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九十九章 真实与谎言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病房里忽然静的可怕,只有阴风带着执着还在不断的撞击窗户玻璃。

    病房外阴暗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不断的脚步声,哒哒哒……一步步接近昏暗的病房。

    “咯吱”带着一丝冷风,门被打开了,窗户外的阴风更加不安的震动,脚步声继续,落在了窗前,慢慢推开窗户,阴风呼啸而至,蜂拥进屋内……

    “嘿嘿嘿,嘿嘿嘿”齐声的欢歌,犹如月夜的弥撒。

    ……

    ……

    二楼与三楼的通风管道里,是三个匍匐的身影。

    就在刚才,夏初然对上窗户外的亡灵视线后,房间突然暗下,而她也突然被拉着蹲下,她想发声,却是筱晓的在她耳边的警告,“我不想死,你必须把我带出去。”以及她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凉的刀尖。

    “你想干什么!”夏仁杰跟着后面,表情愤怒,要说他如何分辨现在的情况,那也只有,他想自己的侄女平安无事这一种。

    “我不想干什么,我想离开这里。”筱晓表情冷漠,夏初然始终对抵着自己脖子的刀心有戚戚,感慨真是八字走背,最近血光之灾就没停。

    手指嘛接受了白玫的治疗几乎没事,她现在还套着手套,冬天没让夏仁杰知道,知道了又是一顿叫。现在这情况,是被绑架了吗?

    “你没疯啊?”夏初然还有心思打趣。

    三人蹲在通风管道上,既不前进,也没办法后退。

    夏初然没想到筱晓一直坐着不动的脚下,就是进入通管道的入口,真隐蔽,早知道他们还出去干嘛。不,一定要出去,筱晓肯定也知道,要是没人开门出去,又不会经意逃回来,有人会发现。

    “谁,是不是有谁在这?”夏初然小心地问。

    “谁知道。”筱晓冷笑一声,撤回手,“你是上次和我谈论前世因果的,筱安的小师妹?”

    筱晓撤回手,夏初然才发现,筱晓手上的不是什么刀,是内衣上的钢圈,被她拆了下来。她箍住了夏初然的脖子,又因为黑,只有一个轮廓,大家都慌了,没注意到。

    现在筱晓撤手,是想和他们合作吗?

    “你现在什么意思?”夏仁杰适合谈判,他在俩人身后,见情况平缓,问清楚筱晓所求。

    筱晓一直情绪起伏不大,这才是她正常额样子,所以夏初然考量,之前她说的有人要杀她,和杀自己是不是真的。

    “我不要多,只要离开这里,剩下的你们最好能给我一笔钱,我要去北方。”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能得到什么?”夏仁杰又说,他的爽快也是想要对方爽快。

    筱晓又一声冷笑,朝向夏初然,“如果我告诉你,你永远也渡不过星海,也没可能渡过星海,你觉得这个价值怎么样。”

    夏仁杰不懂,夏初然懂了,她一笑,“这是你决定的?”

    “是你决定,但,很多人都不想你过,他们会不断阻止你,直到你绝望的自杀。当然,现在可能都不认为你有可能自我了断,大概前赴后继,想着该如何让你在这世界上消失吧。”

    筱晓说的话内含的东西太多了,夏初然之前因为四季山荒山见尸身这件事,就对是否有人盯上自己有疑问,现在筱晓说了这么多,夏初然心中也有了一个方向,她没有就过星海这件事继续和她说下去,而是转问道,“谁和你联手,是你杀了赵大?”

    夏初然此话一出,夏仁杰背脊发凉,是这个女人?

    筱晓冷笑,面部表情僵硬,“没人能和那人联手,那人只相信自己。”

    说完,她似乎想起了她之前的经历的种种,表情有些悲哀,“不要相信男人,再也不要去相信任何一个男人。”

    筱晓说完伸手摸着肚子,那里曾经躺着她的婴孩,现在什么都没了……她要那群人付出代价,一生一世的代价!

    她望向夏初然,忽而一笑,这笑里第一次带着浓烈的感情,似乎将一切放在夏初然手上,她要死了,可是还没人能去报复,这不行,一定要有个人替她去完成,不管最后结果多么惨烈,一定要对方付出同等的代价……

    筱安姐姐,你也是这么想的,才和你的小师妹说那句话,呵呵,好啊,筱晓对着夏初然,扯下来她发尾的碰铃,握在手心,夏初然要抢,她突然说,“这不是真的,真的已经在你手上碎裂了。”

    信碰铃。

    夏初然立刻知道了,那是刁浪给她的。

    筱晓继续解释,“传说来自冥界的四方碰铃,只有落铃能代人一死。想要活下,只要落铃击碎就能代替自己,不再受命运死亡的威胁,不再落在阴间的名单之上。可即便这样,我的生死还是不受控制,只能依附在别人的保护之下,我依然只是一枚棋子。”

    “如果你不和任何人联手,做你自己的事,这些烦恼也不会有。有些事,在将死之时后悔,不值得同情。”这是没说话的夏仁杰说的,他一直没插入这个话题,因为他觉得现在的事情和情况,只有夏初然能听懂。

    可他发现筱晓太不像话了,至始至终也没有认清自己的错误,他从夏初然的嘴里听到过一点,那就是她对自己姐姐的嫉妒。刚才她又说舍弃了父母,不该相信男人,这明显的是从不在乎别人感受,只一味的做自己认定的事。

    夏仁杰觉得事到如今,她还在增加别人的痛苦来满足自己,这明显不是一个合格的淑女该做的。然然虽然不是淑女,但在他的督促下还是善良的,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他就在心里夸夸。

    “哼……”筱晓苦笑,她也只剩下苦笑,“不值得同情……”她早就知道了。

    “咚!”突然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击打声,因为他们躲下来的位置只是一个50cm*50cm的四方格,夏初然摸过,是铁的,有点重,但压得很实。

    “快走!他们发现我们了!”筱晓一句叫喊,夏初然和夏仁杰都是一惊,赶紧随着筱晓匍匐,一个接一个的从通风管道往前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