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风与狐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啊,是你来了。”

    后山山林间。

    白玫像是喝醉,站起拂开双臂,鼠目从她背后偷袭,铭风挥动了青玉长笛,白玫若翩飞的红蝶,飞翔并落入铭风的怀中。

    鼠目扑了一个空,瞬间又向他们冲了过来。

    铭风托住白玫,后撤步,短时玉笛长气,刮来一阵强风,鼠目被推撞至树上,呕出些许鲜血。

    他的后背更加高凸,像什么要冲破而出。

    铭风找了一处高地,避开毒液血地,将白玫轻轻放下,让她靠着树干,看了眼周围。

    周围已经没有活蹦乱跳的野兽,死伤大半,活着的也气息奄奄。

    血月对群兽的影响不小,白玫虽是仙身,但妖性尚在,彼时不会造成影响,不过这时她手臂中毒素,控制下降。

    铭风青玉长笛划过她的伤口处,纯净之气显出,压制了妖性,而后伸手拂过她的脸,整理好她额前的发丝,轻唤道,“玫娘,别睡了,该醒了。”

    听到声音,白玫睁眼,绿眼稍稳定,“你来啦。”她张开双臂,环住了铭风的脖子,此时的她没有平时的稳重和矜持,只有在混沌之时对眼前爱人的依赖,“我没完成任务,你不要生我气。”

    铭风拍拍她的背,浅声安慰,“我何时生你气。”

    “你有,你就有。”白玫含情嗔笑。

    铭风叹息,无奈,在白玫越来越清醒的眼神下,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回答,“明明是你不肯原谅我……”

    脖子上的力渐渐松开,白玫从不清醒中苏醒,心理有所察觉,立刻抽身,慌张地望着铭风,眼神微动之下,气息平稳,语气冷而淡漠,“你怎么来了?”

    铭风闻言,气稳而轻,像是怕惊着了白玫,柔声说,“有段时间没有狐火送信,我就来看看。”

    俩人之间的交流,淡漠却夹杂着一股绵长的情愫,互相望向对方的眼中,都是藏不住的关切。

    他们何时变得无话可说的,俩人都已经想不起来,只有一点他们明白,互相淡忘可以,少了对方不行。

    “死!”正在说话间隙,鼠目跳起,直面俩人而来,毒液纷飞,铭风立刻高举青玉长笛,罩出防护,白玫从铭风怀中奇袭,正中鼠目腹部,鼠目一下就被推的老远,落地的时候,惊坏了周围的野兽。

    铭风和白玫迅速站立,严正以待。

    “玫娘,阿浪的意思,留下等他,你怎么看。”

    “身上秘密态度,按他的意思办,我觉得捉住最好。”

    “可是看他身上的毒素,捉住很难说,我们要困住他必然伤筋动骨,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白玫查看了一下周围地形,没能给出准确地答案,只道,“能一试。”

    “那,拖住他。”说完,铭风先行冲了出去。

    远兽的叫喊声尚在,而周围因为毒液侵蚀的野兽残骸遍地都是,还有一些只剩下半口气的野兽呜咽,白玫的狐子狐孙也受到了一定冲击,于是白玫让他们撤退,此时的战斗力只有白玫和铭风。

    不过也足足够了。

    铭风的风时上时下,转动特别剧烈,将水连升团团包裹之间,水连升挣扎而出,几番逃跑,都被铭风与白玫前后夹击。

    水连升半人半魔的疯狂模样,说到底对铭风和白玫造不成一点伤害。

    他们顾及的只是水连升身上的毒液,和周围的变化——气流不稳,阴气愈甚,恐生变。

    水连升几个来回毫无胜算,只是白玫和铭风两人也没能困住他太久,因为不能让他死,所以都力下留半分,能做的只是将他围困在一定范围,等着刁浪过来。

    铭风带去消息,估计刁浪已经收到,再过不久就会过来。

    水连升困顿,挣扎的厉害,在铭风再次和他周旋的时候,却觉得他有些不对劲,这个股挣扎与其说是对着铭风,不如说是对着他自己。

    水连升在原地挥开双臂,在铭风包裹的风中突然的疯了一般横冲直撞,之前他明明是跳脱开,一个接一个的躲过铭风的风。

    过程虽然还是逃亡,但有目标有方向,这次更像是痛苦,因为什么在痛苦……

    不好!铭风忽而了然,朝向白玫喊道,“远离这里!”

    白玫心下不安,她之前猜水连升使用元神幻术,看着时辰应该快要黎明,而且山下有冥者之气,按照刁浪做好的准备,应该是一切都快结束,那么元神幻术,召唤魔神的最后一个祭祀——焚火祭身,可能就要开始,水连升背部的毒液即将将他推入深渊。

    “风郎,水连升要自焚,不能让他这么做!决不能让他完成祭天仪式!”

    白玫呼唤,铭风皱眉,水连升在风中被片片风刀割破了身上皮肉,铭风迅速撤风,以血代朱砂,以天代符纸,绘制天阵咒,势要将水连升困住。

    天阵咒在一瞬间发挥作用,即刻将水连升困住,令他动弹不得。

    阵中的金光将水连升周身照亮,身体已经面目全非,他的手缩成了短短一截,尾处长出长长的鼠尾,头变得硕大无比,如他所愿,他恢复鼠身。

    只可惜,是一个丧尸本性、早已成为行首走肉的鼠怪。

    奇哉怪哉。铭风感叹,果然如白玫所说,不能放任水连升继续下去,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啊啊!!”压住的鼠目突然后背暴突,鼓起了巨大的一块,铭风陡然睁大眼,眼见着后面一团火光泻出,天阵咒对此火焰毫无震慑之威。

    火舌冒势,一瞬间便将水连升包裹,铭风心惊,白玫心恐,情况忽然千钧一发,所有人都没来的急做出迅速反应。

    就在此时,从天忽然倾下一团蓝火,直接吸纳了红焰,并且保护了水连升,水连升栽倒在地。

    在火神面前谈火,就像往大海里倒水是一样的意思。

    “哎呀呀。”刁浪跃到水连升身边。

    白玫和铭风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铭风还是对刁浪的行动带有一些不满,“阿浪,你慢了。”

    “嘛,招呼一下冥官来迟,不好意思了。”嘻嘻笑,蹲下,盯着地上的水连升看。

    水连升倒在地上,毒液还在倾出,白玫此时有闲心蹲下仔细查看是什么成分,也顺便考虑如何化解这毒液。

    听到冥官,铭风也没太大的起伏,“那现在怎么样了?”

    刁浪不说话,望了望天边,知道快黎明了,而冥官那边还没动静,刁浪估计,夏初然懂他的意思。

    “这次来的冥官牌面有点大,我交给专业人士去解决。”

    专业人士?

    夏初然……铭风表情严肃,不过没发表意见。

    “那么,你接下去准备做什么。”白玫抬头问,“这只老鼠,是三百年前那只,怎么样,今天一闹,天地应该知晓他的罪状,很快天兵就该来了。这么说吧,你是想留下老鼠,还是就让天兵带走。”

    蒙受了三百年的冤屈,此事件之后,刁浪的清白应该洗脱了,他三百年前的所有举措,天上应该知晓了。

    水连升知觉全无,只是还没死,刁浪一直望着他,脸上全是笑容,“该怎么办啊……”

    刁浪手里突然多了一把血刀,身后的铭风和白玫看见全都一怔,只听刁浪带笑的声音继续,“你们看,冥界和黎明都没让我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