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58章 讲故事后取病变

时间:2018-05-12作者:画出来的小说

    原来,那个a君并不是胡说八道,古时候虽然医疗技术不发达,但是类似化验这种技术的雏形已经存在。

    不过,比较麻烦的是,任何“化验”的工作都要亲自去做,通过亲自观察尝试、总结经验。

    所以也有人说,那时的化验真的是舌尖上的“化验”。

    当时众人被a君的那句吃大便,着实给吓了一跳,不过鉴于其他人也暂时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就只好看看a君这一招了。

    “老夫我曾从书上发现,最早有“化验”记载的估计要数“越王尝粪”。春秋时期,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前往吴国臣事夫差,做牛做马,时刻都有掉脑袋的危险。”哪知说到了一半却被人给打断了话。

    “你尽是说一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不是说化验吗,扯到哪里去了?”其余的人中有人不满说道。

    “各位同仁莫急,我的故事还没讲完……”a君并没有停止他的故事。

    “我们时间这么紧张,没空听你在这瞎掰掰!”

    “对啊,我们不需要故事,我们要的是思路。”

    “大家,别吵,听他说下去。”终于,在众人对a君发起唇枪舌炮时,钟奎站了出来。

    “多谢组长信任……当时,越国谋士范蠡,他有一日在打扫马粪时,想起他在武当山游学时,看到一位老者,为人家治病时定要看一看粪便,对危重的病人的粪便,还要用舌尖尝一尝,便问他为什么要尝粪便,他说:病从口入,结于内腑,征兆在便,尝便就知是什么病从口入了。”他说得从容,神思暗涌。

    “不是吧,你是在搞笑吧,尝便?多恶心啊!”还是有人受不了,站了起来反驳道。

    更有一个年轻一点的c君放肆道:“要是真的有效,就让这老头,亲自尝尝那猫女的粪便啊,哈哈!”当他正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立刻迎来了那组长钟奎的一记冷鞭。

    顿时,脸上一道渗血的伤疤。

    “干什么打我?.”那c君一阵茫然、愕然,转过脸对着钟奎一道。

    “你已经严重阻碍到会议进展了……要知道,我们九人既然jin ru了生化”研究队伍,就如同签下了生死状,若是在研究病毒样本的时候,出个什么差错,死了也是很有可能的,我认为应该没有人会认为你是被暗杀!”钟奎道,面色恶毒。

    “你……我要退出。”那人满脸惊恐,然后拉开背后的凳子,起身一道。

    “你难道忘了,在任务完成之前,不可退出?违约,死!”

    “什么,那我还是不退了!”

    “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a君,你的这个故事,很好,继续说下去,若是最后能够得以实践,重重有赏!”那个钟奎用一种鼓励的眼神看向了a君老头。

    “多谢组长支持,当时啊,于是范蠡想了一计,他让勾践给正处于病中的吴王夫差拍马屁,更加恶心的是,竟然还要求勾践吃吴王夫差的带毒大便。

    说是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夫差放松警惕,更加相信勾践确实是诚恳臣服。勾践听从范蠡的计谋,吃了夫差拉的屎。

    然后更变态的是,勾践还恭维夫差说:下人我曾听有名的郎中说,根据谷物的味道、再结合时令看看二者是不是互相兼容,如果所吃的谷物与时节不合,会有病患甚至死亡;如果与时令相符合,就会有祥兆、有病也会康复。

    昨日我偷偷品尝了大王您的粪便,发现粪便的味道味苦并且带着酸楚,这个味道,是个顺应时节,充满当下春、夏之气的味道,所以这对大王来说是个天大的祥兆。

    夫差听了非常高兴,连声夸奖勾践“心肠好”。最终,勾践取得了夫差的信任,回到越国,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率领大军把夫差打得落花流水,一举消灭吴国,洗刷了自己所有的耻辱。”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b君忍不住对着a君翻了翻白眼,这是个中年郎中,左脸有一块黑色痔疮。

    “我就是想说,粪便可以研究出病变的原因!”a君这才和颜悦色的说道。

    “你这老家伙,你难道就不会直接说结果吗?非要讲什么故事?”f君也跟着喷了a君一句。这是个不爱说话,只喜欢开刀,解剖各种动物死体的家伙。

    “不好意思,我习惯用故事引入!”

    “可是你哪里引入了?根本是东搭不上西……”

    “算了,既然找到了思路,那就按照这个思路行动!”钟奎闭上眼睛略有无语道。

    “啊?!”几乎其余人都是同时震惊道。

    “别在这儿发愣了,分成两队去采集样本,务必将那只大猩猩和疯子猫女的粪便给我取来!”钟奎厉声喝道。

    被钟奎的情绪吓到,那些人皆是赶紧行动起来,临走时g君心中不满的盯了一眼钟奎暗暗道:“要我们去取这两个疯子的大便?我看你大概也是疯了,你这个疯子,是不是取回来的大便你想要吃!你应该吃大便。”这是个年轻的灰袍郎中、贼眉鼠眼的。

    ……

    而在这群人开会的时候,山伯其实偷偷使用了透视术读心术,在隔壁的小黑屋里,看着这整个会议,原来他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鬼入者,回想起那日被橙色火浪上身、并且扑克大鬼王出现在自己背后,帮自己作战的那一幕,让山伯心中打了几个冷颤。

    所以,山伯也很着急,想要知道生化研究队伍的研究进展。

    小依依和林瘦这几日在牢房中相聚,过着很复杂的生活,因为正常的时候,清醒的时候,两人就是恩爱相待,但是偶尔也会发作,所以,狱卒们就经常看见大猩猩和大猫女时而恩爱得可以虐狗、时而又是骇人的抱作一团互相厮打的场景……

    牢房中光线昏暗,里面布满了猩猩和猫的混合臭味,小依依和林瘦不仅仅糟蹋、还消瘦了不少、早已经不成人样。

    当看见几个生化研究者,到来的时候,小依依和林瘦皆是亢奋的甩动身上的铁链,发出吵死人的声响,被火把照到眼睛时,闪闪躲躲的、有些怕光。

    “把它们带出来,动刑!”现在,在这几名生化郎中的眼里,小依依和林瘦就是畜生一般的存在,像他们这样子的异类,在这群人眼中是死不足惜的。

    “动刑?”山伯心中一阵迷惘,后又想到,“该不会是催便吧?病变的鬼入者伤不起啊!”

    听得这群郎中的意图后,狱卒也是惊讶了,狱卒暗道:“这两个倒霉的鬼入者,真是可怜,为了配合研究,已经两日滴水未进,哪来的粪便垫肚子啊?!”ps:讲故事的a君老儿帮作者君求票来了,小伙伴们,快交出票票来,记得收藏有木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