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眼中所见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你们的生死和我无关!

    葛纯战战兢兢地跑到三楼最东面的办公室。

    东首北排的那一间办公室,是专门留作突发事情的办公室。

    听护士长说已经好几年没人开过那扇门,不是说一切已经风平浪静,而是提醒着在这里的所有人,这里一旦发生出事,就将万劫不复。

    葛纯掏出护士长之前给她配的钥匙,她一直算机灵,所以护士长也对她照顾有加,进入这里半年后,葛纯就得到了这个特殊之地的钥匙。

    给她的那一天,是个夏日的黄昏。葛纯清楚地记得,护士长带她爬上了这医院的最顶层。

    这里是医院的六楼天台,风大,清洗的白色床单在风中“飒飒”响动,护士长五十几岁,爬满皱纹的眼角得不到放松,她紧皱着眉,望着天边的晚霞,思虑着什么。

    葛纯经常见到严肃不苟言笑的护士长,此刻的护士长莫名让她有些伤感。

    只是后面护士长的说着要对老板衷心,又引起葛纯的不满。不过算了,寄人篱下,总该表达一些衷心。

    就在那时候,葛纯接到了那串钥匙,要是是普通的门锁要是,就是厚了一倍,上钥匙头处有一个红色的记号标识,像是一团云的红色图案,葛纯没有见过,只是点头接过。

    接着,护士长附赠葛纯的还有几句忠告:“这串钥匙开该开的门,不该开的门别开,不然会招致祸患。必要的时候,离开带领你的人,这个地方不需要循规蹈矩,若是以后碰到一位行事大胆的人,就放心跟着,那人会带你离开,你以后就跟着那人。”

    葛纯懵懵懂懂,听得很是玄幻。

    接着平安无事过了好久,前段时间,护士长特意把葛纯带到筱晓病房门口,指着里面的女人说,“早上六点,晚上六点这两个时间段别给她开门。如果你看到门上的铁链开了,就赶紧通知这里所有人,跑去三楼东首北面第一间房,你们就会平安无事。”

    护士长的话葛纯听了一半,那就是通知所有人,此刻的她看到筱晓病房门前消失的铁链,已经紧张地说不出话,她颤颤巍巍地掏出钥匙圈,找到了那一串红色云团标志的钥匙。

    她擦擦因为焦急而出现的汗,对准钥匙孔,可是剧烈地紧张感让她的手控制不住的抖动,再又擦了一次汗之后,钥匙总算对准要了钥匙圈,而且顺利打开了门。

    她望了一眼身后,对站在那里的一男一女感到抱歉,对不起了,是你们要来的,我只是个肖士,我什么都不知道。

    葛纯打开那扇封闭的门。

    一层灰落下,她挥开,里面黑的幽静,好像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葛纯着急地在门上找电灯开关,可是门两边摸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只是有层冷的冒水的木头竖在两边,当她完全进入这房间,后面的门碰的全关上了。

    而房间的中央立时亮起两站蜡烛,蜡烛的中间坐着一个人,年轻少妇模样,穿着红色的古时嫁衣,脸上是涂厚的白色妆容,和已经死板的红唇。

    她闭着眼不知生死,身后是一个巨大的“冥”字扶板,黑体白字,周围落上红花,看的十分瘆人。

    再见她坐下的座椅,是一个张梨木雕花的老式座椅,她好像微动了,以至于椅子咯吱响了一声。

    座椅两边是两个高架的烛台,上面点着红蜡烛,烛火冉冉,似乎她的右手边还有一个位置。

    红衣女似乎听到响动,微微睁眼,葛纯一看“扑通”跪倒在地,这红衣女的眼睛是红色的……

    “啊!”红衣女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葛纯鼓膜震得生疼,正当她不知所措之际,红衣女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抬起葛纯的下巴,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是森森地笑,“私也,死也。”

    随后葛纯就一无所知了,当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黑暗的环境,她欲抬头却被装的生疼。

    什么嘛。

    葛纯摸了摸撞上的她的东西,是一个地下圆钢筋架着的木板。

    木板?床底?

    葛纯一惊,难道刚才都是梦,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觉?现在几点了?

    葛纯手往前推,碰到了纸箱,真的是在床底,她急忙推开,卧室你的灯有些刺眼。

    “哎哟,你怎么从这里出来,护士长都急死了,到处在找你的人,还说要扣你工资。”说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医生,这休息室有三人,还有一位躺倒在床上看书,就是之前葛纯在黑暗中用手电扫到的那位,另一位正蹲在门口摆弄鞋子,似乎是撞到的那团东西的位置。

    但那些都是在梦里啊。

    葛纯有些奇怪,木木点头,还有些没睡醒。她想先坐着缓缓,但很离奇的是,她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站了起来,慢慢走向门边的台子。

    “哎,还不理人。”女医生发出轻笑,坐在地上摆弄鞋子的女护士笑着帮口,“估计是累得,昨晚多玄,差点就有人跳下去了,多亏我们葛护士,吓到也正常。”

    葛纯继续走着,耳边听着,她非常想回答所有的问题,可却一直开不了口。而且身子即将撞向蹲在地上的女护士,葛纯心剧烈跳动,害怕梦里的一切实现,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预料,她冲撞了上去,直接将那人撞到,那人头猛地冲向铁门,似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

    只听“噗嗤”一声,血浆满门,随即流淌了一地,死了……

    “啊!”女医生尖叫,葛纯却目瞪口呆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切。

    一抬头,晚上六时。

    接着她拿起桌上的刀转身,走向了上铺卧着得得人,她现在已经不卧着了,坐起来惊恐地望着葛纯,葛纯爬上,手起刀落直接割断了那人的喉咙,随着鲜血见喷,女医生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带爬逃出了休息室,她在长廊上跑着,喊着,哭着,葛纯紧追。

    可是她的脸上不是漠然的杀戮,而是痛苦和愕然交织的表情,她将那女医生逼到了五楼的楼道窗户边,这一楼没人,无论女医生怎么呼唤也叫不来一个人,她哭着祈求葛纯,葛纯痛苦而煎熬,她睁眼看着这一切,刀却不能插入自己身体。

    “四月十四,嬷嬷背我上牙山……”

    葛纯忽然唱起了歌……

    “牙山上有什么,有美丽的蝴蝶和大蟒,大蟒哎呀吃掉了嬷嬷,嘻嘻嘻……嘻嘻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