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57 给本王做一辈子的菜

时间:2018-06-08作者:萧渔

    楚王府的办事效率果真高。容晓与容四在那葡萄架下坐了不到半个时辰,染风就带着十几个人将粮油瓜果蔬菜,崭新衣物,还有一张大床搬过来。

    看到染风指挥着手下将床搬进离昨夜她和南宫楚睡的最远的一间屋子,容晓走到他跟前道:“染风大哥,王爷可是进宫去了?”

    在容晓来到楚王府之前,染风本来是南宫楚的贴身侍卫,如今他却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专门做苦力的老妈子。

    尤其是今日南宫楚用那培训许久只用来传递十万火急的机密消息的信鸽,飞鸽传书给他的时候,他满心激动的打开纸条,上面竟只是写着南宫楚让他迅速来这这位于偏僻的城东,地势又颇高的宅子来置办家具。

    他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容晓,一张脸倒是长得不错,只是还稚嫩些。尤其是那略显干瘪的身段,哪里比得上胤城里那些风情万种的美人。

    他在心里叹口气,自家王爷在前二十年都不近女色,还落了个断袖的恶名,如今大概是情窦初开,所以眼光自然比不上那些过尽千帆之人。

    容晓见染风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友好,忙又问:“染风大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染风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西凉使臣来访,王爷奉皇帝陛下之命,进宫去了。不过王爷吩咐了,让你今日就留在这里,等他见完使臣就会亲自过来接你。还有……”

    他瞅了一眼将一个板车都堆满的瓜果蔬菜和肉食,“王爷要你做好晚膳,等他一起过来用膳。”

    容晓无语,明明知道前面暗潮汹涌,见过西凉使臣后,那厮居然还有心情来吃她做的饭。

    染风看到了还坐在葡萄架下的容四,脸上明显一怔,“那是谁?”

    容晓捕捉到他的异样,“那是我爹,染风大哥以前有见过他吗?”

    染风笑着摇摇头,“我怎么会见过他?只是有点纳闷,你还那么小,你爹怎么看上去那么老?”

    说完他自觉失言的吐吐舌头,“抱歉,貌似冒犯了令尊。”

    容晓失笑,染风真的是她穿越过来后见过的最可爱的人。

    他将东西全部安置好以后,便带着手下离开了。容四叹道:“这些都是刚刚那王爷派人置办的?看来他对你还真是上心。”

    容晓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阿爹昨夜在外面坐了一宿,现在赶紧去吃点东西换身衣裳再好好睡一觉吧,晚上王爷还要过来用晚膳。”

    容四愣了愣,还是道:“好。”

    容晓昨夜一夜难眠,今早又被南宫楚那么早拍醒,也回屋躺了一会。但想着西凉使臣和他要来用晚膳的事,她没躺多久就起来了。

    不知为何,这并不是南宫楚第一次做她吃的饭,但她这次好像莫名的比平日多了几分紧张,也多了几分期待。

    进了灶房之后,容晓发现他们给准备的食材还真是全,鸡鸭鱼肉鱼还有各种蔬菜样样都有。

    她想着南宫楚口味偏淡,近日应该劳心劳力的事情也会不少,便心思一动,做了一个能缓解疲劳的猪肉酿苦瓜,黄芪大枣煲凤爪,加上一个双味荷花豆腐,炸得金黄的松鼠桂鱼,一叠精致的糖醋排骨,蒸了一笼翡翠白菜饺子做主食。

    等这些菜做完,又到了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她用精致的盘子将菜摆在那院中的葡萄架下的石桌上,再放在一**上好的梅子醉,配着暖暖的夕阳,自己都觉得赏心悦目。

    将这些弄好之后,容晓先去容四的屋子叫他,但容四并不在屋子里,还给她留下一张字条,说自己残老丑陋之躯,不宜跟王爷一同用膳,先四处走走再回来找她。

    容晓撇撇嘴,这样也好。

    幸好南宫楚在菜还未凉时就回来了。看到容晓摆在石桌上的菜,唇角一勾,“今日这些菜式做的清新别致。晓晓能为本王洗手作羹汤,本王很高兴。”

    容晓被他夸了,心里自然高兴,嘴上仍道:“这又不是王爷第一次吃奴婢做的菜。”

    南宫楚在石凳上坐下,用筷子先夹了一块排骨尝了尝后道:“不一样,这是晓晓在自己的宅子里招待本王,唔,这菜的味道场起来好像也比平日更好吃一些。”

    听惯了他的毒舌,难得见他连连夸赞自己,容晓喜滋滋的有些飘飘然了,她也坐下夹了一块酿苦瓜给他,“王爷尝尝这个,这酿苦瓜是清蒸出来的,虽有淡淡的苦味,但咸鲜脆嫩,清淡爽口,不仅可以开胃消食,还能暖胃益气,消除疲劳。”

    南宫楚饶有兴趣道:“吃过不少苦瓜,却还未吃过这种做法的,这里面的肉是猪肉么?”

    说着他尝了一口,叹道:“晓晓,别说本王吃了你做的菜以后再也吃不下别人做的菜怎么办?你干脆以后就给本王做一辈子的菜可好?”

    粗神经不懂情事的容晓没听懂他话中的深意,“王爷要一直吃奴婢做的菜也成,但奴婢虽然在烹饪方面是个天纵奇才,一般不轻易出山,出山是要给银子的。”

    南宫楚似笑非笑,“贪财猫,你要多少银子?”

    容晓淡淡道:“像王爷这样的身份,吃顿饭定然十分讲究,奴婢要花的心思和时间肯定更多。做一顿饭,王爷就给奴婢一千两银子吧。”

    南宫楚在她额头上毫不留情的给了一个爆栗,“不仅贪财,还敢对本王狮子大开口。银子没有,栗子要不要?”

    容晓摸着吃痛的额头,明明痛的是额头,脸却无端的跟着红了。

    南宫楚似乎压根没兴趣过问容四为何不在,只是很给面子的将容晓做的菜一扫耳光。酒足饭饱之后,他懒懒的起身,“你先去收拾,本王去散散步,消消食,今夜还要在这里留宿。”

    容晓惊讶道:“王爷今夜还要在这里睡?”

    南宫楚很淡定的“唔”了一声,“吃太饱,本王困顿了,也走不动了。”

    容晓:“……”

    任劳任怨的容晓在将厨房收拾干净后,想着南宫楚说自己吃太饱,又拿起各色水果做了一个精致的果盘。平日南宫楚吩咐她做事情,她虽然去做了,但心里都会把南宫楚痛骂一遍,今日不知怎的,好像都做的十分心甘情愿。

    容晓甩甩头,拿人的手软。她这是因为南宫楚给了她这么一座宅子,所以她要报答他。

    她端着果盘走到院中,正准备回房给南宫楚送去,忽然一张大网迎头落下,将她结结实实的蒙住。她还没反应过来,却感觉四面八方飞来暗器,逼得自己无处遁逃。

    她心里惊呼我命休矣,但那果盘不知怎的还被她牢牢的护在怀中,她正分出一只手准备拿出落雪将这大网割断,忽然自己连人带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头上还是南宫楚那厮懒洋洋的声音,“这又是那家畜生大晚上不睡觉,跑来欺负本王的贴身小奴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