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七十九章 丢失的五小时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我丢失了五小时的记忆,有时候随便一句话,记忆、声音就会像片段一样翻上来,但无法连接。我不清楚怎么回事,脑海中似乎不断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电闪雷鸣。”夏初然不知为何的颤抖吓坏了众人。

    夏初然也很意外,她听到几次都觉得这男人对她充满不屑,目的似乎非常统一,就是要致夏初然于死地。

    她还在回忆,可是每一次回忆都带着沁入骨髓寒意,“那男人,似乎……好奇怪,见不到样子,只有声音,这一路上无数次出现在我耳边,让人很不舒服。我总觉得,我的失忆与他有关,并且说不定还和四季山以及水家最近发生的一切有关联。”

    刁浪朝白玫轻轻点头,他知道夏初然说的那五个小时,她提起过,只是俩人并没有深入的聊过。

    “怎么回事?”是一直没说话的铭风,他只挑要紧的说和问,废话不多,和白玫一样。

    刁浪详尽解释,将他和夏初然所有的遭遇,以及夏初然口述遇到的种种,一个不落的解释,随着越深入,白玫他们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最后微吐息道,“竟然是妖鬼?”

    “这可是个难缠的对手,千年没人能找到踪迹,而且上面因为自己的过错,对这件事也是多加掩饰。虽然后面派了人去封印妖鬼,可后面也没说出具体的位置和封印妖鬼的人。”

    白玫对古今之事知道最多,也最全,所以先行分析,“现在妖鬼跑出来了,咱们就有了两个猜想……”

    “一是上面根本没有封印妖鬼,任由他为祸人间。”刁浪顺着白玫的话说,“二是,真的封印了妖鬼,却被其它人放出。”

    “有分歧。”铭风始终靠在大树上,其他的都坐在灵堂屋外的台阶上,他一说话,大家就朝向他。

    “第一,上面没有封印是不可能的。具体封印的时间是在一百年前,那时候祸乱不断,我们因为其他的事被分到了多处,所以不系统、不了解也正常;第二,有人解了封印。回,这可不是小事,封印如此妖物,力量不可估,即使有人解开,那神力……姑且说是神力,不在封印人之上也在封印人左右,只是这样一来,就表明神界出了内鬼……”

    “风,不要多说,猜测天意会怎样你们俩还不够了解吗?”白玫立刻止住了铭风继续往下说,本来天界分歧就很多,各种(情qing)况都有,有些是单纯为了争权夺利,而有些就可能是千年变化。

    虽说天尊早已幻化,不知在何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留下的体系还在延续,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天尊最讨厌纷争和猜忌。

    刁浪和铭风以前也参与过这种事,甚至是对立正营,最后结果史书有大概记载,但看他们俩现在的处境,就不得不叹一句世事无常。

    小心谨慎为妙,毕竟他们也只是上面的棋子,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

    白玫有小女人的担忧,铭风也就此打住。

    再说夏初然的事,大家商议许久,给出了个可能的答案——她可能被妖鬼附(身shen),才有了短暂的五小时失忆。

    而这妖鬼借此机会,用夏初然的(身shen)体取走碰铃,然后伤害白玫都有可能。

    最后妖鬼可能担心夏初然的(身shen)体还是会被他们发现,那样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将她挂在了荒山,任她自(身shen)自灭。

    “花妹,我问一句,你和谁有仇?或者你惹到过什么鬼怪?”大家分析完毕,刁浪忧心他在四季村所察觉的有人要害夏初然,虽然也有可能是巧合,可他不信巧合。

    夏初然正被他们的交谈弄得一愣一愣,因为信息实在太过庞大,不过从他们愿意在她面前吐露来看,似乎也是相信她的一种,于是她也(挺ting)乐的听。

    这回见刁浪问她,于是她赶紧接道,“没,我虽然见鬼,但我不(爱ai)与鬼打交道,妖一类的,街上对上视线我都是尽量不理的。我仔细回想了,这十几年间有过一些小问题,可也没有算的上是大矛盾的事。”

    夏初然说完,又独自回想了一切,综合下来说,确实没有。如果非要有一个答案,似乎……夏初然想到了什么,有一些心慌,她觉得这种想法太可怕,赶紧摇摇头,选择静心,想先了解一下再继续说。

    “好,既然如此,花妹这件事暂且不说,我们先找一个突破口……”刁浪视线朝向众人一直没有关注,而他的存在其实很刺眼的幽魂。

    “水连勇。”刁浪幽幽说出那个名字,众人齐看向水连勇的魂魄。

    这是他们从四季山带回来的鬼魂,听夏初然说,他就在那个房间的储物柜与墙的夹缝里,猫鬼毁了那屋子,他才被压死在那。

    不过,刁浪有怀疑,这猫鬼到底是想杀死夏初然还是水连勇,若照夏初然所说,在夹缝里的他抓住过夏初然的手,睁开过眼,说明还活着,可是活着应该有时间和夏初然一起离开,为什么他没这么做?

    而且,夏初然说那四季村祠堂有供奉的痕迹,难道也是水连勇做的?他又为何去山上?又如何找到了连他们都找不到的四季村?

    这一系列问题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情qing)况,以一种不自然的面貌展现在他们眼前,可刁浪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水连勇就站在那,脸上不是被压扁的样子,而是清晰地人像,所以那时在废墟之上,夏初然和刁浪一眼就认出他,并将他带回来了。

    喏,尸体也带回来,和或许是罗文君的断手,躺在两副棺材里。

    水世义的尸(身shen),在白玫掉下悬崖后,又悲催的不见了。

    好吧,刁浪他们也不愿多说了,一家人多灾多难,还是要想办法把水世义的(身shen)体找回来。

    “花妹,你问问他,为什么在那。”

    刁浪指的是水连勇,他还是想从水连勇(身shen)上找突破口,而目前能做这件事的人只有夏初然,果然,有些事就是注定。

    “你能听鬼声?!”

    “她能听鬼声?”

    蛮灵铭风相视,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