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尸(解决篇7)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完了。

    夏初然抓住已经昏迷的陆康回,将他缓缓放到地上。该紧张还是其它,夏初然目前已经没办法说清楚,在混乱不堪、已经不知如何辨别的情况下,夏初然将千集布罩在了陆康回身上,盖了个严实,然后轻轻趴在他身上,不像是坐以待毙,却是无可奈何。

    没办法了阿回,就当为玄素做的最后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过那片海,但至少,给你们彼此在一起的一个机会。

    身死了,或许灵魂可以想起千年前的事,作为最后一次交流,这个机会给你们。

    只要,只要玄素去跟浪哥道个别,然后问问他,夏家最后有没有没落,该活着的人有没有好好活着,世界是否依然如故,我恨的、爱的人有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其他的,就随它去吧,这样就好了。

    真惨,本来设计的不是这样,果然,还是技不如人,实在不想这样死了……

    忽然,夏初然抬头,想到了什么,视线搜索下,朝向了之前发出火光、现在却很完整的正厅外墙。

    外墙面只是布满一层黑灰,看不出残破的迹象,可夏初然有疑惑,刚才的爆炸声那么大,为什么墙面或者其它地方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而且,在场为什么只有她什么事都没有?

    这太奇怪了,夏初然莫名感到周身一股冷意,但她不敢深想,怕她所猜疑的种种,会让她受不了。而且没有证据,盲目之下,错误的可能性非常大,目前看来只有静观其变,才是上道,她必须想清楚这里的一切,才能作出判断。

    “痛!”就在夏初然思考间隙,后背被一只大鼠咬中,疼痛难忍。

    她想要挣脱大鼠,却始终够不到,于是无奈下,夏初然只能猛地后背倒地,只听到让人胆寒的“噗呲”声,背后的痛感消失,夏初然忙起身,不知道出于惯性还是对生的渴望,她站起来,拿起了地上的枯枝胡乱挥舞,拍掉了随之而来的鼠群。

    再低头间隙,夏初然看到了那个被压扁的硕鼠尸体,只是没有预期的血流满地、浆液起飞,而是……看到了几股蠕动,破裂的地方渐渐鼓起一个个小包,在夏初然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幻成一个个小鼠,四处奔蹿,而其中几个迎面向站直的夏初然袭来,顺着她的裤管往上,夏初然心里陡然一惊,动手挥开,原地大叫。

    “三鼠成窝,鼠鼠不尽,得以血月,踏鼠归来……”

    突然传来了低语,夏初然猛然抬头,周围霎时亮起一片火光,由于火光太过强烈,夏初然抬手护住了自己的眼睛。

    耳边不断传来群鼠吱叫,暴躁的响动,可瞬息间,这些声音都消失了,鼻腔里渐渐弥漫开一股恶臭的焦味,身上的痛苦感也在不知不觉中减少。

    平静后,夏初然放下手,见刁浪站在她正前方,挥动折扇,用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

    夏初然心里咯噔一下,没有及时去反应。

    不过,刁浪在注意到她的视线后,慢慢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微弯嘴角,边靠近边笑道,“看你们打情骂俏的,我差点席地而坐,对月饮酒看好戏。”

    刁浪说完视线朝向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陆康回,夏初然哪有时间斗嘴,在他提醒完一句之后迅速趴在地上。

    周围都是老鼠烧焦的尸体,恶臭混着焦味挥之不去,夏初然关心陆康回,掀开千集布,又缓缓揭开他掩盖的衣物……

    “左肺被摘除,和水玲玲的右肺被摘除相对称,得赶送医,不然活不了了。”身后是刁浪的声音,夏初然迅速回身抬头,与刁浪对视。

    刁浪虽没有明面表现出来,可是望向夏初然的眼中带着许多的疑问。

    夏初然又迅速低头,爬向看不清楚,血肉模糊的水玲玲,揭开她被血水浸泡已经看不出的衣物。

    缺失了右肺。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刁浪摇摇血扇,在陆康回身上罩了一层保护罩,停住了他的时间,保证了在送到医院前,伤情都不会再恶化。

    “你看我做也做了,咱们先坐下聊聊?互通有无?”刁浪蹲在半梦状态的夏初然面前,夏初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开口:

    “我也不知怎么解释目前的情况,就目前,我的嫌疑最大,有两点说明,第一水玲玲肚子里的……鼠……像是我放出来的;第二,在场俩位都出事,就我安好,这说不通……但我只能告诉你,我什么也不知道,知道的话,我想我会直接告诉你,因为这里的诡异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夏初然接着叹气,说,“互通有无,似乎目前只能挑细节,咱们一起对一对。”

    “你做事一直这样?”刁浪蹲在她身侧,好奇地打量她,“先分析自己,再接着整合情况?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你这样,反而让我其他的猜测更加清晰,看来是需要合计合计对上一对。”

    “啊?”夏初然先是一愣,接着,点头,“啊,你说。”

    “你不觉得,一死一伤,活着的那个更像苦肉计?”刁浪不严肃地笑了,夏初然慢慢望向身后昏迷的陆康回,拧着的眉难松,“或许……不确定,没证据。”

    刁浪站起来,望着天边,“陆康回的时间掐的都太准,出现的场合也够呛,最主要的这样还没死,气也够长。啊,当然我也不是盼着他死,只是目前到了这状况,该猜想的都要猜想一二。”

    “嗯。”夏初然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似乎认同,但没说多余的话。

    刁浪踱步,最后又弯腰,面朝夏初然,夏初然此刻精神十分疲乏,只听他言,“但也像你说的那样,没证据,不好判断……”

    夏初然闭上眼睛,缓了片刻,慢慢睁开眼睛,望向刁浪,眼神镇定,“最好的证人是我,可是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的怀疑是——我们三人,死一个伤一个,完整的还有一个。或许三个或两个联手,糊弄或者欺骗所有人,而这其中我的嫌疑最大,阿回只像个靶子,被竖在幕前,你是想说这个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