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番外篇一 新年快乐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都到新年了,在刁浪一行三人强行住进夏初然家也有一段时间了。

    虽然最后妥协的是夏初然,可是烦恼的也是她,这不,为了排解心中这种郁闷,在大年三十这天一大早,她就跟随上山的信徒,去了八城的一间寺庙——霸王庙。

    这庙不同寻常,一听名字就非常霸气,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样子,难怪建在半山腰,风出日晒雨淋的,仍是几百年不倒,估计名字占大多数原因。

    这天一大早,夏初然就出了门。她最近已经七次出入霸王庙,根本不用等信徒,她自己就翻墙进了院子。

    要说她啊,那是完全不信拜神拜佛这件事,最多是庙里的霸道大师非常懂禅,聊过之后每每神清气爽。夏初然觉得天下唯科学不破,作为科学的崇高推崇者,她只是碰巧见鬼又玄幻罢了,当然家里的那几尊大佛也不是她要遇见的,都是命,不,这都是概率问题,信科学,恩恩,信科学。

    “大师啊……”夏初然敲准了霸道大师起床的时间,爬进院里,在大师开始禅经的时候,跪在他身后的菖蒲席上,声泪俱下,“大师,我和他们八字不合,三观不符,命里相克啊大师。”

    霸道大师眉毛抽了抽,不动神色转过身,盘于席上,“阿弥陀佛,女施主又来了,来了就放宽心,这世间的挫折都是用来磨砺人心的,你要相信,更好的,尚未到来。”

    “不啊大师,我放不宽心,他们,他们将袜子和衣服搁一块洗呢,我受不了!还有,我口味淡,他们口味重,盐跟不要命一样;我崇尚个人,他们崇尚集体,非拉着我去街上蹭电视,被逼着我不得不买了一个;还有还有,浪哥为啥要穿花色的衣服,太亮堂了,太亮堂了,啊,我的灵魂和他们不相和呢。”

    夏初然抽泣哭诉,霸道大师拍拍她的肩,“施主,你只说了他们的问题,可是没有提到自己的,他们没有说,是因为对你的大度,你的挑剔,就显得难以容纳百川。”

    “我们生而为人,不就是为了融合而来,融合出希望,出奇迹,出未来,若是只有自己,怎么会有这些因果,所以施主,这一些,你该学着忍受。”

    霸道大师缓缓说,夏初然喏喏点头,噙泪又问,“忍不了咋办?”

    霸道大师望向屋外,那些信徒的声音从大厅传来,他微微一笑,“要是忍不了,走便是,何必正面冲突呢。”

    “大师说的是,大师说完,我觉得又充满力量,又对他们充满信心了,大师我走了,今夜除夕,希望寺庙香火不息,来年丰足饱满,大师再见,我明年会接着拜访您的!”

    夏初然说完要走,霸道大师伸手,为难地留住她,“那个,施主,我觉得这件事还是需要自己消化,来年不来也没事。”

    夏初然顿了一顿,觉得这是大师对她的信任,觉得她能自己办,可这不行,大师整日禅坐都无人说话,她的到来是为大师排忧解难啊,于是拱手作揖,“大师,我觉得,您也需要我,放心我不会让你寂寞的。”

    说完夏初然觉得自己的模样太严肃,还露出了门牙给大师看。

    霸道大师一听顿时三魂丢七魄,吓得脸色煞白,在后面忙叫,“女施主,女施主,您老饶了我吧,这可咋整啊,女施主?!”

    ……

    夏初然回到丘北落山的家,一路上她走走想想,觉得自己需要端正态度,即要融合他们又要个性尚在,嗯,必须了!

    夏初然提了提手上的鸡加快了步伐。

    “哟吼,孩子们,看我带来了什么!”夏初然一把推开家门,入眼都惊呆了。

    原本清冷的家里,到处都贴上了大红的福字,还到处装饰的分外火红,上上下下,第一次让夏初然有了家的味道。

    “小夏回来了?”白玫从厨房间走出来,还端出了一碗热汤,“今夜除夕,我准备了几样小菜,你看先尝尝看,刁浪和铭风去打年兽了,今夜子时之前回来,还能守岁呢我们。你有准备如何守岁吗?我不知道人间的玩意,想听听看你有什么稀奇的念头。”

    夏初然目瞪口呆,半天无反应,白玫又笑了,一袭红色旗袍,看起来优雅大方,“怎么了?”

    夏初然手足无措,有点开心,又有点想哭,她好久没过过年,长久以来都是她一个人守着岁,年夜饭也是简单的很,今夜如此,真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太温馨了。

    白玫像是看出了夏初然的心思,纤柔一笑,“那这样,你可否来帮我的忙?”

    夏初然已经完全呆愣,听到白玫如此说后,立刻点头,外面开始噼里啪啦响起新年的鞭炮声,这是山里,还是夏初然第一次听到这么清晰的鞭炮声,她觉得霸道大师说的对,只有融合才有未来,这一切以前的她都没预见过。

    这比礼物还礼物,是过去的一年送她的豪礼!

