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六十九章 四季山(3)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眼珠掉河里?什么时候的事?夏初然又惊,她怎么一点也不记得。

    “对啊。”刁浪看她样子不像是说谎,可是她怎么了,对这些一脸惊讶的样子,“我们不是还讨论过,为什么我不能下水吗?不是因为我的火会被熄灭,是因为,想带着记忆转世之前,必须将你死后的灵魂放在星砂之海洗涤,当到了时间,灵魂回到岸边,才能转世投胎做人,并且去主导这一世的未来。可是我不是鬼,除了灵魂,(身shen)体是无法过海的,即使我是星砂之海的主人,也被困在了岸边,我这一生注定没有尽头。”

    听着刁浪如此简单讲述这个痛苦的经历,夏初然越来越奇怪,她怎么了,她是不是忘了什么,听刁浪的口气他们应该在那一段山路上谈论过好多东西,可是她怎么都不记得了?

    “说到这,白玫和蛮灵呢?我们一回到水家正厅,就发现水家灵堂一片狼藉,除了你们,两具尸体也无影无踪,我出来找你和蛮灵,铭风去找白玫,你们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

    夏初然怔怔望着他,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刚才刁浪说的一切她毫无印象,就像刚刚出现在脑子里,生疏的如同别人的事一样。

    见夏初然懵懵懂懂的样子,刁浪摸了摸下巴,夏初然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你怎么回事?怎么魂不守舍?”

    “我,我不知道。”夏初然恍惚又疲累,她(胸xiong)闷的难喘息,似乎有一块石头压在她的心口,她用手去摸,刁浪立刻抓住她的手,她的手指被磨损的血(肉rou)模糊,甚至有两个指甲盖都掉了,再拿起另一只也是。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追你?”刁浪神色凝重,想起之前夏初然曾从坡上滑下来,一个人紧急到何种(情qing)况才会这样不管不顾。

    夏初然也不知道从何说,她本来就有太多疑问,现在随着刁浪说出去的话变得越来越混淆。

    她回到了水家,还从水家出来了!现在白玫和蛮灵毫无行踪,自己又遭遇这种事,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花妹?花妹?!”刁浪摇她双肩,夏初然晃晃悠悠,抬眸劳累的样子让刁浪不由心里发酸。

    “浪哥,我见到罗文君的尸体了,她跟着我,后面是四季山荒尸,太多了,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一团浆糊。”

    这句话让刁浪有些许疑问,就罗文君那具尸体跟着夏初然?那么也就是说水世义不在里面?他跟着白玫吗?不过,“你说的四季山是怎么回事?”

    夏初然抬头又是轻叹一声,“四季山十年前消失了一村十九口人,五年后被人发现十九个人无一幸免被吊在了荒地的一颗古树上,这就是四季山荒尸。还有就是,浪哥先不说这个,你先帮我把脚上缠着我的东西弄掉,他们又来了!”

    夏初然说完猛扑向前方,刁浪听完她的上一句就已经动手把她拎过来,扯动的时候就发现,有一只青筋突起并且紫黑的手抓住夏初然水下的那只脚。

    夏初然吓得哇哇叫,刁浪赶紧上前,劈断了那只手。

    立刻水面上开始沸腾,借着光亮,一只断手的女尸冲破水底而上,刁浪立刻站在了矮洞外的台阶上,单手变出血扇,将它拉长变成了一个红色细棒,朝着女尸的脑袋就是一挥,女尸飞弹出去,撞在了一边的墙上,随后扑通落入水中。

    墙上留下一滩很深的(乳ru)白色痕迹,刁浪皱眉,接着水里的尸体一个个弹起,不断朝他们袭来,刁**夏初然往里面跑,自己在外面一个个击落尸体。

    尸体弹出被击中,七零八落,甚者已经变成两半,可他们还在源源不断的靠近,即使是残胳断臂也拼命往刁浪(身shen)上冲,有几个想要跃过刁浪追击里面的夏初然,刁浪一脚踩住,面目变得(阴yin)冷,他再次挥断一具尸体,冷脸沉声,“我许久不在这里,你们就敢对我蹬鼻子上脸了?你们可别忘了,我是混世魔王吴回!”

    刁浪狠狠抽击,落水声此起彼伏,在一次次的抽打中,刁浪忽然明白这些是什么——尸僵,被妖鬼附(身shen)抛弃的尸(身shen)成为的尸物,接到命令不灰飞烟灭绝不摆休的存在!

    这里怎么会有这个?!

    刁浪收起血扇,呼出一口气,手一挥,变成一大片火。火落入水中,不灭不息,冲出的火焰燃烧到了洞顶。听说这里面还有罗文君的尸(身shen),刁浪莫名感到抱歉,但很快他就迅速弯(身shen)进入矮洞,追赶夏初然……

    ……

    听了刁浪的吩咐,夏初然不断向洞深处去,洞顶很矮,所以她始终弯着(身shen)子,因为刁浪照明的时候是沿着一边的墙直接燃起一条线,所以这一路上夏初然都看得到路。

    下水道里蛇虫鼠蚁比较多,还有一些鱼兽骨骼腐烂在一旁,上面爬满了白色蠕动的东西,夏初然干呕了几回,很庆幸什么东西都没吐出来。

    莫名的,夏初然感到脚脖子有点痛,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瞧,就听见了刁浪的呼喊声。

    “浪哥!我在前面……啊!”夏初然忽然被一股力拽到在地,脱着就往前行,她背部着地,两手拼命找能扒住的东西,可是这下水道四面全是青苔一样的滑物,夏初然什么东西都没抓到,前方的速度极快,她费力抬起头,大吃一惊!

    是尸体的那只手,青筋突起并伴随着血紫的手部,它现在变得又细又长,就像是树根牢牢箍住了她一样。当时刁浪劈开了它,可是他和夏初然都没注意到它没松开,它跟了夏初然一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苏醒了。

    “喂喂喂!”夏初然惊呼,刁浪已经火速赶到了这边。这只手似乎知道刁浪,调转方向朝刁浪袭来,因为始终高度有限,尸手没能将夏初然拉掉起来,而这边夏初然正好控制了方向,两只手撑住地面,顺着尸手的转动而调整位置。

    刁浪眼见这(情qing)景,立刻严阵以待,半蹲在下水道里,一双眼睛如同追逐猎物般,死死盯着尸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