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四百二十五章 水瓶砸中了头部

时间:2018-07-09作者:画出来的小说

    第四百二十五章水瓶砸中了头部

    虽然你这个赢了,但是我们之前好像是忘记商议这个输赢的那个奖品了”

    当时这个吕棒棒就是这样子说道。

    然后吕夭夭也是听着这个吕棒棒的话就顿时觉得一阵无奈起来

    忽然的这个吕棒棒被食堂外头有人丢进来的一个水瓶砸中了头部,然后昏『迷』过去。

    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似乎回到了这个尼山学院!

    这一天的下午,天上下着『毛』『毛』的细雨,祝英台道:“今日同去散步,天气上不能够,仁兄可觉得烦闷”

    梁山伯走到祝英台窗子下,因指着柳树道:“是的,不过因此,我倒想起一件事,草亭相会,还有此物,那时枝叶青青,我想我们相会,也是柳叶青青吧”

    祝英台也站在窗户边,看那柳叶拖了细雨,青得爱人,觉得这书斋让柳树笼罩。因之点点头。

    梁山伯道:“现在同学都道我们像亲生弟兄一样,小弟看来,也的确是如此。

    本来我们就都是独生孤儿,又都是来杭州同拜名师,求学深造,有许多地方,又属相同。据我看来,多少有一个缘字相引。因此,弟有一句话,考虑再三,还不敢说出来。”

    祝英台道:“我兄与弟相见之下,果然十分投机,我兄有什么言语,尽管说不妨事。”

    梁山伯道:“我想与我兄更结盟为金兰

    注:在晋以前,金兰二字,根据易系辞:“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后人就假托异姓结为兄弟之辞之好,虽不能说什么祸福共之,至少有一个帮助,未知我兄对这事意见如何”

    祝英台对窗外竹枝看去,正好枝叶交叉。那竹叶子上,半晌滴落一点水。还有交叉阴密地方,叶子铺张得像一把伞一样,那雨点落下格外来的大,而且急速得像一根绳索一般,只是响得的的扑扑,这就像击鼓催花,好像告诉人说,帮忙越大,成功越快。于是点头道:“我兄的话,也正合小弟的意思。不知仁兄实在年龄多少”

    梁山伯将手一比道:“今年痴长一十八岁了。闻道我兄今年十七岁,是吗”

    祝英台道:“正是一十七岁。”

    梁山伯道:“这样说来,我痴长一岁了。”

    祝英台两手一拱道:“我敬你为兄了,不知何处结拜”

    梁山伯将手一指两株柳树道:“你看,这房间里面很好,百根竹子,两株柳树,表示这结拜前途,正是绿叶蓬勃的日子。”

    于是祝英台叫四九银心进来,将书案扶得正中,焚好了一炉檀香。梁山伯祝英台在香案前跪下,对天三拜。梁祝二人起来,祝英台又过来一揖道:“梁兄,小弟有礼了。”

    梁山伯以揖相还道:“贤弟,为兄有僭了。”

    祝英台道:“银心,你过来见过梁相公。”

    银心对梁山伯拜了一拜。

    梁山伯道:“四九,你过来见过祝二相公。”

    四九赶紧过来,对祝英台也拜了一拜。

    梁山伯对四九道:“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以后作事,比以前还要尽力。”

    四九站在梁山伯面前道:“相公既然和祝二相公都拜把子,我想和银心哥哥也拜个把子。因为我和银心在外,都是一个人,我们虽也互相帮助,但究竟不如手足那样亲密啦。”

    梁山伯微笑,目视祝英台。

    祝英台道:“银心,四九的话,你听见吗我觉得相当有理的。”

    银心道:“相公都拜了把子,我等自不能例外呀。四九哥今年几岁了。”

    四九道:“我比相公还大岁哩,今年十九了。”

    银心道:“我今年一十七岁。”

    四九道:“那末,我是哥哥了。”

    银心道:“那是自然,要敬你为兄。”

    梁山伯指指檀香道:“现在炉香正热,正好结拜。”

    于是四九银心对天赶快磕头,爬起来,银心对四九叫了一声哥哥。

    梁山伯道“今天余兴甚豪,回头吃晚饭,要同饮几杯。”

    祝英台道:“小弟不善饮,但今天是一桩喜事,稍微尽一两杯吧。”

    梁山伯甚喜,数了银钱,交给四九打酒买肉。到了晚上,烧起两支红烛,放在长案上。叫厨子共作了四碗菜,乃是烧鸡,烧鱼,虾子拌芹菜,咸菜烧肉和豆腐,另外两双杯筷。

    梁山伯将一只左手袖子卷起,把左手托起右手,右手提了酒壶道:“贤弟,请坐。为兄斟上一杯。”

    祝英台在一边看着道:“这就不对了。应该由弟斟酒,怎么梁兄抢起壶来。这似乎不像小弟了。”

    梁山伯道:“贤弟,你就坐下吧。一来弟不会饮酒,所以不善斟。二来既是一家人,谁得空谁就斟,毋须客气。”

    说着,就把壶向对面空杯子斟了去。古人杯子比较的大,一杯就是一两多酒。壶的形式,原不一样,梁山伯抱的这把壶,是陶器,是个扁瓜形,装满了怕不有斤把斤。

    祝英台向酒壶笑道:“酒怕打多了吧”

    梁山伯道:“这壶只有半壶,为酒不多。四九买的酒,多了他也不会干的呀,请坐吧。”

    祝英台听了,只好落座。

    梁山伯自己斟了一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笑道:“其味甚佳。”说罢,方才落座。

    梁山伯自斟自饮,拿着筷子挑碗里的莱吃。因道:“贤弟,人生所没有的事,一天变成了有,这是人生所最快活的事。

    你我原是独生孤儿,今天结拜之后,你有了痴兄,我有了贤弟,是人生一乐呀。喝”

    说着,举起杯子来对祝英台一请,自喝去了。

    祝英台看见梁山伯甚为高兴,也不拦他的酒兴,也不断的微笑。

    梁山伯道:“贤弟酒量怎么样,我还给你满上一杯吧”

    祝英台道:“弟只有一杯之量,够了。”

    梁山伯一手举起酒壶,一面摇头道:“还加上一杯,至多醉了而已。”

    祝英台见他手举了酒壶,始终不肯落下

    。自己一想,加上半杯,大概不要紧。便举起杯子道:“好,这是喜酒,请还加上半杯。”

    梁山伯是信任祝英台的话的,真的,只给了半杯。举起杯子来道:“贤弟饮呀”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