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零六章 惊险逃生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因为夏仁杰和无头鬼尸都不松手,夏仁杰抱着她的腰,无头鬼尸扯着她的右腿,夏初然痛得嗞哇乱叫。

    夏仁杰已经急火攻心,没办法去顾及夏初然的痛感,他现在恨不得朝那无头尸身揣上两脚才行,但又怕自己一松手,夏初然直接被拖过去,就在危急之时,夏初然强起,直起上半身,用力朝那无头鬼尸的后颈部又是一刺。

    可怜的筱晓,在夏初然手中快成了筛子。

    可幸运地是,无头尸身松手了,乘此机会,夏初然赶紧爬起,迅速与夏仁杰汇合。

    两人逃脱,朝着那缝隙就去,各挤一边,很快就出了书库。

    接着身后的响动更大,挣脱开书架的筱晓无头尸身,旋即奔了过来。

    夏初然和夏仁杰大惊,谁知道无头鬼尸没有头、没有眼睛哪来的视觉,追着他们就到了。于是他们也不敢懈怠,赶紧推着这书架往里去,书架外还有一层金属的隔板,似乎很厚。

    为什么说是金属隔板,因为手上的触感冰凉,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气温偏低,反正两人都觉得冷的发抖。

    书架在推动下,一点一点往里移动,无头鬼尸幢上了书架,手脚乱动,因为缝隙越来越小,所以已经开始肿胀的尸身根本进不来,它只能不断挥动臂膀,势要抓住一个才行。

    夏仁杰和夏初然使出吃奶的劲抵着书架,两人都不约而同想起了,在田地里拉着玉米秸秆的日子。

    那是一段欢快而美好的岁月——年少时,夏初然诱骗夏仁杰,伙同他,翻了本家二楼的窗户,去偷夏大老爷房间里的酥饼。金秋时节,这一对叔侄就被赶到田里拉农作物,要他们再无力气做多余的屁事。

    画面回到无头鬼尸这边,夏初然和夏仁杰将书架推到了只剩一点,因为无头尸身的身体在缝隙中挥动,所以这么书架迟迟合不上,夏初然赶到缝隙边,费力将已经尸身露在外面的手臂手指、皮肤毛屑一个个推进去,就在此时,夏初然透过缝隙,看到了站在筱晓无头鬼尸身后的亡灵。

    她脖子后仰,还在说着“头”,可是脸上全无善意,只留下诡异而狰狞的笑,她嘴巴起合,夏初然清楚地看到了,她想表达的话——我在地狱等你。

    等你个大头鬼!你抱着自己的头去亲亲吧!

    夏初然用力推上最后一点门,跟她永远说拜拜。

    对筱晓存在的那一点怜悯,也随着这扇门的关闭而消失了……

    一番惊心动魄过后,夏初然和夏仁杰瘫坐在离门五米远的地方,大口大口喘息,相顾无言。

    这个缝隙里的世界实在太过黑暗,可还好,夏初然摘下那个夜明珠,带给了他们一丝光明。

    这是一个狭长的密道,一人高、一人宽的样子,上下都是石砖搭建,只是丝丝有股冷风,感觉并不是密不透风。

    “小叔,这里真像墓道。”夏初然手上抓着夜明珠,四周看的一清二楚。

    “啪!”夏仁杰狠狠挥上她的头,厉声道,“不许胡说!”

    夏初然抱着头滚做一团,她的命太苦了,不,是她的头命太苦了,是个人就想打还是怎样,她的黄金大脑啊!

    “你怎么和蛮灵一样,动手不分时间地点!”夏初然痛得大叫。

    “谁,谁是蛮灵?”夏仁杰觉得这名字耳熟又陌生,不安地提了提眼镜。

    夏初然不准备解释,拼命摸着痛处,“我朋友,你不认识,跟你家小咪一模一样的傲娇分子!不!是和你一样!”

    “你别说小咪,小咪比你乖多了,她不会给我找麻烦。你说你,前两天还打坏家里的一盏灯,说起来有趣,我都没话说你,高尔夫你怎么不去外面打?”夏仁杰叽里呱啦又一堆。

    夏初然生了委屈,跟他吵作一气,“你偏心,我知道了,为什么家里长辈说你不能养猫,你养了猫就忘了侄女!”

    “你和猫比?”夏仁杰站起来。

    夏初然不甘示弱,也站了起来,“我怎么就不能和猫比,是你说我不如她的,而且你那只猫真的很好!”

    最后一句说完,夏初然泄了一半气,说什么猫很好,吵架都不会吵。夏初然无奈摆摆手,一副老了老了,还要和酗子较劲的老太太模样,“带着你的猫,长相厮守去吧,再见,兔崽子。”

    夏初然这幅模样,夏仁杰推推眼镜,重回严肃。

    夏初然不会吵架,一吵就输,她这性格就适合呆着不动,和只乌龟一样。不过,这只乌龟有时能让身上长满刺,猝不及防伤人。

    今年二十五了,夏仁杰凝思,该是时候让人们真正去认识认识她了。

    无论是本家还是外家,都该看看夏家未来的当家,真正的模样。

    “好了,可以走了吧,猫护卫?”夏初然嘴上逞能一流,可能咋办,这就是她啊。

    夏仁杰无奈摇摇头,拍拍她身上的灰尘,又抖抖自己肩上的落灰,才和她并肩往前走。

    对于这接下来的方向他们没有分歧,这就是长时间呆在一起的好处,两个默契的人,无论做什么,都能在短时间内达成统一。

    他们接下来,就准备往前进,夏仁杰的意思是看看有没有出口,夜明珠的光前后左右照约两米,就目前而言不足够,但也算很好了。

    但这一点上,夏初然想的并不和夏仁杰一样,她总觉得他们来到这里不是偶然,而且这条指引的尽头,才是这一切诡事发生的原因。

    谁在找他们?又为什么必须到这里来?

    而筱晓态度变化之诡异,又到底是为什么。夏初然一面想相信筱晓,却一方面因为筱晓感到恐惧。

    对她留下的那几个字“庄、身、找、土、央、足。”这六个或者不止六个的字,感到困惑,这几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筱晓想告诉他们什么,而将这六个字如此藏住,是因为什么不得以的原因,不能让别人知道么?

    “然然?”

    “然然?”

    夏仁杰叫了第二声,夏初然才如梦初醒,问他怎么了。

    夏仁杰神色慌张,有些紧迫,而又难以启齿,最后他面露难色,悄声问道,“然然,你是否听到了呼吸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