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八十九章 合心合意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夏初然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两眼,可能是没理解夫人的意思,夫人站于亭中送她,向她挥手,夏初然不断回味夫人和她说的话——

    “你会遇到的该是两个男人,记住,一位给你的东西你不可以还回去,不然他就将付出与之同等代价之物;另一位,给你的东西你不能收,不然你会付出同等、甚至多倍的代价,无论是物还是生命。”

    这句话萦绕在夏初然耳边,让她有些纳闷,可是夫人的话还没完,她还告知了夏初然,当有一天生命受到威胁,或者有了什么非祈求不可的事,将落铃击碎,它就能完成夏初然的心愿,。

    可是夏初然也说了,落铃不见了,这件事夫人并没有慌张,显得很轻巧,她只是告知夏初然,很快落铃就会回来,而能确认的事又多了一件,只希望夏初然不混淆。

    夏初然满腹疑问,却知道夫人只会告诉她这么多了,有些东西必须她自己去了解,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不能让别人事事都为自己做好铺垫。

    她轻轻踩在这桃园里的桃花瓣上,花瓣总是在轻轻一阵风的带领下便飘到空中,好像一伸手就能托住。夏初然伸出手,花瓣很快掉落,却在她掌心融化,她有些惊奇,刚想深究,就听到了来自桃仙的声音:

    “你还不离开此地做什么,在这里呆太久,人间可会过百年哦。”

    夏初然心一慌,赶紧合住手心,照着她每次来的办法,前进七步,后退五步,一抬头,她就在护城河外的巷子里,周围是喧闹的叫卖声,她赶紧出了巷子……

    “夫人,他们该如何是好?”桃园里,桃仙有些担心夏初然和刁浪,毕竟这两位都滞留在海边,星砂之海他们甚至都碰触不到。

    夫人没有说话,在漫天的桃花中慢慢走下台阶,走到那住被红绳缠绕的桃树,她从怀里掏出一瓶绿色的液体,慢慢倒在桃树的根部。

    因为绿色液体的浇灌,连桃树的原本连接起来的树根突然根根断裂,只剩下一些缠绕较深的根部在苦苦纠缠。

    桃仙大惊,这可是绝水,是断缘分的仙水,千百年尊神不曾用过一次。

    桃仙有些许紧张,想提醒尊神这是一株好不容易才连在一起的连桃树,就是因为花费了千百年的时间,刁浪和夏初然才在千年以后的今天相遇,如此这样,他们要经历多少波折。

    可是桃仙不敢说话,她看到了尊神诡异莫测的笑容,接着夫人缓缓吐露道,“不可以连上,这一切都是不被(允yun)许的,我怎么会让他们联手,这可不行,同心可不是个好兆头。”

    随后夫人收起绝水,缓缓离开了桃林。桃仙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她感到有些许迷惑,夫人让他们到这,费劲辛苦让他们相遇,目的只是为了给他们的“连桃树”划上一刀吗?

    不该,不该,这不应该……夫人到底在想什么。

    桃仙再次低头,红线缠绕的树根得到了喘息,以极缓的速度慢慢又聚合在一起,那悄无声又小心翼翼的模样,惹桃仙怜惜,她慢慢蹲下,轻轻拂开“连桃树”根底部还残余的绝水。

    绝水将她的皮肤灼伤,桃仙皱眉,将手伸进了袖口。

    同心不是好兆头。可是从来不是“连桃树”养心,而是心养“连桃树”,当真正的心意相合,该是连神都阻止不了的存在。

    但愿吧,桃仙在心里默念道。

    ……

    夏初然从小巷刚一出街道,迎面便砸来一个东西,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落入了她怀中,她心一紧,忙接住。

    东西被红绳连接,铜制,表面是落花纹样,吼,还能是什么,她的碰铃。

    “呀,落铃回到你(身shen)边了?”伴随碰铃而来的是刁浪戏谑的笑声,他站在离夏初然不远处的护城河拱桥上。

    (日ri)落已经很明显,伴随着波动的河面,一点一点的变得愈加鲜红。

    小桥流水人家。护城河上有撑船卖鱼的渔夫,路过一处河道,听到有人喊住他,渔夫停下,随意两三句折价,送好货,收好钱,渔夫继续前行,吆喝声在晚间越来越浓厚,随着红茶一般浓烈的河水,渔夫渐行渐远……

    刁浪在霞光下走近,支着手,来回盯着夏初然看,“怎样?落铃是回来了吧。”

    刁浪脸被照的红润,也不知道他的好气色给了夏初然什么动力,她踮起脚,捏了他脸一把,笑道,“是回来了,感谢你?还是感谢我自己?”

    夏初然是话里有话,感谢刁浪,那就是刁浪带回了落铃,感谢自己,那就是拐弯抹角的(套tao)话。

    “当然……”刁浪眼咕噜一转,心中了然,也不管脸被夏初然捏着是否有毛毛的电感,接道,“是感谢你自己,这落铃认主,知道无论掉哪都要回到主人(身shen)边,可不是要感谢你自己。”

    夏初然继续笑,松开了手,刁浪也直起(身shen)跟着笑。

    管他呢,似乎也没什么好管的。

    夏初然和刁浪相视一笑,忘了彼此的算计,他们比第一次见面更加坦诚,也变得愈加亲近。

    天边晚霞的浓烈只是一幅瑰丽奇画的主色,在霞光的末尾,明明还有淡淡的粉紫色,这阳光啊,总是在落(日ri)和(日ri)出时分习惯(性xing)的迸出色彩,好像是为了提醒一天的喜怒哀乐,和永不落(日ri)的五彩缤纷。

    “你怎么在这?”刁浪回归主线,提出自己的疑问,只是没有刻意的(套tao)话,他也不知道夏初然去了哪,在和夫人进行完对话后,他仔细考虑了该拿落铃如何是好。

    昨(日ri)他上山找夏初然,其实落铃已经到了他手上。落铃帮了很大的忙,越是靠近,落铃的震感越是强烈,它能感觉到主人的危险,这和之前他的小落铃功能一致。

    当然,那时候向夏初然解释的时候,却不是这样说的。错漏百出的说法毫无根据,特别是编出来的萧山山神,那时候夏初然只要有意去想,根本骗不住她。

    如果山神真的找刁浪,几天内什么时间都行,不可能到(情qing)况那么危急了才出现。而刁浪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看夏初然的反应,看她是否知道这些是,她那时候的(情qing)绪很好突破,也最容易得到一些意外收获,比如——她那时候逐渐奔溃的心。

    所以,刁浪有些后悔,在那之后,他其实纠结于该不该住进她家,本来动机也不纯。

    上神娘娘让他想清楚,考虑清楚利弊,刁浪仔细想过,便将落铃还给了她,毕竟冥海深渊的落铃只会有一位主人,那就是——酆都大帝的冥海神官,玄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