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12章 学舍突击小考验

时间:2018-05-12作者:画出来的小说

    ……

    原本听得曾宏狐一声令下命令,一支来自尼山学院武仆组合成的刺杀队伍,便在二年级学员的带领下,冲向了各个新生宿舍,在这个杀人不偿命的年头,谁知道等一下会不会又有倒霉的菜鸟要死掉呢?

    每一支队伍都遵循一条原则: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当队伍缓慢行军时,犹如静止的森林,肃穆、严整,不惊动敌人,不打草惊蛇。但是曾宏狐显然还是放水了,刚刚那些暗器雨算是对新生们的提示。

    每一支队伍都有一名来自尼山学院二年级的学员带队,总体素质理论上应该在这群新生之上,而那些武仆也是皆身怀不弱的武功,虽说没有那么厉害,但也跟这群新生的水平不相上下。

    夜幕更好的为这些队伍做掩饰,他们潜伏到了各个学员宿舍的外头,每只队伍分为三部分,分别是打头阵排查的、中间的主力部分、后面的掩护部分。他们经验十足,而对手全是新生菜鸟。

    其中一支分队,已经来到了一个学员宿舍,两个蒙面拿刀的武仆先是轻轻撬开了宿舍房门,他们惊讶的发现房里空空的,可是下一秒,就在他们的头上,就有一个马桶就对着他们扣了下来,霎时间他们变成了尿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幸好有打头阵的炮灰,不然这遭殃的可就是人家了!”其中一名娘娘腔的二年级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做曹蛋,他就是这支队伍的主力,他喜欢使用的武器是少林武棍。他刚走进去,就听见房梁上有动静,两个人跳了下来,一个叫小乌龟的少年,他是一个来自江湖的小混混,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麻袋,一跳下来就用麻袋套住了曹蛋的头,另一个叫小蚂蚁,他们是同乡也是好兄弟,小蚂蚁见套住了,和小乌龟击掌之后,两人把曹蛋痛扁了一顿,两个武仆过来帮忙,武仆打不过小乌龟,而曹蛋从麻袋里出来后他将小蚂蚁打倒在地上。

    “竟敢伤害我的兄弟,”小乌龟从背后攻击,一腿将大意的曹蛋踹飞了出去,他想要爬起来反扑,但是想起曾宏狐有规定:“只要是被新生打趴下的就是行动失败,便不可以再为难新生师弟们。”

    曹蛋师兄没想到小乌龟这么多鬼主意,他还没来得及展现真实实力就已经败北,他遗憾的离去,被曾宏狐骂了一句“废物。”

    “可是他们也太不讲道理了,马桶和麻袋这不是作.弊吗?”曹蛋委屈的道。

    “作.弊你个大西瓜,人家那叫出奇制胜!失败了原本也不可耻,可耻的是你竟敢不肯服输……”曾宏狐冷眼鄙夷了一番曹蛋才作罢。

    ……

    第二支队伍来到了另外两个新生的房间,他们分别是那两个卖烧饼的张三指和马大脚,他们从小就是死党,想当初他俩相依为命一起卖了三年烧饼才攒够了学费,终于考入了尼山学院,开学的时候他们还特意挑来了一担烧饼供给新生免费吃。

    马大脚每天睡觉前第一件事不是拉窗帘也不是撒尿,而是在房门之后的地面撒一些面粉,他说他防贼防习惯了,不防的话就会睡不着的。对此张三指也早已司空见惯了便由他折腾,只是……

    两个打头阵的武仆推开了张三指和马大脚的房门,脚下一滑动,两个武仆当场四脚朝天,这难道不是面粉和马大脚的功劳吗?

    滑倒的巨大声音刚好就惊动了张三指和马大脚,原来他们睡得很深连暗器都被他们忽略了,他们睡眠质量巨好。

    “不是吧,什么意思,尼山学院也有毛贼的吗?”张三指率先醒来他道。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答案是肯定的,”他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脚下已经踩着那两个武仆,踩的他们的手指骨咯咯发响。

    “不要啊,新生大大,别踩了,好疼啊。”两个扑倒在地的武仆可怜兮兮的央求道。

    “我又不是故意要踩你的,我刚刚只不过是想去撒泡尿,怎知你们会在我家宿舍?你们想干嘛?”马大脚腰粗腚肥,重量级的代表人物,被他一踩是什么感受可想而知。

    “去你的,真是非一般的饭桶,”对着地上两个武仆一说,一个比张三指和马大脚大一点的少年出现在二人面前,此人正是来自二年级的师兄他的名字叫做王鸟大,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张三指和马大脚,王鸟大笑了一声道:“你就是马大脚?还真巧,你大脚来我大鸟,看来你我的缘分还真不是一点点!不过今天就要不好意思了,因为……”王鸟大还没说完就急着出招,只见他拿着黑溜溜弯钩镰刀,豪爽的朝着二人杀去。

    “磅!”

