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七十四章 逗士战猫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夏初然在刁浪(身shen)后缩头缩脑,她是看过无数鬼,可也不是嫌命长往鬼屋跑的(性xing)格。

    借着前面的火光,夏初然就能大概了解了这是一个两口之家的屋子。

    老屋单层楼,门口只有一个水缸,里面的八仙桌虽然倒了,可看它靠墙的位置,左右两边各一张木椅,地上没有其他碎屑(八仙桌倒下的地方有断脚的碎屑)。注意到墙上有没完全灰分的红黄色奖状,夏初然猜这里有个孩子,孩子年纪应该比较大了,所以也该有张木椅。

    门口蜘蛛网布满的雨鞋只有一双,约在40码左右,不是个大脚的女人,就是个小脚的男人。

    从鞋跟磨损程度看,是个典型的内八字,东西少而整齐,应该是个小心谨慎的(性xing)格,该是不怎么和外人接触,所以家里才没有多余的东西和板凳,两个人住,刚刚好,若是有个抱在手里的孩子就另当别论。

    夏初然观察完一切,小心翼翼跟在刁浪后面。刚一进门没注意门槛高度,脚下踏空,她跪在了地上叫了一声,手上全是泥土,她动手拍了拍。

    “你没事吧?”刁浪转过(身shen)询问她怎么样了,夏初然说了一句还行,接着就僵直不动,刁浪也僵住了。

    “花妹你别动。”

    “浪哥你也是。”

    夏初然的背上正站了一只红眼睛的小猫鬼,而刁浪(身shen)后的储物柜顶也出现了一只虎视眈眈的猫鬼。

    两人大脑同时运转,在猫鬼尖叫的一刻一个翻(身shen)下滚再站起,一个将火把扔向了储物柜顶,然后顺势摆脱猫鬼,靠在了一起。

    储物柜上的火把不灭也不烧,就这么静静亮着,同时也让夏初然和刁浪看清了这屋子里的(情qing)况。

    门口处已经聚集了三只以上的小猫鬼,屋子角落也不断地有猫鬼靠近,数量未知。

    猫鬼是一种猫蛊,依靠进入人的(身shen)体加以伤害常人,但需要有一个连接,那就是人——用自己的阳寿来养猫蛊,不断地供奉,然后指挥猫鬼来做事。

    这么说,上次刁浪和白玫来,见到村民朝拜猫鬼不是偶然,他们就是以大猫鬼为引子,吸引群猫接近,接着选择合适的猫加以杀害并练成了猫鬼蛊。而蛮灵来到这里很有可能也是因为其猫的特(性xing),随后她顺利逃跑该和她的道行有关,不得不庆幸。

    而那群村民,现在也可以大胆猜测是妖鬼的新猎物,妖鬼借了道士的外壳来欺骗众人修道成仙,然后躲在这深山里策划着什么。

    妖鬼越有思想,这(情qing)况也就愈加不寒而栗。曾经的妖鬼混沌,来的也是意外,不过因为独一无二被众神夸赞,还继而推崇过:脱离五道,随缘成仙的说法。

    不过,现在他们看到这样的妖鬼,不知道还能不能笑出来。烂摊子一堆,也不知道乐呵什么天下太平。刁浪想到这些,不由得说道两句,也是因为他刚正不阿的(性xing)格,所以没少被天雷劈。

    “花妹。”

    “什么?”夏初然看着眼前的一切,紧张地回道。

    “先做好心理准备,你见过在筱安家变成细条的猫鬼吧,记住别靠的太近,千集布抱好,我会一个一个给你送过来,手别抖了。”说完刁浪率先冲了出去,他始终没拿出什么致胜法宝,估计也觉得对付这些猫鬼没必要。

    脚步快速靠近角落里的小猫鬼,小猫鬼一个接一个的跟上,一个个速度飞快的向刁浪袭来,刁浪单手抓住一个,不多想扔给了夏初然,夏初然高举千集布,猫鬼投入布中瞬时消失。

    接着刁浪又抓住另外一个小猫鬼,小猫鬼估计知道了落入刁浪手中是什么后果,突然变成无数的细条从刁浪手里脱离,接着绕上他的手臂,死死扯住他,而接下来另一只猫鬼也不甘示弱缠绕上刁浪另一只手。后面,无数的猫鬼此起彼伏的效仿,将刁浪的(身shen)体缠绕,想要通过的耳鼻口进入他的(身shen)体。

    夏初然高举着布遮住自己,偷瞄的一瞬间看到了这个(情qing)景,吓得脸色苍白。

    刁浪站在那不动,也没有说话,全(身shen)下来都是可以看到的白色蠕动的猫鬼,夏初然不知他怎么了,小心翼翼喊了他一声,声音都在发抖,带着哭腔问,“浪,浪哥,你怎么了?”

    “离我近一点。”白色蠕条中传来刁浪的低声,夏初然强忍住眼泪,赶紧靠近了他。

    蠕条中的刁浪眼睛嘀咕噜转溜,瞧着一条蠕条迅速朝他眼睛袭来,刁浪狡黠一笑,握拳,接着刁浪的(身shen)体发出火红的亮光,猫鬼白色蠕条的(身shen)体不断抽动,可是却怎么也没办法分离开刁浪的(身shen)体。

    而后无数道强光透过白色蠕条迸出,夏初然被这耀眼的强光照的睁不开眼,高举着千集布躲在后面,无数的蠕条开始发出凄惨的叫声,随着最后一道光透出,整个破屋都被照亮,而猫鬼却悉数化成灰烬落在了地上。

    感受到强光的消失,夏初然小心谨慎地睁开了眼,瞧着刁浪举着火把在她面前笑,夏初然有些气恼,“你能解决啊,干嘛还要我布靠近,你看看,我都快被你吓哭了,哎哟哟,本姑娘的两滴清泪啊。”

    夏初然佯装摸了摸眼泪,最后还瞪了他一眼。

    刁浪嘻嘻笑笑,拍拍她肩膀,“我不是为了让你直观的感受一下我的雄伟嘛。咋样,是不是很震撼,很佩服,感觉我的肩膀如高山一般伟岸吧。我都懂得,你不用太夸张的夸一下就好了。”

    夏初然干笑,刁浪自恋起来,火箭都戳不破他的脸皮,怎么办呢,庆祝一下他劫后余生的伟岸?这不简单嘛!

    “哥哥。”夏初然嗲声嗲气,刁浪浑(身shen)一个哆嗦,他受不了夏初然的怪模样,挥着手要她别做了,“你正常点夸,啊,不夸都没事,可以了,可以了!”

    夏初然哪里听,飞(身shen)要扑进他怀里,刁浪立刻后撤,飞快的往屋外跑,边跑还边叫,“小鬼头,你是一天折腾,心里不舒服是吧!”

    夏初然笑着追出去,突然听到(身shen)后“啪嗒”一声,她惯(性xing)停下,借着月光看到了掉下来的褪了色的奖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