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三百四十五章 白小春的臭袜子

时间:2018-06-15作者:画出来的小说

    “死胖子,你就不能不说话吗?就不会照顾一下人家女孩子的情绪?真是猪啊你!”吕棒棒一听这个白小春没有用头脑过滤,就说出来的话,一下子就觉得这个家伙欠打,好在少女沉浸在思绪里,根本没有听清楚白小胖的话。</p>

    如果不是张吴吉拦着,拉着,恐怕吕棒棒会对着这个白小春做出什么暴力行为,最后只是对着小胖的头揉了揉,然后说道:“注意管好你的嘴巴!”</p>

    原本在后座上呀呀说话,自己自娱自乐的吕夭夭,被吕棒棒和白小春只见的动作,吓得一阵停止了话语。</p>

    安静的看着他们之间的身体交流。</p>

    “哈哈,白同学,你的发型…”</p>

    就在这时,张吴吉忽然看见了白小春的头发,先是一愣,然后爆笑,这个造型就是被吕棒棒疯狂的揉动头发,整出来的。</p>

    小胖原本就蓬松的头发,此刻被吕棒棒这么一揉,有几分鸡毛的感觉。</p>

    白小胖年纪和吕棒棒相近,也是18岁左右,容貌的话大家可以自己想一下,自古凡是胖子,有几个能够帅的?总之就是令人看着就觉得热的家伙,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觉得慵懒和颓废的感觉。每次出现在公共课上,总是令很多同学唯恐避之不及!</p>

    不过这个家伙虽然长得失败了一点,却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p>

    例如他对于照顾孩子,带奶娃,却是有一套自己的套路。</p>

    不得不服,从吕棒棒将吕夭夭交到他的手上之后,就一直是没有听见这个吕夭夭哭泣过。</p>

    还经常的能听见这个吕夭夭因为看见了白小春玩游戏,而无意的有意的,将吕夭夭给逗笑了出来。</p>

    …</p>

    “怎么样了?你们出发了吗?”吕棒棒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听见了梅超凤在那一头问了起来,吕棒棒的心忽然被一股暖流萦绕着,他从没想过以前在他眼里很没心没肺的她,竟然也有这么令人喜欢的一面。</p>

    虽然说,人都是会变的,有的人更是一夜之间就能长大。</p>

    但是他宁愿相信这是因为她的内心深处一直就有这么一种善良的基因,就是以前自己和她话不投机,总是一见面就吵架所以,才会从来都没有发现她的有点而已。</p>

    电话的那一头,站在了洗手间的镜子前面。一个粉色衣装的妙龄少女,一只手,三个手指向上托着手机,水果手机,一边垫着脚,向上提高身子,因为这个洗手间,只有在那个角落里才信号比较好。</p>

    …</p>

    “那个,梅同学,你就安心上课吧,现在我们已经打车出发了…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先这样。”</p>

    而电话的另外一头,梅超凤也是有点惊讶,特意的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我居然不是在做梦?难道这个吕棒棒渣男,真的转性了,居然对我态度这么好!”</p>

    “喂喂喂,梅超凤,不是吧,你去上个厕所,要这么久的吗?”武莹莹,对着好久才从外面走进来的梅超凤,用一种怀疑的口吻说道。</p>

    “我打了个电话,吕棒棒那边出了点事情!”梅超凤走进了安静的课堂,在同学们的注目礼下,来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座位上,对于她这种一节课要出去好几趟的学生,在老师眼中早就当作了坏学生。</p>

    坏学生这个称呼,她可是当之无愧的,坐下去,看着武莹莹的课本上翻到了老师正在讲解的那一页。</p>

    然后架起了腿,优哉游哉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指来回的划动着,一副标准的手机网虫模样。</p>

    …</p>

    “可是吕棒棒出了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是宿敌吗?”</p>

    武莹莹望着梅超凤的小脸,发现她脸上甚至还有一点满足的意味。</p>

    这让他不得不觉得惊讶,用书本挡住了老师的视线,将头缩下去,对着梅超凤说道:“你不是吧,难道你竟然和吕棒棒发生了感情的交集?”</p>

    …</p>

    另一边吕棒棒他们所坐的车,缓缓的在夜色中前进,来到了热闹的街市。</p>

    出租车师傅:“小伙子,期雲酒吧到了。”</p>

    这个时候,坐在后座的白小春却还能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和吕夭夭逗乐玩儿,真是个不错的保姆人选,而且免费哦,不要白不要!</p>

    出租车师傅的话语一出,原本正在死命玩着手机的白小春,将手机丢进了背包,却发现了眼前这令他惊讶的一幕。</p>

    “呼噜!”</p>

    吕棒棒的呼噜声像个喇叭一样吹响着,但是也丝毫不能打搅到正在思念妹妹的何小茹。</p>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张吴吉,因为疲劳而小小的睡了一会,吕棒棒则是时不时的打盹。白小春只好掏出腰包,将车费给交了。</p>

    “喂喂喂,你们前面的那两个家伙,到了到了!”</p>

    白小春对着前面的二人,喊了一声,见他们还在睡,于是将臭脚举上去,这么一熏,果然很有效,张吴吉和吕棒棒几乎是同时咳嗽,几乎要呕吐:“什么味道,”然后迷糊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白小春一个星期才洗一次的臭袜子……</p>

    “白小春,回去我再找你算账,我保证不打死你!”</p>

    吕棒棒打开门,下去后又跑到了车的另一边,将沉浸在对妹妹的思念中的何小茹从车上喊了下来。</p>

    “哇,你们看,这个胖子居然连儿子都带到这种地方来了,真是为所未闻,不过今天却见到了。这个期雲酒吧,真是鱼龙混杂,越来越奇妙了!”</p>

    一些舞女后背袒露着,依靠在了铁杆之上,摆出了一副十分纸醉金迷的状态,对着这四个忽然而来的少男少女,一阵品头点足的,然后几个人拿起了高脚杯,对碰了一番,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p>

    这个酒吧的舞池,真的是像那首客官不可以里面所写的那样,扑面而来的一股股各式的香水味和酒水味道,充斥着四人的呼吸。</p>

    闪烁的灯光,变幻的光影,让人心情浮躁的音乐。</p>

    吕棒棒只觉得心头郁闷,说不出的厌恶感受从心间流出来。</p>

    张吴吉来过这种地方,所以适应性好一点,只是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懒得说什么吐槽的话。</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