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尸(浮现篇)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鼠目蛊惑了在场的所有人,让村民们相信了薛俊是受山下孽婴的操控,才来这山里破坏大家的安宁。

    四季山是唯一的净土,没有人会同意薛俊或者其它的妖邪来破坏,这片山是神的山,神,一定在保佑他们。

    所以因为这件事,大家突然对鼠目有了些许崇敬和听从。

    当鼠目拍着胸脯说,自己能解决山下的妖邪给村民看,村民便开始怀有一种依赖情绪。

    这一切必须交给他,他们似乎都这样认为了。

    所以当三天后,鼠目提着一具孽婴的尸体回到四季村,所有的村民都出来迎接,山下还有浩浩荡荡的队伍,都在感谢这位勇士。

    鼠目得意忘形,差点忘了他是一只老鼠,也差点忘了薛俊也是死在了血月,这个诡异的夜晚。

    直到他看到被放在祠堂三日未腐的薛俊,鼠目才想到,要想安宁,被害死的人一个都不能出来。

    他的秘密就该被埋藏在山中,烂在所有人的肚子里。

    包括四季村的村民也是一样。

    要想他们永远听从自己,就必须制造出让他们臣服的筹码,什么筹码能如此强大?

    鼠目想到了——诡异之村创造的诡异之物。

    是了,就是这样。

    当时,他就召集村民,和他们讲了有关于处理薛俊和孽婴的问题。

    孽婴藏得地方必须高深,让人找不到最好,找不到就不会有机会放它出来,它的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晓,山下城镇才会平安,四季村也会安宁。

    村民们都很赞同这个建议,可不知道如何实施。

    鼠目眼咕噜转动,提议不如就让这孽婴待在四季村。四季村是灵村,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地方能镇压邪气如此大的邪物。

    鼠目接着还提醒大家,薛俊就是这具孽婴的父亲,孽婴出世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而孽婴的罪孽就必须和他划上等号。

    同样,也不能让薛俊转世。

    转世的代价就在于,他的灵魂会到达地府,地府会让他说出生前所有事,万一心怀不轨的恶鬼听到了,又放出了孽婴,那么四季村将第一个受牵连。而且薛俊死在此地,也会对村中村民实施报复,所以怎么想,这薛俊都是不得脱身的存在。

    村民对此事的意见不一致,不苟同之人也多,所以第一次的谈判几乎无疾而终。

    可是,鼠目怎么会就让事件如此结束,他是要成为神的人,修行几载不是为了这种结果。虽然他之前也杀过人,但都已经处理好了,直到现在他也是大成之人,早晚有一天能位列仙班,天界之位指日可待。

    于是,鼠目当晚就利用薛俊制造了一场灾难,死伤多数。

    而村名对他更加信赖,

    是夜,愤怒的村民按照鼠目的吩咐,将薛俊的尸体残忍分尸,挫骨扬灰,混在了四季村的土地之上,他们要这样的薛俊接受千人踩踏,万人唾弃,四季村世世代代所有人,都要以他为不耻,这就是叛徒和邪恶之人的下场。

    这下,鼠目安心了,所有神成为天人之前,都是拥有了一批人的爱戴,而他将接受第一批的爱戴,就在这四季村。

    鼠目手里掂量着薛俊的眼珠,疯狂肆意的欲望在他眼中翻滚——

    薛俊,你就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困在这水底,你们永世在一起,千万不要再被人知晓……

    ……

    薛俊眼珠所看到的一切就在这里停止,后面鼠目做了什么他不知道,至此以后他的眼睛就陪着孽婴——他的女儿。

    薛俊不断忏悔着罪孽,不断看到自己女儿所受的疾苦,他一直想报复,可是身体分散在各处,从没有聚拢过,鼠目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在四季山,到最后他怎么了也没人知道。

    只是四季山的祠堂从供奉天神,到供奉着他,而薛俊也在一天天的积累自己的能量。

    直到昨晚,他发现了和鼠目长得三分相像的水连勇,薛俊再也控制不住,强烈的怨恨,将他的能量达到顶峰。

    他连番使用计策,将水连勇骗到了这间破屋,他进来后,已经和土地融为一体的薛俊,操控着地上的所有东西,包括在他身上建起的破屋。

    水连勇惊恐无比,可是早已逃不出这地方,薛俊用储物柜,将水连勇结结实实压在了墙面上,看着他身体每一个器官破碎,薛俊得到了从没有的快感。

    他第一次手刃了仇人,第一次保护了自己的女儿……

    “孽婴在哪。”铭风冷冷地打断他的叙述,他已经说得太多,多到铭风已经不想再听,剩下的一切都比不了孽婴的动向,只有这样,刁浪猜测的可能才有一个说法,到底是谁欠了谁,又到底他们能否通过这件事再重新回到众人视线,全凭这件事。

    这也是刁浪不愿离开的理由。

    来了就要有结果,刁浪是这么想的。

    铭风说完,石人的薛俊头朝向了村口的那口井,天边的血月还在,可是黎明即将到来,来不及了,他没有机会在说出任何一句话,连对女儿的承诺都没有,黎明的朝阳他们一次也没有见过……

    “你们是天人吗,能不能让我们一起看次……阳……阳……”石人薛俊的最后一个字戛然而止,他所有积蓄的力量已经瓦解,他想说的话,铭风可能明白,也可能不了解。

    他将视线移向石人薛俊最后朝的水井。

    石人薛俊已经粉碎入土,铭风跳下,慢慢走近水井。

    井中的水微晃,红色的月亮印在了上面,可能是水井感觉到了人的气息,开始咕噜咕噜冒出泡,接着一对绿色的微光从井底慢慢升了上来,在泡沫破裂之际,露出了带着一双绿眼,凶神恶煞的婴儿脑袋……

    ……

    “小夏姐,嫂子的出血量太大,孩子没生出来,她自己可能都已经承受不住了!”水家园中,陆康回紧张地告知夏初然情况,夏仁杰已经出去翻箱倒柜找可用的东西。

    夏初然的双手在颤抖,夏仁杰走后,她拉住陆康回问,“你信我吗?”

    陆康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相信,并且发誓绝对忠于她。

    夏初然根本不需要陆康回的发誓,她握住他的手,控制干涸的喉,“你记住,无论如何,今夜,我们都不能让玲玲姐肚子里的东西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