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章 地下房间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三人顺着通风管道往前去,上面一直有很强的撞击声,夏仁杰断后,也是离撞击声最近的地方。

    这个管道看起来密不透风,似乎也很难有人进来,可是就像是被关在铁盒子里,自己的安全摇摆不定,甚至被别人攥在了手心。

    突然,夏仁杰上方的通风管道,猛然凹陷,夏仁杰一怔,推了推眼镜,略有慌张地道,“这是什么东西,如此破坏事物,是对东西不尊重,《飘》中曾提到‘过去的已经过去,死了的已经死了,活着还要继续’,上面的诸位,事物需要珍惜,是我们作为人的一种美德。”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别停下!”夏初然听着夏仁杰的胡言乱语,费力转了一个身,面对夏仁杰,拉住他的衣领一把拖了过来。

    “然然!我是你叔叔,你该尊重我,怎么能说我乱七八糟呢!”夏仁杰被夏初然一拉,两个人顺着光滑、倾斜度又有些向下的管道,一下子就滑离了凹陷处。

    “小叔,生死关头,你非得说教,你舌头都打结了,你自己感觉不到害怕吗?”

    夏仁杰刚想说道两句,上方又是“咚!咚!咚!”三响。

    吓得夏仁杰面如土色,“怕是怕,可是……”

    可是说个没完是夏家人的毛病。夏初然怎么又会不知。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废话的时候了,她拖住夏仁杰,后面两脚向后挪动,这个管道不知为何,比想象中好爬而且似乎是刻意的斜度,光滑度也像是预料好的,就像是走人而不是走风的道。

    “咚!”忽然一张人脸印在了夏仁杰上方的管道顶,面部狰狞,两个眼珠凸在了外面,像是看到了通风管道里的他们。

    夏仁杰手上有之前准备的手电,藏在口袋里,拿出来后扫了一下整个人都慌了,“这,这,这是顶壁是易形变的铝合金薄材?谁,谁在上面胡玩z,胡闹!”

    夏仁杰想继续说道,上面的人脸忽然变了一个表情,笑道,“在这,找到了……”

    夏仁杰怛然失色,“科学!对,科学是不会被怪力论神打败的!啊!”

    夏初然不再给夏仁杰机会,用力往下一拽,通风管道的角度,似乎发生了大的变化,夏初然一使力,夏仁杰就很快往下滑。

    较之刚才的速度,快了一截,也惊了一分,夏仁杰除了鬼怪还讨厌过山车啊!喂!

    夏初然可不管,她怕已经有人放进了那些鬼怪。现在还管个科学,有没有考虑过她是个老师!都没办法看清事实了,她家兔崽子怎么废话这么多!

    “准备走了。”夏初然前面传来筱晓的声音,她是一开始就准备进入通风管道的,也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夏初然抿唇,对着身后的筱晓问,“你到这里……我去,你!娘!哎!”

    筱晓也嫌夏初然话多,到了固顶的位置,两脚一勾夏初然,自己往前一趴,三人带着坐滑梯的豪气壮志,飞一般的下滑,夏初然鼻涕眼泪飞流,脸颊在平滑的曲面上被磨得生疼,后面是夏仁杰的哀嚎。

    夏初然正鼻涕眼泪横流的在心里嘲笑,夏仁杰的过山车综合症太严重了,可哪知,滑行速度大于夏初然的夏仁杰迎面撞了上来。

    头碰头,撞得是眼冒金星,鼻血飚飞,后面什么事,这叔侄俩是一点也不知道了。

    ……

    “然然,你为什么要挖坑?”

    “当然是为了等仙人!”

    等仙人!

    夏初然猛地睁开眼,拿起手边的东西往地上铲。

    挖坑挖坑!

