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七十一章 荒山阴谋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这些四季山荒尸难道就是妖鬼的(阴yin)谋吗?”夏初然匆忙问。

    “或许是。”刁浪若有所思。

    “可是……”夏初然还有些许疑问,“这妖鬼能让你知道了,说明他前面不止杀了四季村和罗文君,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逮到他?”

    说到这个刁浪长叹一口气,也很是烦恼,“妖鬼能附人(身shen),而且会在吞噬灵魂的时候吸收被吞噬人的气息,常人见着他就和普通人一样,即使我们偶然碰到他,如果不去深入了解,也不会有一点察觉。只有在被附(身shen)人大限将至之时,鬼差上门才能发现妖鬼,可鬼差资质能力太浅,不足以应付他。当妖鬼跑了几次之后,他也就变得越来越狡猾,后来他选的人都是未到时辰死的人,鬼差众神想要捉他,实在是难上加难。所以从他出现至今,已经近千年,还没人能抓住他。”

    刁浪这么一解释,夏初然就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她联想到四季山,于是又忍不住问,“浪哥,这被妖鬼附(身shen),大约能坚持多久?”

    刁浪略微一细想,“没人统计过,可能半年到一年,几个月的时间。”

    “那么浪哥,我们是否可以这么理解,十年前四季山十九口人,都是被妖鬼抓的,妖鬼不断变换(身shen)份,所以那些挂在树头的荒尸才会越来越多,因为他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换一副躯壳。而当躯壳用完了,妖鬼就盯上了罗文君,她是五年前失踪,也就有可能成为了妖鬼的对象!”

    夏初然越说越有意思,刁浪不打断,接着听她说,“后来罗文君的灵魂完全被妖鬼吃掉,这也就是五年后的今天,前几天她的尸(身shen)才出现在了河对面,但是这样,浪哥你不觉得一幅躯壳用不了五年吗?他是不是,还杀了其它我们不知道的人?”

    推测很大胆,结果也相当接近。

    “或者,我们还有其他的说法。”刁浪补充道,“你不觉得挂在那和罗文君并列的十九具尸体,不一定是四季山四季村的居民,或许他们就是和罗文君一道死在这深山里的其它普通人。”

    刁浪说完,夏初然后脊发凉,小心翼翼地吞了一口口水,她不注意地回(身shen)看了两眼,后面只有刁浪延伸过来的火光,其他没什么。

    可是夏初然还是觉得不安,心也没来由的加快了跳动,她抓住刁浪的衣角,抬头望着他,委屈巴巴的无助样,逗笑了刁浪。

    嘿,叫你没事总不把我放眼里,这下不靠我不行了吧。

    “浪哥,你之前又碰到我了,不疼了吗?”夏初然时不时回头看看,跟紧了刁浪,说些话转移注意力。

    “这电击强弱程度是根据接触面积来说的,普通的接触和静电一样,我还能忍受,我只求你别扑进我怀里。”

    哎?刁浪静静诉说,可夏初然却发现,刁浪这是默认了自己的存在,之前还一脸嫌弃,死都不给自己靠近,这不是妥协了吗?

    想完夏初然低声笑,刁浪轻敲她的头,“你别给我笑,我要是被电就弹你脑门,看谁厉害。”

    夏初然护住头,惊恐地摆手,“我不敢!”她还记得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坏心的医生鬼差,被刁浪弹了一下脑门后,就变成黑骷髅的样子,太惨了,怎么做到的?

    一瞧夏初然这动作,刁浪就知道缘由了,他也很无奈,都说他只是轻轻弹了一下,鬼差就嗝(屁pi)了。下一个鬼差上来见这(情qing)景,大气都不敢喘,没过一个小时他就从街边的小鬼差那里得知,他又得了个鬼见愁的外号“一弹没”。

    弹你们个祖宗姥姥,都不听他解释就瞎传,吓死你们活该。

    两人聊聊就到了这下水道的尽头,尽头是一个斜度很大的上坡,夏初然有几个手指没法使劲,就一手抱住刁浪的胳膊,一手扶着墙。刁浪想这么点电流能忍就忍吧,也许好一点还可以为他以后见女人做铺垫,毕竟什么都要适应,说不定以后他就能抱女人,亲女人,走上人生巅峰!

    想着想着想岔了。刁浪轻咳。

    两人面前有一扇铁门,铁门外似乎是没有坡度的圆柱形筒道模样,或许也可能是直上直下类似水井的地方,里面有积水,平面无波澜,不知深浅。积水没有像下水道里的其他积水一样有味道,而且上面还印着一个正圆的月亮。

    今夜是腊月十六,天气也晴,晚上有月亮正常。

    看着水面的月亮夏初然估计,这照进来,应该是月正中的位置。昨晚十五,月升入中天的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半过后。根据月亮每晚角度会比前一晚偏移十二度,而十五度的角度差有一小时的时间差,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约估计过了十一点半过五十分,时间在零时至两点之间。

    她被荒尸追又在这里遭遇这么多,中间消耗也该有两三个小时,也就是十一二点的时候自己醒了。如果推算,她最后一次有记忆在山脚看到时间是七点多,那么,中间她最起码有近五个小时的记忆不见了。

    为什么会不见?这五个小时对她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夏初然在思索,刁浪已经动手拆掉了那个铁门。铁门是圆形,半人高,拆掉后刁浪抚了抚水面,有点深,不适合冒险。

    他看向了圆柱形筒道的上面,确实是类似于水井的地方,上下落差十米的样子,月亮就挂在正上方的天空。他拍拍夏初然,夏初然回神望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刁浪努努嘴,“我们的默契呢,抱着我,上去了。”

    “抱?”夏初然问出了这个关键,有些惊讶,“你不是会被电着?”

    “现在管什么电着,难道让你一个人爬上去,我举着旗给你加油到早上?”

    不放心就不放心,她的浪哥可真变扭。夏初然没好气的注视着这个好心的神,她算是看出来了,刁浪不仅(爱ai)管闲事,还浅浅的温柔,容易心软,虽然变扭又好色吧,可是有他在夏初然就能更坚强几分,算是个作为恋人不错的对象。

    “你又笑什么?”夏初然莫名其妙趴在他背上笑,刁浪被电流都弄得面部扭曲了,也没心思多管她,他背着她往上托了托,说了一句“走了”从铁门口出来,借力跃上对面的壁,然后几个交叉来回跳出了类似水井的地方。

    一出来,他找了空地就一(屁pi)股坐下,赶紧放下了夏初然,趴在地上,口里似乎都能飘出被电焦的灵魂。

    夏初然被他帮助,见他这样,有些不好意思,正想上去查看一下他的(情qing)况,忽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这是……”

    刁朗闻言抬头,顿时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