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七十一章 真实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世上有神吗?”水世忠看起来二十岁冒头的样子,带着圆框眼镜,穿着还稍显稚气的休闲装,学生气十足。只是背部总是缩着,感觉有些怕生和害羞。说话的语调已经脱离了当地的口音,字正腔圆,非常舒服,有些,有些像夏初然。

    刁浪一直盯着他,他对水世忠并没有多注意,一是水世忠之前远在国外,这里之事跟他难说有什么关系;二是,水世忠存在感实在太低,刁浪都没记住他的人。

    要不是夏初然时不时提一下他的名字,刁浪都忘了水家三子。

    所以,当从外表看起来稚嫩且稚气的水世忠,问起了有关神的说法时,刁浪还是感到有些吃惊。

    看来,巨大的变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而这种改变不是人为能够控制的。

    “你说神吗?”刁浪视线从他身上移开,随意的从地上拿起一根枯草,在手里把玩。

    “没有。”刁浪笑说,“别想那么多,世上没有神,所有人都只能靠自己。”

    水世忠苦笑,因为刁浪的回答,也因为始终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这么说,我连去问为什么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说你……”刁浪将枯草扔入水中,枯草随波而动,没有任何依傍,也不存在自我的控制,刁浪就那么望着枯草流向远处,“别说你,同样的问题我也想问天上……”

    枯草在水中盘旋找不到依托,眼看就要和那些没入河中的水草一样,沉寂于天地。可枯草停住了,它奋力靠近了河边,依靠着岸边的枯枝停了下来,死死挣扎。

    谁说挣扎无用?苟延残喘也是喘,你不愿呼吸才是放弃。

    刁浪不愿放弃,也不希望水世忠放弃,他轻巧一笑,“不过呢,三少爷,我们还是有选择沉浮的权利。问天没用,它们的一套客套话已经延续近千年,什么人鬼魔神见了都是一句话打发。所以啊,与其去听笼统话,不如选择问自己,问自己接下来该如何,然后选择一条路,坚持走下去。”

    “虽然这条路充满荆棘,虽然路程遥远没有边际,而且就这么执着怎么样都像是无用功……可是,人生就是无用功多,不断地前进只是为了找到活下的理由和勇气。当一个人不可以的时候,就找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像枯草,也能报团取暖。”

    刁浪缓缓道述,水世忠陷入深思。刁浪的呱呱乱说令他心潮起伏。

    这两天他找不到方向,找不到理由,连自己接下去该怎么做都不知道。

    偌大的水家完了,水家的产业也落到了他头上。

    曾经的他有母亲靠着,有大哥撑着,家姐虽然孱弱可对自己也是关怀备至,现如今什么都没了,茫茫天地只剩下他一人,他原本想投入河中算了,他帮不了家中,也撑不起自己……

    可是刁浪这一番起承转合的话,水世忠还是听进去了不少,也开始真正的考虑自己该去做的事。

    水世忠昂头,朝天望去,似是在想些什么,而后他缓缓说,“同样的话,夏老师也说过……”

    “夏初然?”刁浪对夏初然的名字有些敏感,不知道是不是被夏初然弄得神经质了,总觉得和这些事件千丝万缕的明明是她。

    “是。”水世忠回答,“她叫我做到我能所做的极致。”

    那时候的夏初然语重心长,就像当年她劝自己离开一样。

    “你为什么叫她夏老师?水灵灵和她认识,你不也和她认识?”刁浪有些疑问,虽说夏初然真是个半吊子老师,可真有人叫她老师了,刁浪一时间还缓不过神,看不出来,感觉一点都不靠谱。

    水世忠佝着背,头还是习惯性缩着,怎么也挺不直腰板,“我习惯了,原先她就是助教,甚至担任过我的论文导师,所以喊习惯了。”

    “她?你的导师?”这么厉害?

    她不是才二十五岁?

    “是啊,您不知道吗?夏老师十六岁就上了大学,是八城大学的金字招牌,被很多学校科研机构挖过角,但她因为金教授不愿意离开,死守在了位置上。这次教授遇害,她甚至搅弄了一番研究所,导致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她以前不这样的,最近似乎胆子大了一点。”

    水世忠取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刁浪有些不可置信,直到水世忠完成了动作,他才接着问,“你的夏老师,是夏初然?”

    “是,我想我已经说过了,就是夏初然老师。”水世忠又回答一遍。

    刁浪表情更严肃,虽然最近的接触多多少少觉得夏初然有些聪明,可这一番说明把他吓了一下,刁浪觉得夏初然很不简单,这些东西甚至没从她口里听说过一个字,她对自己身份的解释,只是一个从研究所出来被学校特聘的老师。

    一个老师能掀起多大浪?这也是刁浪一开始没对她上心的原因。

    这一连串的接触把刁浪都搞懵了,该从哪里下手他忽然一片空白。

    “夏老师很厉害,学术方面是真材实料,所以学生大多都很尊敬她。”水世忠又接着解释,“我因为跟着夏老师久了,知道她不是学校的那种面貌,也不是那么严肃和正经的人,可是在学校,还是有很多人因为她高中时候的事,对她感到害怕,或许因为这样,夏老师被学校任命的时候,有些学生还担心,这下学校可能控制不住。”

    高中的事?刁浪有些好奇,“夏初然高中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水世忠难得直起身板,挺立,“夏老师高中的时候,曾经有次重要的考试被发现抄袭,那时候她还是全校第二,被举报抄袭了第一的一位男同学。当然这件事我们不信,也没人觉得夏老师会抄袭。可那个时候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夏老师包括第一的那个男同学,都被叫道了校长室,这在当时是很严肃的一件事。”

    “最后夏老师力争了自己的清白,一字不落的将试卷写了一遍,没有一点出入。”

    “这不是挺好?”夏初然力争了自己清白,也没做什么错事,怕她做什么?

    水世忠露出模棱两可的表情,接着说,“虽是这么说,可是你知道这件事的结果是什么吗?全校第一的那个男同学被迫退学了,而且连带还整治那个告密的同学,甚至连高中那件事有关的老师都走了一批。到后面这件事的发展已经没人知道它的真假,最后夏老师有没有抄袭也没人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插曲,夏老师的事,也不会变得那么疑点重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