    “然然……”听到夏仁杰的声音,黑暗中的夏初然愣住了,“我的头好玩吗?”夏仁杰躺着又说。

    夏初然很快松了抓住夏仁杰脑袋手,可是眼前无光,她看不见,忽然从上方传来了“哐里哐啷”的声音,夏初然抬头,一个光源从上方的黑洞里落了下来,偏巧砸中了她的脑门,夏初然痛得捶地,夏仁杰捡起手电,照着她,“你也不容易。”

    “筱晓呢?”夏初然虽然痛苦,可人却清醒了,也记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他们就是跟着筱晓下到了这洞里。

    “我在这。”筱晓的声音,清冷中的带着一丝虚弱。

    夏仁杰的灯光忙扫向她。筱晓坐靠在一个书架旁,脸色苍白,不知道是不是被撞倒了。

    “要紧吗?”夏初然问。

    “别靠近!”筱晓突然发怒,夏初然有些生气,这女人一会儿疯一会儿叫,搞得她心也烦。

    这时,夏初然注意到了筱晓身后的书架,筱晓靠在一边,这个书架很高,抬头望过去,一直到黑洞的位置。

    那不会就是他们掉下来的地方?夏初然没什么印象了,只觉得脸疼大过屁股疼。

    再说这些书,夏初然好奇了,问夏仁杰借过手电,照了一下,书本是线装书,看起来有些年月,上上下下,书本样式并不统一,大概有几种。书脊上只标了繁体数字,上下八排,所有的都是从筱晓靠的这一边开始数“一二三四五……”每个格架大约有二十本,然后再到另一个格架,数字往后延伸,但也只是二十本。

    夏初然转动了一下手电,这样大小的格架三十个,围绕成一圈,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宽的空间,他们就在书架中间,书粗略估计也有五千本,算是个比较大的规模。

    “筱晓,这里是怎么回事?”

    “我逃跑的地方……”筱晓气力不足,面色苍白,夏初然举着手电欲靠近,“别过来!你如果还想听我说,从现在开始,别再靠近我!”

    夏初然吓了一吓,慢慢站好,夏仁杰站在夏初然一侧,怕她遭受筱晓突如其来的威胁。

    “我,来这里两个星期,我是逃出来的。”筱晓静静讲述,“我将自己的父母抛弃,向那个人许下了承诺,一生一世辅佐他。可是在医院的当晚,召阳把我推进了手术室,旁边站的是那个人,他将我腹中孩儿取出来,在我不断地挣扎中,将我绑离了医院。”

    夏初然皱眉,腹中的婴孩?筱晓怀孕了吗?召阳,就是她姐夫?说要和筱安离婚的那个男人?难道王召阳也听命于那人。

    “我知道他们要拿我的孩子做什么!”筱晓咬牙切齿,“孽婴出世,必须有祭品。而那祭品就是我的孩儿!不管是不是召阳的,召阳也不能这么对我,我们山盟海誓,我们花前月下,到了这时候,他可以一点不在意我!男人,都是这么恶心的存在,我看了两世都没看清,是我瞎了眼!上一世,他就是在死前收买了接生婆,害我和孩子性命,这一世还是如此对我,我却为了他什么都没了!”

    夏初然心咚咚狂跳,原来上一世,顾芸也是死在自己男人的手上。就像那一日她在筱安家门口的楼梯上,看到的那个落荒而逃的男人,他本来可以去救她们的,只要它跑上去拉住其中一个,就可以至少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可是他放弃了,因为自私,他什么都放弃了。

    “那么,你知道现在孽婴在哪吗?”筱晓问,头歪向一边。

    孽婴?夏初然想到刁浪曾经说过,筱晓的上一世顾芸,曾经产下一个死婴,死婴导致赤月重现,后来被人间道士铲除。

    等等,夏初然忽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祖母和她说的,水家孽婴之事,难道……

    “对,你果然知道了。”筱晓望着夏初然的表情,想起了筱安曾经和她说的话,她有个年纪很小的师妹,异于常人,聪明无二,是作为对手,非常可怕的存在。

    家姐,你说会等我是吧。

    筱晓忽然想起了筱安,她们斗了两世,却都一无所有。

    “小师妹……”筱晓歪着的头越来越后,“我的孩子,在水家二小姐,水玲玲的肚子里……”

    “咕噜”,在夏初然惊异之际,筱晓的头颅滚到了夏初然脚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