    伴随着鞭炮声,夏初然和白玫去了厨房,她们热热闹闹忙碌,说说笑笑十分融洽,当指针指向十点,刁浪和铭风也会来了。

    “我就说年兽比去年强了那么一点,你偏不信!还让老子一个人上,你看把老子累得腰酸背疼,都没办法和兔子精亲亲我我了,你说你要怎么负责!”刁浪先行进屋,一进屋又是吵吵嚷嚷。

    夏初然听到声音出来,将热的菜肴摆上了桌,听铭风用无比冷的语气回答刁浪,“我不负责,再说,你也亲不了兔子精,你的问题只能留到下辈子解决。”

    铭风出口,一个顶两。瞬间刁浪的气焰就灭了,嘀嘀咕咕,拉开座位,坐上了餐桌,大声喊道,“男人都回家了,来个端菜的人!”

    夏初然上去拎起他耳朵,刁浪痛得叫喊,“你干嘛?!”

    “男人,你要不要自己端菜?”夏初然眼微眯,似乎下一步就不简单,不是扑倒,就是扑倒,哎哟哟,小样。

    刁浪看出来了立刻点头,“我端我端。”然后瞬间蹿进厨房。

    菜都齐了,大家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开始炫耀战绩,啊,不,就刁浪一人炫耀他如何手撕年兽,又如何和兔子精情谊绵绵,最后夏初然把烹煮的红烧兔子头捡他碗里,刁浪才爆出一句“大爷的,我的可人儿!”,然后和夏初然上蹿下跳又打了一架。

    当午夜的钟声即将响起之时,夏家门被突然撞开,夏仁杰冒着寒风匆匆跑了进来,进来就提溜刁浪,“为什么西伯利亚没有小咪,你说它在哪?!”

    西,西伯利亚?!夏初然脸都不知道怎么抽了,不是她的小叔太蠢,就是她的小叔蠢爆了,这也信!

    “小叔来,小叔来,你消失一周就是去西伯利亚了?啊,这个先不说了,快过年了,你开心一点,咱们怀念一下过去,感慨一下未来,我觉得小咪很快就会回来了,大师说了,凡事放宽心。”

    夏仁杰刚想说话,午夜的钟声响起,刁浪开心的上蹿下跳,叫嚷着要去外面点烟花,夏初然抢着去,夏仁杰跟着叫,铭风和白玫相视一眼,默契摇头。

    五人站在院子中央,看着满天盛开的花朵,祈祷了明天,祈祷了以后,带着最喜悦的心情,来到了新的一年,接受了新的开始……

    ……

    第二日。

    夏初然打着哈气下楼,她睡得很好,一夜安稳,当然她又想到了霸道大师的话,融合出未来,于是她也就没去管,刁浪昨晚追到她床边要压岁钱的荒唐行为,她觉得神嘛,日子过久了,总归会脑残,可以理解。

    今日阳光明媚,算是这么多新年以来的第一次,楼下飘来独特的香气,夏初然感慨白玫的勤劳与能干,也想着今天她也要犒劳大家,好好露一手。

    “哟,花妹早!”还没走下楼,刁浪就听出了她的脚步声,吃东西的声音啪叽啪叽,夏初然觉得香味更奇特了,不过,不是让她开心的奇特,而是让她皱眉的奇特。

    她走近,果不其然,榴莲。

    “一大早,为何,吃榴莲……”夏初然惊醒了,指着榴莲壳,和吃的满怀的三人。

    “啊,你小叔从西伯利亚带回来的特产。”

    刁浪说谎不带慌,夏初然信了他个邪,这能是西伯利亚土特产?!

    “小夏饿了吧,来吃吧。”白玫举起榴莲,递给夏初然。

    “不不不不。”夏初然忙摆手,“我看我还是吃热的东西会好一点。”其实她是更本吃不了,对榴莲的味道尤其敏感。

    “啊……”白玫笑容更灿烂了,“我也觉得热的好,今早尝试了一下……”

    说完她打了个响指,夏初然立刻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用你的烤箱做了榴莲蛋糕,尝尝吧……”响指一出,烤箱门开,一股浓郁的味道霎时冲了出来。

    夏初然猛地捂住鼻子,夺门而出,边跑边叫,“我的灵魂和你们不符,我的灵魂和你们不符啊!”

    之后的三月,总有人在落山外讨论,“这山下的人家,到底过年炖了什么屎,能臭三个月?”

    ……

    霸王庙。

    连续几日凌晨,都有一妙龄少女,望着架起三层高的围墙频频敲大门,那一个声泪俱下,痛哭流涕,行人莫不哀痛。

    “大师,大师!我和他们三观不符,性格不合,我忍不了啊大师!”

    而门内,霸道大师同样的痛哭流涕,“施主,我也和你三观也不符,性格也不合,你去找别家大师,我真的,我准备还俗,施主你饶了我吧,施主!”

    ……

    蛮灵挂在树上,看着寺庙发生的一起,绕着尾巴,不由感慨——啊,真是新年快乐,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