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水尸(解决篇4)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咳咳”

    夏初然咳了两声,睁开眼,却是雾雾蒙蒙看不清楚,刚才怎么了?她摸着头有些痛感。

    咳嗽声不止,她挥开眼前的浓雾,往前迈了一步。

    立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屋子,古色古香的红木门,推开,走进大厅,正前方是一张红木梨花桌,旁边放两把椅子,桌面是晶莹剔透的白瓷茶杯,还冒着股热气。

    其上,墙面挂着一幅山水画,青山绿水图,夏初然不懂艺术,但觉得色彩勾勒都较为完美,不太浓烈也很舒服,就像……

    夏初然忽然头疼的厉害,但她想到了,就像她在正厅看到的那副夹层双画一样,是画了四季山的那幅画。

    此刻阳光明媚,照出来特别清楚,一笔一划都比在晚上清晰明确。再环顾这个房间,夏初然忽然发现这不就是水家停放尸棺的正厅吗?

    为什么她会到这?

    “父亲不要,不要啊父亲!”里间隔层间传来孩子的呼救声,夏初然一怔,接着就看到一个女孩推开门跑出来。

    扎着两个麻花辫,长得白白嫩嫩,尤其可爱,她扑进了夏初然怀里,夏初然略微一怔,不知怎么回事?

    “父亲,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孩子的呼救声越来越近,夏初然抬头,一个大男人拎着一个男孩来到了正厅,一把将他甩到地上,挥开鞭子拼命抽打在孩子身上。

    “我说过不许碰我屋里的石龟,屡教不改,我打死你!打死你!”

    水连升?夏初然先是一惊,那男人虽然很年轻,但是轮廓和水连升七分相似,几乎没错了。

    被打的这个孩子,七八岁模样,在她怀里的小女孩比他要小,大概两三岁,这正符合水连升的大儿子水世义和二女儿水玲玲的特征。

    小女孩拉拉夏初然,夏初然恍惚,才想起冲到前面抱住了水连升,“水伯有什么不能好好说,打孩子做什么?”

    水连升甩开夏初然,背转身刚想挥鞭子,却见是夏初然,忽然一脸惊恐,颤抖着手,指着她,“你,你,你为什么这么年轻?!你到底……你是不是打开了那扇门?是不是?!”

    打开门,哪扇门?夏初然正纳闷,水连升扑上来,夏初然忙撤到一边,水连升扑了一个空,转身又冲了过来,就在这时,那个被打的孩子冲到了两人之间,猛地推开水连升,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不许再碰任何一个人!”

    而当他说完这句话,环境变幻,他们到了一间阴暗的房间,水连升变老了,水世义变得高大,他继续和自己的父亲对峙,水连升呲目欲裂,对着自己的儿子露出杀意。

    夏初然也被这眼神吓了一跳,想着父子俩干什么,刚想拉开两人劝导一番,忽然想起水世义不是死了吗?!就躺在前厅的棺材里?!

    等等,她这不会是……又被附身了?!

    “我不能再错了,我不能了!”水世义面露痛苦,朝着水连升怒吼。

    夏初然意识到水世义已经死了,不由地往后退。

    “错不错已经由不得你,作为水家子孙,就该知道自己的位置,该做与不该做,都由不得你!”水连升冲上来,在水世义痛苦低头的瞬间将手上的鞭子缠绕在他的脖子上。

    夏初然本能反应冲上前,“水伯!水连勇二伯没说错,真的是你杀了水世义吗?!”

    “你猜呢?”突然两人同时停了手上动作望着她,机械的苍白,是夏初然最害怕的那种,她心咚咚狂跳,立刻松开手,结结巴巴,“我只是,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场景又变幻,这次现场只剩下水世义一个人,他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对墙面,后面是垒的一摞的书,书的正上方垂挂着绳子,从横梁往下,绕成一个圈形,看位置高度,接下来水世义就会死在上面吗?

    夏初然不知道此刻该怎么离开这个幻境,只能盯着水世义看,并顺着他的视线望向了墙,墙上有个巴掌大的洞。

    洞里透出光,水世义就看着大洞,夏初然纳闷,前进了一步,忽然水世义开口了——

    “我死了。”水世义突然转头,面容苍白,启唇无力。

    夏初然点头,害怕的喏喏,“是是是。”

    “你知道我怎么死的吗?”水世义二问。

    我怎么可能知道?!

    水世义像是看透夏初然心思,微微一笑,“神官,这回你该懂了……”

    ……

    夏初然猛吸一口气,突然醒了,天上的血月还在,夜空漆黑,刚才怎么了?

    火光,爆炸声……他们……

    还没等她细想,突然一个人迎面压了下来,背朝她,砸了个结实。

    夏初然“哎呦”一声吃痛,忙托住来人,迅速爬起,看清倒在她身上的人后,夏初然大惊,不,不仅是惊,胃里翻涌,夏初然一时间差点吐出来。

    倒在她身上的人面目全非,身体空洞出还有一个个体型硕大的老鼠在爬行,夏初然挥开手,老鼠才跑,血肉模糊已经不能形容这个尸体,完全身上都看不到一块好皮肉,森森的白骨露在外面,和不知名的布条缠绕的血肉模糊。

    “小,小,小夏……”

    “尸体”开口,夏初然顿时如五雷轰顶,完全不知所措,这是水,水玲玲?

    “玲玲姐!”夏初然奔到她面前,水玲玲身上的血味尤其重,夏初然双手颤抖,突然一股泪就流了下来。

    “别,别哭……你,你没事,就好……”水玲玲已经看不出嘴巴鼻子的脸上,一个血口张张合合。

    “怎么回事?!”

    “别说话……”水玲玲打断夏初然,夏初然抹着眼泪低声呜咽。

    “以后,阿回,就交给你照顾了,就当……我救你……的,报答……别让他受伤……”水玲玲猛吸一口气,血水从嘴里冒了出来,可她不停,“我很后悔……拿了你的……碰铃,这是……上天的惩罚,我认了……”

    夏初然完全联想不到水玲玲对她说的话,她此刻就想为她止血,她拼命翻找地上的布条枯草,然后按在水玲玲身上。

    可是水玲玲身上伤口众多,而且都在流血,根本没有唯一能控制的地方,夏初然慌乱而无力,胃里翻滚着酸水,一遍一遍直冲她的咽喉,在最后一点枯草和布条用光后,夏初然抱紧水玲玲痛苦的无法呼吸。

    水玲玲拉住她,想要安抚她,不过水玲玲也明白,自己应该做不到了,她弓起身子,突然大喊,声音苍白绝望,“我痛啊,恨是水家人……小夏啊!有人在看着夏家啊!八家……要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