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消失的五小时(二)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转过来吧,死也要让你死的明白才够意思。”

    蛮灵说完,夏初然没动,反问,“我是不是不转过来,就不用够意思的死了?”

    “哼。”冷漠的轻哼。

    又这样了。夏初然微叹息,蛮灵刚开始到夏仁杰家的时候,也经常这样不理人的轻哼,夏初然觉得这只小猫可以更开心一点,所以经常逗她,她做家务确实不行,夏仁杰也说过许多次。

    可是夏初然也不是傻子,正常一点的事还会做那么一些。所以,她想让蛮灵开心点,就经常故意搞砸,蛮灵总是看不下去,一开始趴在沙发上责怪,后面会一边说教一边过来收拾。

    而她们,也是这样亲近的……

    “我以为我们可以做朋友。”夏初然转身,雷电交加,她看清了蛮灵的脸。

    那张脸冰冷而陌生,充满了隔阂感。

    “哼。”蛮灵又是一阵冷笑,夏初然只感到肩头一重,整个人被压向地面,左膝跪地,撞击的很痛。

    “真如你所说,真是可以的以为。”蛮灵靠近夏初然近前,蹲下,微眯眸,饶有兴致,“你一直盯着我吧。”

    “我或许盯着你妈。”夏初然顺口接道。

    蛮灵一愣,动手拉住她的衣领,将她拉近,“你能不能别再鬼扯。”

    “我原本只想和你扯两天的!”夏初然大叫,在蛮灵不太明白的表情中,忽笑,“你信吗?”

    “你什么意思?”

    夏初然左右转动脖子,甩开了蛮灵的手,“我用你验证出白娘和浪哥监视我的证据,用他们控制你在夏仁杰身边的行动,这是我头两天的计划。”

    “后面呢?”

    “我想吃你的鱼。”

    蛮灵突然站起来,怒不可遏,“你别鬼扯!”

    夏初然倒显得很镇定了,“我的一位心理导师曾说过,人在不断重复一句话的时候,不是确定,而是动摇,所以为了让自己心安,必须重复多遍的告诉自己,‘对,就是这样,这个念头没有错’。”

    蛮灵眉已经重的化不开,夏初然给她的压力太大,夏初然不会认输,至少,蛮灵认为她此刻绝对不会束手待死。

    “你早就怀疑我?”

    这句话伴随着夏初然的轻叹声,“不是怀疑,是给了自己一个预期可能,但你并没有让我真的怀疑,我说过只是头两天。”

    “那么你那个预期可能从哪里开始。”蛮灵丝毫不懈怠,就想从夏初然这里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露出的破绽。

    “第一……”

    还有一二三?蛮灵又皱眉,相当不爽。

    “第一,金教授事件,我第一次进入的幻境。我说过,里面有一幅黑猫巨像,色彩浓烈,情绪上的冲击很大。一开始就是因为那幅画,我怀疑了你,但你后来在面馆解释,这只是你为了救我。”

    “可是,剧烈的恶心感,并没有让我清醒,反而致使我更加恍惚;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了第二次幻境,我进入筱安师姐的房间里的时候,她的房间也有一幅画,是一幅山水画,只是和你展现的幻境巨幅猫画是一样的,用色大胆而强烈,看到那两幅画的第一感都是害怕,接着开始头晕恍惚,周围实感不强,产生幻想幻听等多种错觉。”

    “第一幅画,你可以说你在场帮我,那么第二幅画,同样的感官,却没有出现你,是为什么?我在现场听到过‘咔咔’的声音,我曾以为是窗帘晃动,或者,门开门关的声音。直到后来有一次,我在小叔家,你睡着发出了磨牙声,我就知道了,这不是什么窗帘晃动的声音,而是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引导我一步一步走向地狱而发出的声音。扰乱我的听觉,让我不至于那么快从幻境中走出,然后选择合适的时机,做你该做的事。”

    “你将浪哥和白娘引向四季山,独留猫鬼,自己开脱。而在此之前,你摆脱掉白娘的狐子狐孙,趁午后,我在筱安房间的时候引诱我投河,那时候你不知道我会游泳,也不知道我早有防备,在场景里幻化多种样子的是你,在老师房间背后推我一把的也是你。你的声音在我耳边,一直影响着我,一直以来想要杀我的不是猫鬼,是你啊,蛮灵……”

    最后一句,夏初然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她不是愤怒,是不知道为何感到的悲伤。因为蛮灵烧的鱼很好吃?还因为蛮灵最近没有推自己入河,而是抓住了自己?

    都是,又都不是。

    夏初然只是以为某种契合感,能给她带来一位新朋友,很独特的朋友,仅仅是以为……

    夏初然一直不想怀疑,重复在斗争和实际证据的旋涡里挣扎,痛苦而煎熬,可这一刻她明白也了解了,蛮灵至始至终都没和他们在一条线上,是她太理所当然了。

    “第二点……”夏初然深呼吸,接着说。

    “是哪天你在面馆说的话,前后没什么不对,因为你不能接近死尸的原因,我们也只是看表面。可是也是这个表面出了问题。你提到过一辆车,后来你说只是你的多余想法,一开始我们也不在意,可是在浪哥第二次确认时你却发火了,虽然你爱发火,但一个月的相处,你因为这种小事发火的原因不多,而且当时是直接拒绝回答的那种。我那时候没有猜,只是最近偶尔冒出一个念头,你隐瞒了什么,比如,你失口说出的车。”

    蛮灵苦笑。真是苦笑,她站起来,哈哈哈大笑,然后顺着屋檐上滴落的雨滴变出一柄剑,剑上染了寒光,在蛮灵的手中“嗡嗡”作响。

    夏初然盯着剑,“我还没说完。”

    “够了,不要再说了。”

    蛮灵望向廊外,夏初然无法动弹,也逃脱不了,可她继续坚持,“我要说完!”

    “别说了!”蛮灵挥刀劈开了一旁的灌丛,雷声轰天而降,照的夏初然一脸的错愕。

    “到这里就够了,没必要再说下去。接下去我告诉你——是我想杀你,那辆车是我认识的车,车主自然也和我熟知,筱安,哼,只是一个傀儡,小兵都算不上,而我们,要找的就是这水家住宅的孽婴,三百年前出现在赤月之日,死于难缠的,顾芸肚子里的那具死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