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四季山上四季村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

    “祖先水泽道人在四季村逗留了一段时间,也慢慢从村民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包括四季山的由来和存在。而其中祖先最感兴趣的,就是在他到来之前,村里敲有一位村民离开了四季山,一位叫薛俊的青年。”

    水连升继续讲述水家祖先水泽道人,以及和水家的关联。

    “村里人说,叫薛俊的青年年轻气盛,是一个较为自负的书生,他自认为饱读诗书,一直想凭借着自己的才华出人头地一番,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跑出了大山,去往了他向往的天地……”

    那时候山下很热闹,是有名的水西镇,此地的六山十二村都成为了一个整体,当然与世隔绝的四季村因为远在偏山,总是被人遗忘。

    四季村的存在,就与一山之隔的城中山形成鲜明对比。

    水连升说到此处,白玫疑问了一声,水连升听出来了,接连点头,“白狐娘娘你想的没错,城中山,就是现在的萧山,现在水家祖宅的位置,只是不同的是,以前祖宅的位置只是一栋规模并不大的府宅,名为薛府。”

    那时候薛府面朝河川、竹林而建,竹林叫彼岸竹林,河川叫做忘川河,而那萧山,原本叫做城中山。

    城中山顾名思义,伫立在城市中间的山,可想而知,这山下的城有多么繁荣。

    叫做薛俊的青年,就在山下闯出一番事业,甚至娶了水西镇一位高官的女儿,翁婿两位一同奉上面旨意治理八城,而悲剧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先前早有传闻说,高官两位女儿,天资卓绝,曼妙芳物,并且一同喜欢上了薛俊,在薛俊娶了其中一位小姐后,另一位小姐也被一纸诏书送进薛府。

    当然,两位小姐彼此明争暗斗,互不相让,甚至到最后发展成为你死我活、有你无我的境地,而这一切矛盾,最终还是在赤月之夜被撕裂,两位同胞姐妹,互相伤害,一位被火烧死,一位难产而死。

    那时候水家祖先水泽道人就在此处,了解此事后,他感慨世事难料无常,恩怨难断亦难辫。但在见到血月之后,他心中不安,怕是不好的征兆。

    而这件事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薛府两位夫人接连死亡,特别是难产的大夫人,诞下一枚死婴,死婴又借血月重新回来,并且当夜屠杀了城中山大部分的居民,大家惶惶不安,仅仅一夜,城中遍地涂炭,横尸惨寰。

    水泽道人当夜占星卜卦,立即手持驱魔剑,想要下山斩除妖魔——孽婴。

    但没想到的是,城中该被火烧死的薛俊逃了回来,他要大家收留他,念在同乡之情保护他。

    只是已经在外游历已久的薛俊忘了,四季村的规矩是,村中只可有二十四人。无论以何种方式,多出来的人必须死或者离开,不然四季山便会遭遇横祸,死伤更多的人。

    只是在场的人,没人知道逃回来的人该如何如何处置。

    当时水泽道人是第二十四位,四季村的村民略微一合计,为了四季村的安危,便捆了薛客水泽道人。

    水泽道人知道村民只是恐慌,愿以死来偿还大家,但有一个前提必须让他斩杀孽婴。

    这时候的薛俊才面色煞白的告诉众人,那就是他的孩子,死的太可怜,都是顾家的那两个贱人害他如此。

    众村民虽然愚昧,但还有点良心,对薛俊出门多日,回来如同禽兽的做法非常看不惯,对他很是不满。

    察觉出众人对怨恨的薛俊,又用了财宝等多种诱惑,希望村民放他一马,下山是万万不可了。

    见薛俊不知悔改,众村民恼羞成怒,接着为首的村长一声令下,薛俊就被众人砸死在了他以前的屋前……

    ……

    ……

    铭风立于屋顶之上,望着天边的血月,他隐隐不安,仿佛百年之事将重回人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他一直不同于刁浪的心怀天下、情系黎民,他此次前来也是希望能带刁浪回海,不要管人间之事。

    他们已不是主神,何必浪费多余的时间。

    不过,刁浪希望他能帮忙的事,他还是会看上一看,就比如现在,让刁浪焦头烂额的四季村以及猫鬼,铭风也想帮他解决。

    可是现在该从哪里说起?这四季山的恩恩怨怨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水连勇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铭风凝神,闭上了眼睛,风从西边而来,从某人那里带来了一些讯息。

    他俯身冲下,重新站在一片废墟的破屋瓦砾之上,四季山的和萧山水家的关键,只有从水连勇这里才能看出,他为何死在这里,是这里有什么人杀了他?还是有谁尾随他,在得到了一些东西之后杀人灭口?

    铭风一进入这四季山,风的味道就不一样,一丝血腥萦绕在村间,不是这一刻的,而是千百年间残留的味道。

    夏初然所指的水连勇被卡住的地方,已经被压塌,后刁浪以为夏初然已死,从瓦砾将水连勇的尸体提了出来,又破坏了房屋的一些位置和结构。

    此刻铭风蹲在地上,带着零星的头绪,想要抓住什么。

    他翻找瓦砾,地面有一些木头和砖石,较为完整的只有一处角落的两面墙体倒塌一半,昨日他让刁浪强行认过,这地方就是储物柜所在之处,墙体还存在,柜子早就压坏了。

    铭风站起,大致看了一眼这个屋子的占地以及年代,最后在原地扔下石块,而他不动,忽然间,石块和木头都自己动了起来,一点一点拼凑,不片刻,一栋破屋已经架起,和倒塌之前分毫不差。

    铭风站在屋中央,跃过屋中的八仙桌,木板凳,直直走到了柜前,柜前无他物,只是邪气不小。

    不。

    铭风立刻警觉,不是这柜子的邪气不小,是这屋子的邪气太盛。

    它倒塌之前有猫鬼存在难以察觉,倒塌之后有诡异的四季村邪风也难以察觉,可现在铭风停了风,停了空气中尘埃的浮动,反而这个屋子,邪气越来越浓,仿佛有什么即将伴随血月而出。

    他往旁边走两步,是夏初然所说的挂着奖状的墙,她就是看着奖状注意到了什么,才走过去,才见到了夹缝中的水连勇。

    铭风弯腰,捡起了地上奖状,忽而,储物柜与墙的夹缝间,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