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六十八章 四季山(2)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初然到了水里应对自如,可这刁浪就跟吃饭噎住喉咙一样,难受地箍着喉咙处。

    夏初然见他样这本想带他出水,可是随后她听到(身shen)后此起彼伏的落水声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抱住他的胳膊带他游了一段。

    在水中不辨东南西北,不知前后高低,只能向着前方的月影不断游动。

    突然,什么东西猛扯住夏初然的腿往下拽,夏初然正为刚才的荒尸弄得精疲力尽,此刻也算是到了忍耐的极限,她(身shen)子往下一顿,然后脚猛踩,不知踢到什么上面,拽力消失了,夏初然却失了方向。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一直处于完蛋状态的刁浪,带着最后一丝气力拍拍她,提醒她注意了一个绿光的位置。

    河底的绿光若影若现,本来她最多是害怕不会去接近,可是绿光隐隐约约照亮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圆洞,夏初然猜会不会是水家的排水设备连接出,也就是下水道。

    到那里说不定就能通向水家,如果正好是下水道,因为宽窄长多等问题,罗文君那样的尸体根本进不来,是一个绝佳之处。

    说干就干,夏初然抱住刁浪手臂费力往绿光处游动,绿光一上一下,逐渐靠近的过程,夏初然忽然觉得这绿光好似一只眼睛。

    “你瞧,眼珠!”心底的声音再次浮现,好像是她自己在说话。

    夏初然摇摇头,随着绿光和刁浪游进了洞口。

    洞口的进入口很大,一个人竖着通过都没问题,然后进入里面,水下有一个台阶,台阶往上走几步,就是一个半人高的矮洞,里面潮湿(阴yin)暗,有一条积水流动,积水发出阵阵恶臭,道出了它下水道的(身shen)份。

    洞里没光,夏初然没看到积水,她只听到了蛇虫鼠蚁淌过水面发出的叽叫声。不过,这也不用管了,她先上了台阶,接着架住刁浪的两条胳膊也把他拉上去。

    拉上去后,夏初然整个人都虚脱了,半个(身shen)子在矮洞里,半个(身shen)子还在冰冷的水里泡着,她躺在恶臭的积水里不愿动,她闭上眼后,脑子开始发昏,整个人都处在疲惫的极限,大脑快速进入昏睡状态,她似乎做梦了——

    梦里清风缓和,四周都是绿油油的,夏初然蹲在地上刨坑,这可真是她的坏习惯,到哪都刨坑。

    不一会儿,她感到自己变小了,变得很小很小,可她还在努力刨坑,直到一个人出现挡住了她的光。

    “你在干什么?”梦里在问。

    很小的夏初然抬头,笑的很灿烂,“刨坑,等仙人,听说这里面会掉下一个大仙人!”

    缓了片刻,夏初然睁开了眼,刁浪那没声音,她爬起,在黑暗中摸索,碰到了刁浪的脸,接着摸到了鼻子和嘴,“浪哥,你等着我这就来救你,嘴对嘴人工呼吸!”

    “啾啾”夏初然撅起嘴,突然有一手按住了她的额头,手的主人缓缓出声,“不需要人工呼吸,老子希望你离我远一点。”

    刁浪出声,夏初然才心放下,接着语气轻松接道,“你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咱们都同生死共患难了,你不会到这一步,还想撇我远远的吧。”

    “老子来找你,你带我进水里,我要是一口气上不来,你就完了!”

    夏初然笑道,“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你看这不是上来了吗,小伙子,哪有那么多不痛快,姐姐给你捏捏肩?”

    “论辈分我都是你祖宗了,你说姐姐?”刁浪面对她声音没法不高,夏初然咧嘴一笑,“那老大爷,我给你捶捶腿?”

    “你说说你,有没有姑娘家的矜持和态度!”刁浪面对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回嘴一流一点也不吃亏。

    “小样,你还委屈了?”夏初然声音都带着几分调侃,可是还是能听出她疲惫的拖音。

    “那你说要我怎么办?!我可是堂堂火神!我进水里这么狼狈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我以后还有什么面子?我面对你还能趾高气昂?!”

    “你不正在趾高气昂。”夏初然提醒道,“再说水里那么黑,你的腿毛和手毛我都没分清,你不就是到了水里不能呼吸吗,有啥?”

    “你这不是看到了!”刁浪坐正,盘腿的样子开始说教,“我告诉你哦,冒犯神是要吃亏的,吃亏你懂不懂,嗝(屁pi)都很快的,你知不知道!”

    夏初然沉默,刁浪有点没底,这姑娘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没有好好听。

    “喂!花妹!我在说话!”

    “嗯,我在听,鼻子不通,我挖挖。”

    刁浪气郁,一下子没了脾气,她就不是正常姑娘,说什么她都不怕,死都不怕真的是……

    “浪哥,太黑了,能点灯吗?”夏初然伸手往前摸了摸,刁浪一把抓住,“有事说事,别瞎摸,我要是被电了你负责?”说完动手打了个响指,有火光从他指尖燃开,接着,他将火对着下水道的墙面,一瞬间,一条伸向前方的火道燃了起来,照的通明。

    下水道里的蛇虫鼠蚁,因为这强烈的火光东逃西窜,夏初然放下了心,对着刁浪道,“你这不能摸、不能抱的诅咒根源是什么?你难道忘了今天我在医院抱住你把你拉开,怕你伤到病患鬼吗?”

    刁浪一愣,狐疑道,“咱们不是讨论过了?这问题的关键可能是我心里的问题,我把你当哥们,不在意的时候感受不到触摸和电感;可是我把你女人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不能接触。”

    “啥时候讨论的?”夏初然怎么一点也不记得有这回事。

    “上山的时候,你忘了?上水家不是有一条山路,我们一路走过来、聊过来的,还讨论了那红珠子的问题,说到这个,我想到红珠子是什么了。”

    上山说的?有这回事?夏初然心里疑问,自己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但还是先听刁浪说。

    “红珠子上山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讨论这是什么,后来你也看到了里面的眼珠,并且这眼珠红中带绿,十分诡异。”

    那不就是河底指引他们来这里的那颗绿珠子?

    “因为太过骇人,你失手将它掉到了水里,刚才我们见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此地原本有河神。河神消失,留下一对眼珠,就是因为那眼珠,使得河神使者水蛇一直留在这里,你带走了其中一只,所以水蛇对你紧追不舍。”

    刁浪这么一说,夏初然指着自己,满目疑问,“我?失手掉河里?眼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