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九十章 冥海神官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酆都大帝是(阴yin)间之主,拥有无上的权力。他座下式神弟仙特别多,最出名的有三位——太上灵君,玄滋天君,以及一位玄素神官。

    他们三位曾是大帝的左膀右臂,在天地混沌之初就伴帝君左右,那时候刁浪甚至都还未成型也未出世。

    而说起刁浪和玄素的缘分,还要从刁浪的原(身shen)说起。

    刁浪原是地狱火海中的冥火,跟随掌控冥海的玄素神官出来。

    冥海就是地狱的火海,在最深的地下,现在刁浪早就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又该怎么去。他自跟随神官出来,就在人间落了脚。也渐渐有了人气,很难再回到冥海中。

    那时候的玄素,冰清玉洁,曼妙芳物,因为与玄字一族颇有渊源,所以她出现的地方总是天寒地冻。

    玄素怜悯天地的疾苦,将冥火带了出来,刁浪也就为天下带来第一场火和温暖。后来冥火被运用多处,因为造化万物,聚正役气,顺利转世降生为吴回。

    成为人的冥火,感受了人间的正气,那时候的他不知前尘,亦不会期盼以后,只为天下,而那时候他也正好遇到了在人间历练的玄素。

    化为普通人类的玄素,不知吴回的真实(身shen)份,所以被他吸引,为了求一世缘分苦苦追赶,可吴回对她并不动心,一心只为天下苍生。

    玄素所化人类,受尽七(情qing)六(欲yu)之苦,最后郁郁而终。后来回归天上,心痛吴回对她的不理不睬,也才知他原来只是一团她带上来的冥火。

    冥火不认主,这让高傲的玄素如何面对,架不住的面子,让她丧失理智般不断创造他们的姻缘。

    又是千年,那时候的刁浪——吴回,因为对万物的功绩,位列仙班,升为火神官。

    他那时候(性xing)子已经成型,无论玄素对他如何,他始终不在乎,玄素也越发的痛苦。

    而后,玄素在后土娘娘那求了一棵“连桃树”,希望吴回回应她的姻缘。

    可年少轻狂,又只在乎天下的吴回根本不愿回应,而且因为玄素的擅作主张十分生气,立刻赶到了连桃园,在玄素面前直接劈断了那一株代表他们姻缘的桃树。

    玄素因此发怒,直接对刁浪下了诅咒,要他此生此世都不能再接触女人,这是惩罚,需要一生一世偿还。

    后来,他们就因为这件事不欢而散。

    又是几百年,火神和共工大战,那时候的这场战争其实是两方势力的争夺。

    共工想熄灭火神的火,可刁浪的光明之火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熄灭的,于是你来我往,两人打的天昏地暗。

    直到到了一处荒山,刁浪的援兵已到,共工残兵遁逃,他自己也在劫难逃。刁浪的意思,只要水神认罪投降,一切事都不会有,可是水神偏不。

    他选择背后偷袭,伤了刁浪,夺命逃跑。在逃跑途中,两人又正面相遇,刁浪手持血扇,沾染了自己的血要将共工飞灰湮灭。

    共工手持板斧,势要劈下刁浪的人头。

    就这样,千钧一发之际,玄素出来了,刁浪慌神又慌张,而共工抓住机会,板斧就劈到了刁浪眼前,玄素替他挡住,也就此殒命。

    因为这样,刁浪心里留下了(阴yin)影,他不知道如何赎罪,又因为自己害玄素殒命而饱受折磨。

    他向上面请求到星砂之海赎罪,可是几千年过去了,他连个毛的海都没过。

    “我说,我是来吃饼的,你听到没?”

    夏初然说了第五遍这句话,刁浪一直望着她出神,夏初然心里还很得意,觉得刁浪这是陷入她的美貌无法自拔啊,所以虽然说了五遍,可是语气还是十分客气的。

    “花妹。”刁浪回神,却没有接着她的话回答,反而问,“你觉得你的前世是个怎么样的人?”

    夏初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愣了一愣,接着望天,她对玄素的记忆不是很深,谁叫时间过了这么久。不是说星砂之海百年一个轮回,玄素怎么过了几十个轮回?好吧,这是偏话。

    夏初然继续抿唇,冥思苦想,接着颇为沉重地说,“估计是个猴子救兵,一点用也没有,还净捣乱,高傲不说,还乱高傲,不看形势判断,嗯,猴子救兵。”

    哎哟。夏初然说完心口有些痛,她摸摸,好多了。

    她可真敢说。刁浪有些佩服夏初然,她就是能说、胡说,管什么天王老子站在她面前,即使刀架她脖子上了,不高兴还是要说。

    怎么说呢,耿直的有些可(爱ai)。刁浪轻笑,不由这么想。

    “你笑什么?”夏初然见刁浪笑的不正常。

    刁浪摸摸下巴,望天边越加暗淡的霞光,“没什么,总觉得不一样,感觉有趣。”

    他指的是夏初然和玄素,怎么说,他之所以不喜欢玄素,是因为玄素添加给他的压力。

    从玄素告知刁浪,“她喜欢他”,那天开始,玄素无形的压力就落到了他肩上,他觉得不是时候,可玄素觉得,就该如此。

    而夏初然不同,虽然总是故意“调戏”他,却是个在关键时候分清利害的女孩。而且在她(身shen)边很舒心,有时候想想,千年的算计,在她面前还不如一顿饭来的值当。

    夏初然从不做额外的事,这点很好。

    “你知不知道我名字的由来?”刁浪始终面对夏初然,夏初然正在回味他之前的话,听他又说了,赶紧回神,接着摇了摇头。

    刁浪浅浅一笑,在霞光最后一抹残光下,笑的生动,“有人算出,我和一位女子有三世良缘,所以取名为浪。我想,浪((荡dang)dang)一世,等她三世,似乎也不差。”

    哟,这说法。夏初然指尖轻碰他,像是笃信般,坏笑道,“就我了吧。”

    刁浪轻嗯一声,“就你这脸皮,一百世都有可能。”

    夏初然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刁浪捏了一下她的脸,把所有烦心事都抛诸脑后。

    不管夏初然是谁,这辈子,他一定会让她顺利过海,只有过了海,她才有下辈子。

    “滴滴。”

    两人正聊着,一辆汽车急速冲过他们,突然在他们(身shen)后不远出急刹车,接着黑幕里,一个(身shen)影从车出来。

    来人(身shen)影(挺ting)拔,走路带风,自有气场,在不明的路灯下,急速走近夏初然,“然然,快和我走,筱晓找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