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月(三)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蛮小姐不用继续摄影吗?”夏仁杰跟在前面两个女生之后,蛮灵走的很快,夏初然走的很急,夏仁杰是小跑的很吃力。

    “结束了,不拍了。”蛮灵在前面走着,突然停下,几步到了夏仁杰身边,微眯着眼,上下细瞧,“猪猪不说了,你呢,你有啥本事?”

    蛮灵模样比夏初然还年轻,个子不高,十六七岁女孩的模样。穿着略显成熟的衣服,却宽松的架不住,说话底气大,声音大,天不惧地不怕,似乎上山下海都行。

    “我,我需要有什么本事吗?”夏仁杰望向夏初然,不清楚蛮灵突然这什么情况。

    “哟,你没本事可不行,两个姑娘家会很累的。”蛮灵啧啧嘴,从地上拾起一根棍子,递给夏仁杰,“拿好,保你平安。”

    夏仁杰木然眨眼,完全搞不懂。

    “我的呢。”夏初然伸着手眼巴巴的望着,还要夏仁杰赶紧收好,这群人给的东西绝不是凡物。

    “你?”蛮灵上下一打量,黑夜对蛮灵造不成多大阻碍,她的眼睛在黑夜里依然看的清晰,不屑道,“你不是有你的头吗,还需要什么。”

    夏初然摸摸头。

    “再说,你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事?衣服都破破烂烂的,还有血吗……这是……?”蛮灵拎起夏初然衣服一角,皱着眉问。

    夏初然继续摸头,“说来话长……”

    “还活着吧,哪里都没痛没伤吧。”

    “嗯,嗯,算是……”夏初然支吾,虽然过程很惊险,但真没事。

    “那就别说了,太长。直接走吧,水家还很远,加快脚步了。”蛮灵说这放下衣角,领着他们继续前行。

    蛮灵不习惯关心别人,嘴上的永远比不上行动,她高傲惯了,是一只骄傲的小猫。

    可是她又很容易情感共通,包括之前夏初然一哭,她也止不住眼泪。

    夏仁杰在身后,听到了水家,有些纳闷,追上夏初然问,“这里离水家很近?”

    夏初然回头,“对。这就是萧山。”

    这一点,也是刚才从白玫口中得知。夏仁杰和夏初然回到了萧山水家的山区,这一点白玫不甚清楚,也没办法给他们接道,而这里,夏初然大致猜想了一下。

    他们去的西行山区是八城的最西面,萧山水家所在的水西镇,也是八城的西面山区,只是并不靠近。

    西行山一直是一个比较大山区,包含着多重山。而水西镇和西行医院的方向虽是同一向,却因为众山阻隔,道路不畅等问题,路线不一致。

    并且西行医院要绕很多山路,水西镇因为是八城八大镇,路线早就通了,所以出行方便。

    现在,这件事玄乎就玄乎在,因为相隔太远,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直到夏仁杰和夏初然从西行医院一路逃到了这里,才被发现它的关联。

    目前夏初然基本可以确认,那个弯弯绕绕的通风管道就是一个横跨山区的通道,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建在了西行医院。

    而西行医院,与萧山水家、四季山之间的关系,是不能不说的复杂。

    “那么现在回水家,是让我们顺便休息?”夏仁杰又问,他不知道其中因果,到了萧山自然只有水家。

    这段时间他也了解了水家的事,知道水家发生了很多大事,他不想这个时候麻烦到水家,只是目前他真的快虚脱,若是能有一个中转站,就再好不过了。

    “休息……”夏初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夏仁杰。

    休息是绝对没有休息了。

    刚才白玫匆匆告诉她,水家当家水连升,晚间的时候消失,踪迹全无。她们上上下下搜过水家,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知道有危险,白玫和蛮灵不得不外出来找他。

    刁浪没有行踪,而铭风,在刁浪下午离开之际,特意关照他再去四季山看一下,包括荒山、荒尸和四季村。

    只是直到水连升出事他还没回来。

    想到这个,夏初然抬头望天,白玫和他说过,今晚就是水夫人头七之夜,虽然灵魂不再,但邪灵邪物却开始蠢蠢欲动,山河鸣荡,天上的那轮皎月,也被血水染红。

    今夜似乎亡灵太多,连月都不免发出悲鸣,落出的血泪斑斑驳驳……

    三人加快脚步走了约十几分钟,就到了山下水家,水家外的竹林幽静异常,整个水家延续昨日的寂静,门外无灯,上下无人,只有走到正厅,才能看到架着三具棺材的灵堂。

    对了,水家二伯去世,罗母罗文君尸身只剩残臂,还有未找到尸身的水世义。

    水家遭劫难,悲意萦萦绕。

    此一番,水家怕是元气大伤了。

    夏初然不住摇头,莫名伤感。

    夏仁杰因为对此事害怕多过敬重,始终不敢靠前,蛮灵坐的很远,因为她无法近尸身,望着夏初然一个人,她倒显得有点不耐烦。

    只是这种不耐烦在夏仁杰眼中,是害怕,是惊吓,默默站至她身前,轻言安慰,“放心蛮小姐,一切都会好的。不过我多说一句,作为和水家无关之人,你来这里沾染晦气,是不是不太好?我还知道你是个演员,演员不是都很忌讳这个吗?”

    “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啦小叔,自身无邪念,何故怕身歪,安啦。”蛮灵没回答,却等来了夏初然的声音。

    夏仁杰气的鼻歪,“你以为谁都像你?蛮小姐是金贵之人,自然需要多加注意。”

    夏仁杰这是……夏初然偏头,太双重标准了。算了,要是他对谁都如对自己一样,那就凉了,真心凉透了,别说婶婶了,姐姐都找不到。

    “好了,我要去后苑看看玲玲姐,你们谁要一起?”

    路上蛮灵悄声和夏初然说了白玫的意思,水家还有其他人,所以务必要注意院子的安全,蛮灵就是这院子的临时护卫。

    夏初然听到白玫的这个意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水玲玲。

    在那个地宫里,筱晓和她的说过,她的孩子在水玲玲的肚子里。

    只是目前夏初然无法分辨筱晓话中的真伪,可即使这样,她还是想去房间看看水玲玲,确认一下。

    抬头看天,天上红月渐半,夏初然的不安也越来越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