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八十二章 落山夏家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日ri)上三竿,刁浪躺在水家院落的长廊上晒太阳,他是火神,自然要吸取天地之灵气。当然,不能说这是偷懒的借口。

    昨晚他受了大伤,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能不吸点灵气吗。况且,一向喜欢追着他后面赶的白玫,今天都出奇的不说话了,他能不给点面子?

    因为太阳实在暖和,刁浪打了第不知道多少个哈欠,等到他昏昏(欲yu)睡,铭风来了。

    “醒了?”

    “我还没睡。”刁浪皱着眉不满地睁开眼,“你也真会挑时候。”

    “我给了你时间修整。”铭风在他(身shen)边坐下,清风徐徐,少不了的安静祥和,“你的花妹走了。”

    “不是我的!”刁浪纠正,也不爬起,随后悠悠地说,“大下午的跑哪去了,这姑娘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少的觉,一天到晚东奔西跑……”

    “你知道她是谁。”铭风忽然开口,打断了刁浪的话,“我也有点想法,或许是她……”

    “你来就是要说这个的?”刁浪手枕着头,肩膀剧烈地痛感,但刁浪没有缩回手,可能他也希望这痛感让他清醒一点。

    接着他拿出他那只完好的手,随意翻转,手上多了一枚碰铃,是夏初然的那一枚。碰铃在微风中剧烈地颤动,似乎刁浪只要一松手它就会挣脱出去,刁浪望着这碰铃笑了。

    他骗夏初然说没了,她就当真没了,是她不知道碰铃会自动回到主人(身shen)边,还是她知道,却选择不说呢。

    这人啊,一旦在某些事(情qing)上异于常态,结果往往就有些意思,刁浪选择了再测试,这是最后一次,他答应她前的最后一次,得出答案后,他才能找到留在她(身shen)边的理由。

    “铭风……”刁浪说,思绪有些飘远,“世上没有巧合的事,这句话,你记住……”

    铭风不说话,变出两壶酒,递给刁浪一壶,刁浪闻香接住,酒壶相撞,两人仰头举壶,畅快痛饮,随后哈哈大笑。

    他们之间的畅饮从不分时间和地点,因为星砂之海没有时间。

    ……

    夏初然回到夏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

    夏家就是夏初然的本家,坐落在火东镇的落山,年代比较久远,就夏初然知道的,该是秦汉时候就有了夏家,但具体往前往后怎么回事就不太清楚了。

    夏家有些大,可是人丁不够旺,十个孩子五个夭折,更有夏家同一辈不超过十人的怪异说法。

    有传说说,为避免猫妖祸害八城,夏家祖辈铲除猫妖,出了三百勇士上猫山。

    勇士上猫山后,遇到一位老(奶nai)(奶nai)寻野菜归来,说山上有一个猫窝,猫窝里是九只嗷嗷待哺的猫孩,若是能将他们他们铲除,八城定能太平。

    于是八百勇士上山,奋力厮杀,闯过九九八十一关,最终杀了猫孩,抑制了猫妖的势力。

    但是猫妖肯定生气啊,于是对夏家落下诅咒,诅咒夏家的血脉永远不得昌盛,到了一定时候血脉就会切断,到时候猫妖会笑看夏家的衰落。

    而控制此诅咒的方法只有一个,酿酒。

    唯有酒的香气能令猫妖惧怕,诅咒才会封印,而且因为特殊的酒与猫妖对抗,八城才因此得福,天下才得以太平……

    夏初然信了他们个邪。三百勇士变八百,卖酒也能编的这么清新脱俗也只有她祖上了。

    她去看过猫山,什么玩意的高山堪比坟头,别说三百勇士了,你三十个都站不上去。她为什么总(爱ai)胡编乱造,说话颠三倒四?

    那就是她祖上延续下来的优良基因啊,而且整个夏家都是这样,她有时候都怀疑,夏家是靠什么坐上八大家族首位的,难道是超厚的脸皮,和顽强的卖酒精神?

    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的酒生意!

    这是夏初然爷爷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里面也多少能知道点吧。

    夏初然走近夏家大门,大门紧闭,高耸威严,犹如将两个世界隔开,充满了隔阂与距离。

    她是被司机接回来的,就在她手机遗失、一天无消息、又因为她挂了老太太电话等一些列堪比大灾难片的(情qing)节下,夏初然被她的三姑六婶“劝说”回来了。

    他们的(热re)(情qing)消除了她的困意和疲惫感,简直是考完试还能上五层楼,精神贼灵光。

    “小夏爷,您回来了?”

    夏家是有年代的大家族,其文化以及历史都很悠久,就是最近常提到的水家,规模也无法与之相比。

    坐落在火东镇落山,整片山头都是夏家的,其房屋规模延续了明末建筑风格,造型宏大,构造繁琐。

    原是夏家历代大家一起居住所以非常之大,落山中是夏家主家,后山峰,山坳等多处还有别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只留下了主家。而且夏家人丁确实不旺,荒废的多了,也没什么人居住,特别是近些年,家族中很多人都外出求学不在家中,所以除了主家,别院都生寂寥。

    “小夏爷?”门口看门的贡老喊了夏初然两声,夏初然微怔,贡老是夏家门童,之所以还说门童是因为他少年时就为夏家看家,现在他已经年过半百,头发花白,但他还是为夏家守门。他一生未娶,只是领养了一个孩子,照他的说法,以后那孩子也是夏家的门童,世世代代为夏家马首是瞻。

    夏初然见他微颔首,“您辛苦了。”

    “不不不,小夏爷,您别这么说,折煞在下。”

    小……夏爷……?哎,我是姑娘。还有什么折煞,她其实就是加了个敬语,表示对老人家的尊重。夏初然常年跟随有先进思想的父母在外生活,所以家里什么规矩其实她都不在意。

    叫小夏爷是她爷爷规定的,说什么她爸爸是夏爷,她就是小夏爷咯。可是其实也可以叫夏小姐,夏大小姐,高傲一点,夏公主都行,算了……“叫我女王陛下。”

    夏初然拍拍贡老的肩膀,贡老微愣,接着默默点头,一抬头,手臂高扬,呼喝道,“女,女王陛下,回府啦!”

    唉……其实,不用这样……

    夏初然为什么不经常回本家,差不多都是因为这个。虽然知道家里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都是这样规矩,可现实实行起来,实在让人害羞。

    “贡老,可以了,可以了,我默默进去就行。”夏初然忙制止。

    贡老微板脸严肃地说,“这可不行,爷的(身shen)份高贵,是夏家至宝,定要给够足够的排场。”

    说完,猛敲了一下大门,老(身shen)子老骨,中气还(挺ting)足,“还不开大门!墨迹什么呢里面,鞭炮呢!拉上长鞭,百节炮!家宴,家宴准备,各家长辈迎!接!”

    大门大开,一窝蜂的涌出了一批人,三姑六神七婆,笑眯眯奔跑在人后面,“啪啪啪”给夏初然送上了礼炮彩旗,在她脖子上圈了一圈的红围巾,拉着就进门。

    别这样,咱们可是八大家族之首,名震大江南北的夏家,咱们的文化和涵养,底蕴及流传,大家发扬一下吧,哎哟喂!!!

    随着明末风格、高大宏伟的红木大门重重关上,里面的(热re)闹和表面的有多少区别,就没人能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