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三十七章 水尸(解决篇1)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不能让水玲玲肚子里的东西出来?陆康回拧眉,不得其解,他试着询问道,“是嫂子的肚子里有什么?还是这里有什么?”

    夏初然虽然一直在平稳情绪,但效果并不明显,她处于一种慌乱的状态,什么都不清楚,什么也不明白。目前只有孽婴的这个线索存在着,却还找不到准心。

    “我,我不确定,我在这里什么也没看到,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只是,只是遵照……”

    夏初然望向被夏仁杰重新包扎好,放在一侧草地上昏迷不醒的蛮灵。

    蛮灵说水玲玲肚子里的东西不能出来,这听起来已经不像是笑话,也不像是假话。而且夏初然目前也没办法为水玲玲生产,她在这方面一无所知,即使是陆康回,因为术业有专攻,他所学的,并不是妇产一类的医学,重点抓不住,怕一旦判断失误,伤及两个生命。

    之前夏仁杰在的时候,夏初然还考虑将水玲玲赶紧搬下山,即使不搬下山,也想在下山的途中碰碰运气,看能否找到一个可靠的人。

    当然,夏初然心里的第一目标是白玫。刁浪所说的千古第一医者,不过,夏初然目前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办法见到她。

    而且最糟糕的是,现在这一切都因为水玲玲的重量无法实现。三人合力竟然连三步都走不了,水玲玲和她腹部的重压已经能将地面压得凹陷,这在众人看来,是个即夸张又令人胆寒的现象。

    所以他们直到现在也一筹莫展,只有陆康回手上的动作不停,不断地止血,测压,让夏初然帮忙记心跳。但一旁带血的棉布积成的小山也警告着他们——他们不可能就这么继续下去。

    “不行了,嫂子已经很虚弱了,我们必须找什么办法,在这里等下去根本不行!小夏姐,我去下山看看这一路有没有人,必须找到了一个能帮忙的!再这样下去,嫂子撑不过半小时!”

    夏初然拼命搓揉头发,她不知道该怎么做,陆康回下山找人已是不得已的办法,但他是唯一一个医生,水玲玲离开了他或许更是难测。

    可是自己也不能走。

    现场情况纷繁复杂,蛮灵虽然受重伤,但不能保证完全安全,万一她等人都走了背后一击,水玲玲和陆康回估计凶多吉少。

    而且陆康回,他不能出事。玄素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夏初然万不敢马虎。

    她这世是代替玄素来弥补遗憾的,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论现在什么情况,在可行的范围内,她必须对陆康回负责。

    既然如此。

    夏初然抿唇,思索片刻,拉住盖在水玲玲肚子上的千集布,这是最后一次,她只能尝试。

    白玫没说千集布咒语是何,却告知了夏初然运用千集布,若是猜测白玫说这句话的可能,夏初然第一认为,白玫只是提醒,并不知道具体夏初然是否会运用到;第二,就是白玫认为,夏初然曾经听到过关于千集布的咒语,认定夏初然应该知道如何运用,所以没有多加提醒。

    那么,哪一种可能性大呢?夏初然左思右想。

    第一种可能实际操作不大,也没什么用途。而第二种,夏初然只记得,那日刁浪放出千集布里的黑影,曾用的一句术语:

    极生两仪,四像八卦,八卦凶吉,大业有成。

    虽说是这句,可是最后刁浪加了一句“出!”寓意放出千集布里面的恶灵,如此这样,现在这情况夏初然肯定不能延续这个说法。

    夏初然想着,没急着让陆康回离开,两个人都在场才是目前做好的决定。她蹲在水玲玲身边,水玲玲已经快虚脱,可她还强撑这一股气,就是这股气让夏初然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最快的办法就是现在自己试着念术语,如果成功,水玲玲就有救了!

    如果没成功,就赶紧进行下一步,不论怎样,都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救水玲玲!

    夏初然攥紧了千集布,在陆康回不甚理解的目光下,怀着坚定而又忐忑的心情,念道,“极生两仪……四像八卦……八卦吉凶……大业有成……收?”

    “收”字并没有反应。

    “入?破?驱?散?”

    “散”字一出口,忽然周围静的可怕,夏初然忙抬头,一阵风将她额前的碎发吹开,接着刮来怪风,将树叶枯枝吹得到处都是。

    夏初然一直跪卧在水玲玲身边,因为这风直起身子,发现腿都酸的动不了,而一边的陆康回因为这风紧闭双眼,暂时蹲了下来。

    夏初然勉强睁开眼睛,忽而发现水玲玲身下出现金色的光,像是一个法阵,只是和上次刁浪召唤出水世义残魂的那个阵法不相同,有着明显的区别。

    当然这在常人是看不出的,夏初然能一眼看出,也是和她非同一般的记忆能力相关。

    接着,和阵法一同出现的,还有千集布上的红色的记号。

    像血一样散开,和刁浪用红绳编制的花纹很像,像是一朵盛开的条状花,从中心一点,散开六瓣。

    彼岸花?

    ——“你知道吗?彼岸花,是我的花……”

    ——“人人都说它是盛开于地狱的血花,可对我来说,却是希望,因为就是它,让我遇见你……”

    脑中是另一个不知道的声音,夏初然没听到过这个声音,她感到困惑。一边的陆康回忽低吼一声,带着不少的慌张,夏初然忙望向他,并且靠近了水玲玲,查看她的状况,“玲玲姐怎么了?这个办法有没有用?!”

    陆康回立刻摇了摇头,既吃惊又紧张,“不是,小夏姐,你的眼睛为什么是红色的?!”

    夏初然猛然一惊,忙盖住一边的眼睛,那抹红色也瞬间消失了。

    陆康回恍惚,夏初然不解,两个人一时无言,只听得水玲玲大喊一声,两人同时回神,迅速望向了水玲玲。

    此时血月更甚,投下的月光像是照了一地的残血,水玲玲痛苦的喊叫,原本鼓起的肚子迅速下瘪,她身上中段部分盖着一层毯子,看不到具体情况。

    夏初然刚想具体看,只感觉撑在地上的手被什么咬了一口,强烈的痛感几乎让夏初然瞬间抬起了手,而这一抬手,立马让她心凉到底,说不出是惊悚还是什么,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在月光下的生物那么的显眼,长长的尾部几乎垂到地上,仅一个脑袋就有夏初然半个手掌大,它死死咬住了夏初然的手侧,沾血的面容,也掩盖不了它是一只老鼠的事实……

    这是个……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