(身shen)出去,撞到了隔间的墙上,墙上一幅绢画掉落,可此时的他又怎么可能还在意。他立刻弹了起来,冲向了白玫。

    白玫握着木桃棍,木桃棍细长,有一米的样子,单手握住使力方便,她也跃向了“水世义”,抽击他(身shen)体各处。仰面击中头部的时候,“水世义”有一瞬间的停下,痣起在脸上!

    白玫马上确认,加快速度推进。

    这时,趴在地上正按白玫吩咐扯动碰铃的夏初然,看见了跃向白玫的罗文君。

    她穿着寿衣高举着手臂,逐渐靠近正在鏖战的白玫。夏初然心一惊,碰巧看见了一旁有一张刁浪书写的符咒,她迅速拿来,爬起往棺材里一看,拿出垫被,抹了点口水将符咒黏在垫被上,然后飞速奔向“罗文君”,一边冲一边大叫,“白娘小心啊!”接着将手里黏着符咒的垫被(套tao)在了罗文君头山,上下一裹,飞起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只是裹着的尸体力量太大,夏初然都没感觉自己踢太重,这尸体就倒下去了,而且贼重!砸在地上的声音像石柱倒下一样。哎哟,夏初然痛苦一叫,没做好拉伸动作,又拉到胯了。

    白玫眼见(身shen)后发生的一切,迅速跑到夏初然(身shen)侧,一边注意这两具尸体,一边挡着她到门口,轻声道,“你快走。”

    “你怎么办?!”夏初然抓紧白玫的手臂。

    白玫浅浅一笑,温柔的让人恍惚,再次朝向尸体,她只剩坚毅,“当然没事,我,不会有事。”

    这群人,无论从哪里看,都让人安心,他们平时的作风很随意,但行事起来雷厉风行,这也许就是天人和人的区别。

    夏初然心生佩服,她也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赶紧给白玫寻找救援。

    她匆匆跑出正厅,后面还有打斗的声音,她跑到廊道上,雷声轰鸣,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砸到了廊顶都是轰隆隆的巨大回声。

    夏初然不知道蛮灵追水连升追到了何处,半天都不见踪影,她是往后院去的。因为刁浪吩咐过,东苑空出来,不能住人。

    可是谁能想到水连升会在那个时候出现。

    这个庄园的地势就是越往后越上。因为已经到了山上,整座庄园依山而建,但平地是感受不出来的,只有从每一个后门望出去,才会发现这里真的已经到悬崖边上。

    下着大雨,天又黑,夏初然视线一直受阻碍,有一道闪电从她眼前划过的时候,夏初然浑(身shen)一震,接着她只感觉自己的(身shen)体轻飘飘起来,所有的一切,突然之间都空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