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水尸(石出篇)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水面击打出巨大的水花,刁浪的手没能拉住夏初然,而脚步也在河边无法控制的停住。

    怎么又是水……

    刁浪面露难色无比纠结,他想救夏初然,可是自己真的不会游泳,作为星海的主人,连游泳都不会,说出去谁信!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并且最近不断地让刁浪觉得这种惩罚难受的不行。

    刁浪拼命想对策,考虑翻腾河里的水,但又怕这会给在水下的夏初然一定威胁。他原地跺了两脚,果然没有土地或者山神的回应。

    他望向天边,血月被掩盖,该放出来的已经放出,可祭祀还没完成,被血月吸引的恶灵、邪兽早已在山间游荡,这个时候遮住的月亮,是为了迎接狂欢的盛宴,乌云之后血月还在,就目前看来,水连升一定要控制住才行。

    铭风你现在到底在哪,出来帮帮我。

    刁浪内心焦急,盘算了许多,就在此时,河面上似乎游过来某样东西,刁浪定睛细瞧,暗自喜道:花妹真是天命不亡……

    ……

    水下,夏初然“咕噜咕噜”冒着泡,一直被拖扯至河下中央。

    因为这一股拉扯来的突然,夏初然没做好任何准备,连水下憋气法一时没能发挥。

    当进入水下后,河水刺骨的寒意迫使她头脑清醒。有了这短暂的清醒,她迅速调整,反拉扯牵制她的那股力,反身拼命往河面上游。

    河面上有一点光,只有那里有微弱的光,而夏初然也知道,这股指引她的光,就是刁浪……

    不过,夏初然试了几次,由于拽力实在太强,她根本无法摆脱,她眼中的光越来越微弱,她不知道是刁浪的光也灭了,还是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混沌。

    当她低头,看到河底团簇的黑色水草,她没能告诉刁浪的发现越加被证实。

    浪哥,你探寻完全不够的亡灵,他们在这里,这根本不是水草,是头发……

    忽然四周变得嘈杂,很多声音混在了一起进入夏初然的耳朵,最为清晰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浅声说着,“跟我来”

    夏初然朦胧间竟然照做了,随着心的指引,去往她要到达的地方,去往所有事件开始地方……

    “噗!”

    夏初然吐出一口水,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水坑里,水坑有一人宽大,没水刚好一个人。

    坑水又黑味道又重,夏初然一边吐槽这坑怎么都不知道填,一边迅速爬了出来。

    四周寂静无光,黑的彻底,天上没有亮眼的月亮,星星也寥寥无几。

    适应了黑暗之后,夏初然朦胧间看到旺盛的杂草,她拉了拉高领毛衣,感觉有些热,湿湿的衣服粘在身上竟然一点都不冷,反而闷湿的难受。

    夏初然有些搞不懂,不是冬天嘛,怎么会这么热,夏初然感到烦闷,干脆脱到只剩一件棉衣。

    夏初然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记忆没有统一的传输,开始混乱的交织,她选择往周边走,希望在不断移动中能够清醒过来。

    “你听说了吗?”耳边传来人的声音,夏初然欣喜,可为了安全,以防是偷盗的猎人,夏初然只是轻微地跨着步子靠近。

    “听说了听说了!”另一个声音想起,还是个男人,“大家都在说,鼠目是只老鼠。”

    鼠目?老鼠?这是什么时候?!

    难道……这,我又进入幻境了?!夏初然头痛的不行,凭感觉猜想是水里的亡灵给她带来了死前的景象,碰铃在水玲玲手中,所以没有发挥功效。

    发挥不发挥功效不说了,夏初然蹲下按着头,心里考虑另外一件事——鼠目。

    照刁浪描述,鼠目不简单,心狠手辣,残忍残暴,自己要是遇到,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的,幻境中的受伤也是伤,这下一定疼的不行!

    夏初然真担心自己这条小命。

    “是蔓蔓说的吧?”声音再起,一人又问。

    “对啊,她总说自己来自地狱,所以知邪恶,但这次似乎真的让她猜对了。”另一个人跟着回答,但掩饰不了对名为蔓蔓之人能力的怀疑。

    蔓蔓?夏初然小心靠近,声音在逐渐清晰之中,她扶住一块石头,藏住。

    蹲下之后她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这应该是三百年前的水西镇,两位说话的该是水西镇的村民,但水西镇似乎在一夜间已经覆灭,后来的水西镇是外来人口和八城其他城镇的人重新聚集起来的,对外传言是瘟疫,不过刁浪说了这都是鼠目的阴谋。

    这地方看起来像是荒山,四周也没其他的人,这两个人为什么来着?

    夏初然不免有些疑问。

    听口气,这个时候水西镇的镇民只是怀疑鼠目,并没有真的打算对他做什么,这应该只是起意

    夏初然靠着石块继续听他们说。

    “薛俊事件就看出鼠目的不一般,他提议的将薛俊挫骨扬灰的做法实在太邪恶,而且说什么来着孽婴也必须关在我们村?我看啊他就是想要控制我们,连薛俊死后亡灵到底有没有害村民都不好说。”

    “就是就是。”一人附和,“我们可是神的村,怎么能让一个外来不知名的人牵着鼻子走,反正事已至此,干脆豁出去把他绑了!”

    “嘿。”夏初然正听着,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细笑,夏初然觉得很不舒服,偏头,却见石块旁还蹲着一个人,在夜晚的诡异气氛下,带着绿色的眼珠,移动不动盯着那边说话的两人。

    夏初然吓得心颤,呼吸都不敢。

    她和蹲着的人有些距离,夏初然考虑直接离开,身子往后挪动半步,眼睛片刻不离蹲守那人。

    她有些害怕,却不知道该如何,只待“咔嚓”一声,蹲守的那人将脑袋三百六十度的转动过来,诡异的发笑,绿色的眼睛迷惑着夏初然。

    “你听到了吧,不,你看到了……”

    夏初然“啊”的一声尖叫,转身就跑,偌高的杂草地路都看不清,可她哪还有时间去仔细分辨路,在一个踉跄绊倒后,夏初然整个人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底下悬崖,她的重力无限大于阻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