    只听得一声挺大的摔地声,然后就看到那死人王鸟大已经摔倒在地上,如果说刚刚是面粉的话,那么这次就是大米了,没错,这个是张三指的癖好,他喜欢在他的大床前撒一些大米,作用嘛……呵呵看地上那个就知道了。

    “你们俩个果然是同村的!连害人的方法都如出一辙……”王鸟大勉强一说,才恨恨的昏了过去。

    “咦?这不是传说中的二年级的师兄吗?怎么搞的,怎么才一把米就晕菜了??”张三指有点想不懂道,看了看马大脚,只见他好像更不懂。

    “那就麻烦你们两个将这三个人拉走了……我们要继续睡觉了!”张三指对着门口两个掩护的武扑一道,倒头就呼噜大叫起来,一旁的马大脚睡着的速度比他还快。

    “什么?没有动到对方一根毫毛就败北了吗?真是废物也无法形容的事情啊!”听得两个武扑的报告曾宏狐他始料未及道。

    ……

    ……

    与上两支队伍几乎同时,第三支队伍来到了两名女生学员的闺房外,一想起是女孩子,更是没有放在眼里,打头阵的两个武仆直接推开了少女学员的房门,眼睛随意的搜寻着房中两个女学员白圆圆和白翘翘的倩影,听闻这两个女学员是学习古典舞蹈的,而且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那种。

    两名胆大妄为的武仆这才在闺房中逛动了几步,就迎来一人一盆冷水,然后是胭脂粉,再然后是自制防狼粉,再然后好像也不用然后了,看那两个二货已经两眼转圈将近疯癫。

    “这样的招数真是罕见,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一名名叫年轻葛的青袍男人约莫20岁,从门外走了进来,尽力将步伐走得潇洒一些,见到两位少女还行了一个礼,又道:“二位学妹是自动投降还是要师兄帮你们投降?”

    “那就请师兄帮我们投降嘛……”白圆圆狐媚一笑,青丝放在唇边一咬,扭来扭去勾道,而一旁的白翘翘也在自己翘臀上画了两个圈圈美目含情对着少年吹了口气。

    看得两位浪女这么风情万种,年轻葛差不多忘了自己是来执行任务的了,心中的热火燃烧起来,对着白圆圆的丰满之地扑去。

    “劈!”

    见那色狼扑来白圆圆脸色一变,将胸前的流鼻血的年轻葛用一根绳子勒住了脖子,然后就是一巴掌,俏脸上微怒道:“想不到尼山还有你这样的猪脑纨绔子弟!”。

    “劈!”

    看姐姐出手了,白翘翘一激动也打了他一巴掌,她还对着他道:“这两块豆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以后给我记着点……”说完帮忙勒住他的脖子。

    “我认……认输行不行!”年轻葛很艰难的说了出来,脸上一滩红色。

    “不行!你自找的。”白圆圆和白翘翘想都不想拒绝道。

    “妹妹,把他踢出去!”白圆圆和白翘翘一人一高脚靴,将年轻葛像踢皮球一样的踢了出去……

    “怎……怎么可能?”四名武仆看得主力年轻葛被打趴他们吓死了,跑掉了。

    “给我死回来,抬我走啊……”听得此言四名武仆才想起年轻葛师兄还被扔在少女的闺门外。

    “呸!”、“呸!”白圆圆和白翘翘对着年轻葛的背影道:“年轻葛?小年轻!”

    ……

    第四只队伍也是如期来到了山伯和英台的住处,抬头只见夜色凄美而晚风撩人。

    山伯和英台当时正在睡觉,实在没有预料会有人这么晚来偷袭他们的。

    “呼噜呼噜!”英台和山伯的呼吸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此消彼长。好多枚暗器飞了进来,他们没理睬,过了一会儿,两个武仆又摸了进来,山伯的窗户没有关,二年级的师兄自来氺他别出心裁,从窗户钻了进来,因为他想:“梁山伯和祝英台是体能训练前三名的人物,不能从大门进去,窗户似乎容易突进……”想到这他自豪的爬了进去。

    三个武仆摸去了英台的房间。而师兄自来氺和其余的一个武仆留下来对付山伯。他们拿着匕首对着山伯的床刺去,却只刺到了棉花,两人一惊,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山伯抓住,山伯将他们两人的头撞在一起,自从有了金手指以后山伯的力气可大了。

    “啊!”“啊!”两人被撞的昏头转向的摸着头喊道,转身才看见山伯坐在对面的桌子上,他一只脚踩着凳子,手上的折扇轻轻摇动,脸上带着自豪的笑。

    “咚咚,来自自来氺的讨厌指数+8……”山伯听见系统提示,心中暗喜道:“有几个不请自来的敌人时不时对我喷几下、贡献一些讨厌指数也是很不错的……”

    “怎么可能,明明没有看见你从床上离开呀!”自来氺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明白,道。

    “嗬嗬,自来氺师兄,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蠢,师弟我今日好心跟你说,就你这点小心思,你的智商若是再不充值,怕是在这尼山学院混不下去咯!”山伯打开手中折扇道。

    “不可能,我的计谋明明不走寻常路,为何你还是识破了?!”自来氺惊奇一问道。

    “这些伎俩对付别人兴许奏效,但,天外有天,这就像博弈一般,谁想得更远更精确,自然就主宰了战场……”山伯道。

    “主宰战场?博弈?”自来氺更不懂了,百思不得其解道。

    就在自来氺想得入神之际,山伯忽的用折扇敲了他肩膀,面目和善道:“自来氺师兄,你过来,我告诉你答案!我怕你脑子想坏了!”

    “师弟,你真……好!”自来氺像一只听话的小狗对着山伯一样跑过来。

    “师兄,再近点、再近点……近点!”山伯连续笑道。就在自来氺注意力全集中在听答案上时,山伯用那招魔症金额头,对着这位师兄的脑门一撞……

    “磅!”

    “扑!”

    自来氺这个主力横躺在地板上。旁边的那个武仆看蒙圈了……准备逃亡,却听见山伯道:“别紧张,我不女人!你把他搬走就行了啦!”

    “咚咚,来自自来氺和女武仆的讨厌指数再+8、+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