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念之间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刁浪手里的血刀生光,四周声音愈趋减缓,所有躁动不安的响动开始慢慢减少,明明血月还在,可群兽还是如失去目标和主体一样,茫然怅失。

    “阿浪,别做些会后悔的事。”铭风还是一贯,劝起人来还是一样的平平常常,只是他手部有了一个转向,这个动作,是在刁浪无论如何不听劝的情况下的最后一招。

    “后悔?”刁浪背对他们,却也不怕他们背后偷袭,他一直很平静,没什么过激的行动,只是他的视线一直对准了已经昏迷的水连升。

    水连升现在的样子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但同样也不是兽形,这样的不人不鬼的模样,就像是在嘲笑他不择手段所得到的一切。

    刁浪的眼中有光,那种正在极力压制却已经到边缘的火光,仿佛顷刻间就能令水连升灰飞烟灭。

    “风,我从不做后悔的事,就像来到这里,选择了天命,我从未后悔。作为神的本分我已经完成,我也等天上接收这里的所有信息才到这,不算冲动吧。我等这个机会三百年,抱歉,还拉你们一起下水,为我的这件事买单。不过放心,我不会殃及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我已经做了后手,你们夫妻只要当做没看见,一如往常便行。”

    白玫上前一步,铭风拉住她,让她不要靠近,他来,“三百年前你让他受了惩罚,已经够了。你手上的这把刀不仅毁灭他,同样让你万劫不复,鼠目并不可惜,我只是担心你。这里的事交给天兵,你跟我回星砂之海,过往的一切该忘的都忘了。我们致死都纠缠在里面,真的已经够了……”

    够?“没够,风,这远远不够。天上根本没听我们的声音,同理,我也不会让鼠目有任何机会翻身,只要他活着,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障碍。”

    “是因为蔓蔓吗?”白玫通晓人心,此时她给出另一个更为恰当的答案。

    蔓蔓……这个名字好遥远,遥远到刁浪都已经想不起她的外貌。在他眼神朦胧间,一股从内心深处而来的恨意无限聚集,膨胀开后,痛感死死压在了刁浪心上,让他呼吸不得。

    “蔓蔓啊,她身上有一百二十三刀,刀刀避开要害,最后血流尽而亡。鼠目一直折磨着她,而我到最后也没能救她……”

    ——“喂!你是不是这地方的神仙?城中山(萧山三百年前称谓)归不归你管?!”

    回忆里的红衣少女充满着灵性。

    ——“说什么四季山是城中山主山!凭什么让他们管?!我就这么和你说了!城中山必须有一个山神和河神,大小事务必须给我们整理齐了,不管你是什么大神,不合我意,我蔓蔓照样揍得你满地找牙!”

    那个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充满正义感的姑娘,天真烂漫的姑娘……刁浪最后也没能守住,当他加速赶回这里的时候,蔓蔓的尸身不见,所有的人都消失。

    当他赶到地府,轮回之门打开,蔓蔓早已带着她的残魂离开了这世间。

    “鼠目收了她的魂魄,致使她以残魂入世,三百年噩梦不断,蔓蔓的怨谁能平息,她只是希望水西镇重回往日,她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而我又做了什么?!”

    铭风知刁浪,说不出“这不是你的错。”这种客套又没用的话,他就想问刁浪,“你报了仇之后,死了的死了,消失的消失,你也完了,可能你不在乎,可是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又该何说?你又准备怎么解决那些分支的问题?”

    刁浪默言。

    见刁浪不答,铭风又说,“我不想批评你的做法,我只想说,你想做的事不是到这里为止,你让我过来亦是不想在这完结,还比如山下的夏姑娘,你和她还有一些恩怨未完,我不想提醒你欠了她多少,你自己有数。”

    铭风面上平静,心里波海翻腾,“阿浪,若是你执意,将刀给我,我已经是待罪之身,何怕再添罪责。”

    铭风一步步靠近,刁浪背对着他,举起了刀,他的速度与风不相上下,本来两人都是势均力敌,可此时刁浪距离水连升太近,铭风也没有把握。

    水连升是什么东西铭风根本不在意,他只要带刁浪回星海,回到他们以前的日子,不管天上地上有何说法,铭风都不想去操心。

    “回,你听我说……”铭风还在劝解,手上已有动作,他向后看了一眼,白玫也严正以待。

    周围忽然刮起强风,不过根本不是铭风的动作,四周的气流打散,天上的乌云聚拢挥散。

    白玫正疑惑于这天地间的波动,突然抬头看到了血月的交替变化。

    难道山下冥官开始行动了,不好!刁浪的时间……

    刁浪的手举高,“算了,别说了,立刻就结束……”突如其来的怪风刁浪根本不在意,手起刀落,铭风也立刻行动。

    风云变幻刹那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天翻地覆,电闪雷鸣,似乎什么都不可能挽回。

    “哟,这不是我的浪哥嘛。”

    刁浪耳边忽然响起了夏初然的声音,而在萧山莫名的震颤下,婴儿的声音划破云霄……

    ……

    水家岸边,天边有些微亮,后山传来野兽的怪叫和尖锐的惨叫。

    席者瞬间反应,怕山边的情况影响到这里,于是赶紧动手渡魂,这时候夏初然估摸时间差不多,无需再去影响什么,也催着席者赶紧渡魂。

    夏初然虽然前后反应有些奇怪,可是席者也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

    船桨落地,激起了无数的灰尘,周围异风突起,夏初然用手挡住眼睛,彼岸的群鸟被惊起,高飞冲天,亡灵随席者的魂渡阵发出凄厉的叫喊。

    混乱的声音直穿夏初然耳膜,她痛苦地挡住,躲在席者身后,几乎是背对背的姿势。

    突然,不知道是不是夏初然错觉,她在亡灵的惨叫中,忽然听到了婴儿的啼哭,而当她睁开眼,入眼的竟然是一个头大身小,面上布满青筋的婴孩。

    婴儿盯着夏初然转动脑袋,忽而开口笑,不断重复瘆人的声音,“落铃已经没了,落铃已经没了吧……”

    夏初然惊恐地睁大眼,忽而间,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抽离,所有感官一瞬间全部消失,而她沉入无边的黑暗,怎么也醒不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