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月(一)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刁浪说完,轻浮之色浮于面,妖鬼留下葛纯这具身体,是算准了刁浪的仁慈之心,可是此刻他举止轻佻,让人看得就极为不舒服。

    还没来得急细思,刁浪又一转手,将葛纯摸样的妖鬼拦腰抱住,笑的分外明亮,“你可有点意思,不知道我是对你这位不加用心,还是因为你身体里并不是个女人,我竟然抱你分毫不伤。”

    妖鬼气氛,纤足高抬,刁浪劈手挡住,又将妖鬼一个翻转,拦腰抱住,这次刁浪笑的更欢了,“该感谢你给的机会吧。”

    妖鬼力大无穷,反手推开他,刁浪更是不甘示弱,手握妖鬼两侧肩部,将妖鬼调向自己,面对而行,一下压倒在地,笑容不减,轻浮尚在,“怎样,我对女子可是能碰不敢伤几千年,别以为几样小动作就能拿我怎样,附于人身的你,不如鬼灵来的厉害。”

    妖鬼艰难难动,想要挣脱身体,刁浪血扇顶于妖鬼额部,去发现根本不行。

    他拧眉深重,望向妖鬼,妖鬼哈哈大笑,从他身前挣脱,“上神,可知我是谁?”

    “邪魔鬼灵。”

    “错!”妖鬼望天似是回忆,“我是前朝边兵,曾斩杀整整五十来犯者,最后死于乱枪之下。而这可人儿,整整五十人都是死于她之手,祭天地,慰亡灵,是与我最契合的身体,要是我死,她也将灰飞烟灭,上神,嘻嘻嘻,你如何选择?”

    原来如此,妖鬼早就算好刁浪的能力,自知一时半会儿绝对不是刁浪的对手,引诱葛纯,击垮葛纯的心里防线,妖鬼需要这具身体,无论从哪方面。因为有了王牌,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刁浪了然,意味深长地一笑,“要严适之人哪这么容易,生辰五字都需契合。难不成,哦,我记得你战死边疆,家中早有贤妻……”

    “你想说什么!”妖鬼打断刁浪。

    刁浪正言厉颜,“你和这具身体量凿正枘,我恐是难以分开,既然如此,我和你做个交易。我知道不能将你和可人儿分离,而你也无心恋战,那么,两个条件,我可以放你离开,一,需冥雾关闭;二,五十亡灵皆由我收,只要如此,我们可隔日再战。”

    “比起担心这具身体,以及在这里的另外一男一女……”妖鬼笑的极近妖娆,“更担心的恐怕是血月吧?所以,道貌岸然的神可以舍弃人类,只一心一意想着神界的浩劫,你们可真是千百年未变,还是这么可笑。”

    “随你怎么说。”刁浪显得无所谓,“无论死多少人,我的目的都是一样,过去一样现在一样,少数代替多数,为了更多的生命,有些可以牺牲。”

    “包括你自己?”

    “我就在其内。”

    “好cc!”妖鬼大吼三声目露凶光,“我就等着你的在其内!三年之后,生死天命,我看你的和她的造化。”

    三年?对,妖鬼能看人生死,所以才能自由进出身体。不过妖鬼说的三年绝不可能是刁浪,因为刁浪不是凡身,灵魂也收藏在别处,更不可能看到生死,那还看谁?她?又说的是男是女?

    妖鬼不理会刁浪的不解,继续说,“今晚我的目的就是来拖住你,目的已经达到,我的使命也完成,我还不想死,说的就是我的态度。不过,今晚之事我已经无法控制,老板所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我只准备好了祭品,没有做任何事,剩下的,有人已经完成,你瞧,月亮,已经开始红了……”

    ……

    ……

    夏初然和夏仁杰休息了一会儿就急急忙忙地下山,走了很久,山顶都还没过。

    这里植被颇多,树木林间又虫鸟兽鸣,引人紧张。

    在绕过第二个溪涧,夏初然听到前方有隐隐约约的水声,“小叔,再往前走,顺着河流就能下去,河流由高向低,自然是下山之道。”

    “可是这溪,刚才我们是不是来过?”夏仁杰眼镜掉在了山洞里,见什么都模模糊糊,只能由夏初然一路带领。

    “不是,石块方位,树木分布都不一样,月亮照的非常清楚。”

    天上月盘玲珑,照在林中森森可见,溪水轻巧,照的也是银银粼粼。

    夏仁杰抬头看天,他看不太清,只觉得月亮并不银白,死有股古铜色的暗光,夏初然还在边说边走,那树枝敲击地面,夏仁杰摇摇头,也就不多说跟上了。

    继续走十分钟,果然就如夏初然所说,到了一条宽澈河道,河道约有三米宽,中间有一座木桥,水流穿过木桥一直向下,夏初然欣喜,真想进去畅游一番。

    可怎么说呢,水冷、河湍、人疲乏,每一样都不是现在做这种事的时候。

    “然然!”

    就在夏初然欣赏美景之时,夏仁杰大叫一声,要夏初然看河对岸。

    夏初然循声望过去,河对岸有一人,正在点火烧东西,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抬头看见他们,忙踢掉那堆火,反身跑进对岸的树林。

    夏初然心想这是西行山的范围,谁在这里还是半夜?难道是医院里的人?!她想完立刻要追上去,夏仁杰拉住她,死都不肯她冒险。

    “你赶紧消停点,你看看你,今晚有休息吗?”

    夏初然木然停下,她不敢贸然行动了,因为夏仁杰在,他的担心和他的安危,每一件都扯动着夏初然的心。

    就像爷爷曾经说的,她能做大事,是因为心中怀事万千;会做坏大事,也是因为心中牵挂颇多。

    能决断点就好了,至少这样,自己就真能一个人风风雨雨走天涯,了无牵挂随风潮。

    “小夏!”

    忽然一声娇媚的女声吸引了夏初然的注意力,她一惊,这不是白玫的声音吗?!

    “白娘娘?”夏初然不确定道,这里是西行山,白娘怎么到此,难道是浪哥喊得,他人也在吗?

    “水家……”白玫靠近刚想开口,就见站在她身边的夏仁杰。

    夏仁杰表情有点吓人,他正在心里捣鼓,这叫白玫的女子怎么穿的这么少?

    夏初然心领神会,因为后面尾随的还有蛮灵,她跑的很快,此时却落在了这只狐狸身后,气的她叫叫嚷嚷。

    “你等等我会死吗!”蛮灵气喘吁吁跟上,夏仁杰又瞧,蛮灵也望过来,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夏仁杰?!她的狗腿子主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