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九十四章 西行路上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赵大这件事夏初然和刁浪都很清楚,还没完,其中所牵扯的东西还很多,比如筱晓,她是这件事之后消失的,目前最大的突破口就是她——如果有机会的话。

    行程将近四小时,一路上大家聊了很多,不过,只有夏仁杰一个人认为在场的只有两人,不足以称为“大家”。

    夏仁杰说快到了。

    夏初然便抹开车玻璃上的一层水汽,看不清后,她将车窗摇了下来,迎面的寒风吹得她牙齿打颤,却分外清醒。

    这是一条向上的山路,沿路是不明不暗的路灯,这里地处偏僻,能有一盏上山的路灯就不错了。

    由于八城多丘陵山地,所以习惯了山路的夏仁杰也不觉得一路有多难开,况且,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刚从这里离开。

    “然然,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我一直打到家里才知道,你和司机回了家。然后打到丘北的家中,又被告知你没回来,要不是我知道你喜欢吃三姑娘家的茶饼,司机沿途会经过那,我也不会去那,也不会找到你。”

    夏仁杰说了找夏初然遭遇,言语里不见责备,只是有一种担心。夏初然不会不接他电话的,即使碰巧有事,过后也会很快回过来,可他早上打她电话,等到中午也没有消息,这一点很奇怪,由于担心,他立刻找了过来。

    “啊,没事,手机掉了。”夏初然说的轻巧,只是竭力遮掩、却仍是微妙的皱眉,还是让在场的两位男士看穿了她的心事。

    “那,我再买一个给你吧。”夏仁杰想问但并没有追问,他这个侄女,话多的时候多,所以一旦话少,常人就能发觉她的不对劲,这么多年了,夏仁杰能不了解?

    可她一定能消化,并且战胜这些缠绕她眉间的问题。这也是二十几年,夏仁杰对她的认识,因为了解,所以明白,他们叔侄是这样的。

    冷风呼呼吹着,夏仁杰说再绕几圈就会到,他让夏初然做好准备。

    夏初然口中应着,心里想着,张开嘴,哇哇哇的对着风吹。

    “冷风进肚,会着凉。”夏仁杰和刁浪异口同声。

    夏初然愣了,夏仁杰也是,他感觉这车里有另一个声音和他一起响起,因为声音的共鸣,所以他听的真切。

    “然然。”夏仁杰因为不知何来的声音,说话有些颤抖,“我一直觉得,我们车里有人。”

    夏初然一怔,忙摆手,“你说什么呢,没有没有。”

    “那你往旁边坐过去。”

    夏仁杰指的是夏初然空了一半的后座位,刁浪是坐在那里,还和大爷似的支着手。

    “哎,小叔你……”夏初然故意放慢速度,然后跟着刁浪移动的速度,往旁边挪,刁浪被挤到了靠车门的位置。

    刁浪蹙眉,这夏仁杰真能折腾,叔侄俩都不省心。

    “还有一点呢。”夏仁杰说了夏初然和车门的之间的空隙,刁浪就挤在那里。

    夏初然嗔怪夏仁杰的麻烦,却两手往前一抻,将刁浪拦在两手之间,身子还往前倾了一点。

    夏初然没有贴近刁浪,所以刁浪只感觉紧张,并没有感觉到电感。可是夏初然抬头有意无意的朝他一笑,咬下唇的模样惊着了刁浪,他惊慌地瞪大眼,身子持续靠后,可是车门就在那,他还能去哪?

    “小叔好了没?”夏初然说话,刁浪抬着头四处躲,夏初然额前的碎发有意无意擦到他的脖颈,刁浪不自在的挠了挠,低头看了一眼还没动的夏初然,她小嘴微张,叽里呱啦地说着,希望夏仁杰快一点。

    脸有些白,这几天没睡好呢,唇也干着,也是,说这么多话能不干吗?她就不能让人省心点。这么想着,刁浪轻轻将手按在了夏初然头顶,他心里想着需要盖住她瞎冒的头发,动作却不自觉的轻柔。

    夏初然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抬眸,抿唇一笑,柔美娇羞,然后她就让开了。

    啊,不是,只是头发磨人,痒!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小姑娘!

    刁浪立马意识到这家伙想歪了,明明平时挺灵光,但不该瞎想的事情一件不落!这也没谁了!

    “小叔……”夏初然还在持续娇羞,这语气这状态,有点不正常,“什么时候到啦。”

    “等你嘴巴不歪。”夏仁杰推推眼镜,“赶紧把车窗关起来,你嘴巴都被吹歪了。”

    夏初然将口水吸溜,接着擦擦道,笑容不减,“这没办法,我啊等花开,等花落,等了那么久,总算等到了,实在太高兴了!”

    夏初然兴奋地说着,夏仁杰纳闷她在说什么,“你这状态,不就和你见到帅酗一样吗?台词都是一样的。”

    啊?夏初然愣住。

    “啊,一样啊。哦哦,我明白了。”刁浪撑着头,似是了然。

    不,啊,不是啊!浪哥你听我说!

    夏初然想解释,又想翻车下去和夏仁杰打一架,这夏仁杰没事把她之前的糗事翻出来做什么,谁没几个,没几个,贪图美色的时候……小叔哎……她亲叔叔啊……

    “叔,早晚咱们得你死我活干一场架。”

    “哦哦,看来是真的啊。”这下刁浪确认了。

    不是,哎哟,其实,“我也就是,喜欢几个,就那么几个长得帅的,就那么一丢丢。”夏初然比了个手指,表示就那么一丢丢,都没刁浪鼻孔大。

    刁浪翻眼,继续撑着头,我管你呢,废话那么多。

    这下一路无言了吧。夏初然心里怪自己的话多又不规矩,小叔果然说的没错,只有淑女招人喜欢。

    到了山上某一处后,夏仁杰停下了车,这是一个大山里的停车场,四周都是树,落叶枯枝掉了一地,也没个亮灯,要不是夏仁杰的车,这里也看不清。

    再往旁边走几步,有一个巨大的石碑,椭圆形的外观,约是两米长,半米宽的样子,上面用黑体写了什么,夏初然抹掉盖在上面的乱七八糟的枯枝枯叶,接过夏仁杰递过来的手电筒,照亮——

    “西行医院。”夏初然跟着上面读。

    “到了,就是这里,我们走吧。”

    夏初然望了一眼后面黑漆漆的身后,跟着夏仁杰迈入医院,前面或明或暗的灯光,犹如山里的鬼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