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了解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觅而不见……

    夏初然默默重复水世义的最后一句话,忽而感到心口重重的一压。

    她何尝不是这样,被生死阻隔,被命运牵绊。曾经她也这样对天嚷嚷,无奈悔恨,那无处抒发的压力如潮水一般向未知的天地倾泻,看起来很可笑,可却是那时候的她唯一的方式。

    不过似乎因为她的无理,上天剥夺了她和父母相见的权力,甚至是金教授,她也没见到最后一面。

    她真的天真的以为,自己有见鬼这个能力,至少能在父母离世、金教授逝世后发挥一点作用,夏初然也不要多,就是见一面。

    说一两句路上保重,平平安安,然后他们可能甜甜一笑,对自己说些要坚强的话。

    可是她如受了诅咒般,无论怎么祈求都得不到,无论怎么道歉也得不到回应,上天一直在不断地告诉夏初然,你错了,你大错特错,错的离谱,所以不可原谅……

    “真讨厌,为什么是我。”

    夏初然望着水世义的灵魂,喃喃自语着,悲意从她的眼中泻出,连刁浪都为之一怔。

    “怎么了你?想到自己见鬼、听声,所以特别难受?”刁浪不知道如何宽慰她,最近她遭受的一切或许让她很疲累,所以她才如此的泄气?

    “你能见鬼这个能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个故事要不是你说,我也知道的不够详细,所以你能听到还是个好事,至少省去我一半的时间。”

    刁浪在试着安慰,也说些他以为的原因。

    夏初然呆呆的,眼角的伤感愈重,接着她轻柔一笑,不知是勉强还是接受,“正好相反呢……是见不了、听不到,为什么是我,是我为什么又不够极致,真讨厌呢……”

    夏初然说完跌坐在地上,看起来非常无助,刁浪忽而明白了,夏初然不是因为见鬼听鬼,遇到了常人不会遇到的事感到惶恐和难受,她是因为水世义,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听说夏初然父母是因为山火去世。就在她从医院回家那天,发生了三十年难遇的山火,山火的肆虐直接导致了父母的遇难。

    而据刁浪所知,夏初然因为这件事整整一年未说话,可能是因为愧疚吧,就如现在的水世义一样。

    可是她跟水世义又不同,她到最后和父母的联系还很紧密,而那些忘不了的愧疚,都是她自我强加的意识。

    她要走出这场阴霾,可能要付出流血断骨的代价,不然,这痛苦,就是一辈子。

    刁浪也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话,他朝水世义的魂魄招招手,水世义乖乖靠近,正当他琢磨先带水世义去哪里的时候,夏初然开口了。

    “浪哥……”

    “哎!”刁浪反射性的接话。

    夏初然抿抿唇,眼睛直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问道,“水世义,他一直待在这里是吗?那你知道他呆在这里吗?”

    怎么说这个?刁浪摇头,感慨夏初然的思维又大幅度的跳跃,但她能精神就是好的,刁浪也乐得解答她的疑惑。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房间我来过几次,因为孔洞比较隐蔽,我也没察觉,我是……”昨晚看到夏初然站在这个位置的时候,刁浪才有意识的注意了那个孔洞,很快就发现了里面水世义的残魂,他之所以没说,是因为他自己也有不确定夏初然在里面扮演的角色。

    可是,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对夏初然,他是理智在鞭策,感性在作祟,始终不能确认、确实的对她保持信任,但又不愿意去怀疑、揣测她的真实程度。

    说到底,夏初然身上还是充满谜团。

    “我昨晚,是不是站在了这里。”刁浪话没说完,夏初然又有了猜测,刁浪眼轱辘一转,考虑用什么来搪塞她。

    可话还在喉,夏初然就指着地上尚且不明显的血脚印说,“这是我的脚印,进来的时候比对过了。”

    这下,刁浪想不笑都不行,苦笑,摇头,无可奈何,支着手臂,就这么望着夏初然。

    “看来我还做了什么其它的事,该找谁确认呢,浪哥一定不行……那就阿回吧。”夏初然微笑,似有什么在握,刁浪一直对她的这种性格拿捏不准。

    无论什么氛围她都不在意,即使难过,她也可以当是别人的事一样很快逃脱,与其说是理智,不如说是冷漠。夏初然看起来比表面更加冷漠,不仅对周遭,甚至对自身,都是一贯的跳脱态度对待。

    她不在意,甚至不需要自己这具身体,连灵魂她都可以摒弃,说是活着,却像是在完成任务。

    所有的分析和决断,是因为这些是必须要完成的事。

    她有特别在意或开心的事吗?而自己于她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她那些发挥到极致的逗弄、接触,是本意还是无意?或者说,她是在耍他吗?

    “对了,阿回呢?”

    刁浪对夏初然充满兴趣,而夏初然还在继续她自己的话题,对于陆康回,夏初然一方面是担心的,但秉持着对刁浪的信任,夏初然也就是顺嘴问问。

    刁浪摸着下巴,对了,还有个陆康回,他转而一笑,用一种刻意却很随意的口吻,“他当然没事,有白玫在,死了也能给你救活。不过,花妹,说到这位陆康回,到底跟你什么关系,能不能说道说道。”

    刁浪对她越感兴趣,越想抓住她的行为破绽。

    这边夏初然轻笑,回味刁浪“什么关系”的询问。她虽然刚醒,什么都不在最好状态,可是对于刁浪字里行间的关键她倒会抓,她轻抿唇,一笑,“你很在意?”

    在意?不是,他没这意思,千万不能让小鬼头误会,误会了又要缠着他,于是刁浪立刻解释,“我没什么好在意的,只是感兴趣,不是,就是好奇!”

    不好。说完刁浪立刻发现,自己已经上了夏初然的当,并且在不知不觉中跟着她的步调走。

    在以往的这些接触中,刁浪始终对夏初然太过放松,因为总觉得她是个年纪尚轻的女子,却忘了她在现实和虚幻间自如游走了十几年,她有这本事能轻而易举的控制场面。

    就像她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事一样,应该让人感到警惕才是。

    感兴趣和好奇不是一个意思吗?是一个是情感上的,一个是心理上的,用心理掩盖情感,这不就是在意?

    这边夏初然已经开始考虑其它,对于刁浪的心理变化,她想知道。

    好奇让她找到了刁浪,理智让她围绕在他身边,最后的感情,让她对刁浪产生很奇怪的想法。

    不如,让他开始了解自己?夏初然在心中忽而泛起的念头,使她心情大好,她俏皮一笑,“说起我和阿回的关系,可能是比男女朋友更深的那种,我们有婚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