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64 天降横财

时间:2018-06-08作者:萧渔

    大概从容晓一靠近揽月阁,就被南宫楚给发现了。

    他毫不顾忌的仍然和沉烨继续谈论着这些,是否意味着他对自己已经非常信任了呢?

    容晓提着食盒走进去,见南宫楚仍然在床上拥被而坐,气色却是好了很多。

    他见容晓进来,就朝沉烨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沉烨下去之后,南宫楚瞅到了容晓手中的食盒,眉头一挑,“这里面是什么?”

    方才在兰芝面前“耀武扬威”的容晓,在南宫楚面前气势顿时怂了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道:“王爷寒毒发作,所以奴婢就去厨房给王爷熬了可以驱寒温补的鲫鱼黄鳝粥,王爷快趁热吃了吧。”

    南宫楚却懒洋洋的往床沿上一靠,“本王现在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似的,你来喂本王。”

    容晓难得看到一向意气风发的南宫楚这般虚弱的样子,心里更加愧疚。她将粥碗从食盒中拿出来,坐到他旁边,用勺子盛满粥,再送到他跟前,“王爷,请慢用。”

    南宫楚瞧着她一张小脸认真的模样,还知道怕粥太烫用小嘴吹了两下再送到他唇边,他完全可以看到她低下头时,两片长长的睫毛跟扇子似的扑腾扑腾。

    他唇角一勾,这个傻丫头,还真是好骗。

    容晓见南宫楚胃口很好的将整碗粥吃个见底,这才放下心来。她看到南宫楚虽然刚清醒不久,但眼底仍然有两抹很明显的青色,想来他救自己的时候定是彻夜未眠。

    她不由问道:“王爷明明知道自己身上有寒毒,为何还要往自己身上浇冰水?”

    南宫楚奇道:“不往本王身上浇冰水难道让别人来?本王可不想让自己的贴身小奴婢被别人抱着驱热。”

    容晓顿了顿,她明明想问的不是这个意思。只能在转身收拾粥碗时,小声说了一句,“傻子。”

    但南宫楚的耳力也是极好的,一下问道:“你说什么?”

    容晓红了脸,忙道:“没说什么,王爷喝了粥,还是再躺床上休息一会吧。”

    南宫楚一笑,“那你也上来陪本王躺会。”

    容晓吓了一跳,摆手道:“奴婢还是不要打扰王爷修养的好。”

    南宫楚幽幽的叹口气,“你明知本王抱着你借着你的体质,这身上的寒毒才能好的快。罢了,反正本王冒着生命危险往自己身上浇冰水去救你也是心甘情愿的。”

    容晓看他脸上一副悲戚之色,终是心软的咬牙道:“那奴婢就陪王爷躺一会。”

    她也不敢脱衣服,合衣爬上床,南宫楚又很自然的将她搂在怀中,感受到怀中的温香软玉,他满足的叹息一声,“果然这样,本王的身子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容晓嘴角抽了抽,兰芝她们已经在背后嚼她舌根子说她是狐媚,若是被人撞到她与南宫楚相拥而眠,恐怕更要坐实这个狐媚的名号吧。

    南宫楚在她身上蹭了蹭,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角度,才将脸埋在她脖颈处叹道:“你放心,本王一定会找到那圣衣教教主,为你报这个仇。”

    容晓讶道:“王爷还没有抓到圣衣教教主吗?”

    虽然那晚南宫楚是在声东击西的打击韵王,但他定也想知道圣衣教教主背后是什么人。结果一下来了三个皇子,太子是南宫楚要辅佐之人,而且性情仁厚,南宫楚对他来说是与韵王抗衡的最好的左膀右臂,所以他没必要诬陷南宫楚谋反来断了自己一条胳膊。

    那宁王才是个七岁稚童,更加不可能。

    嫌疑最大的就只剩下韵王。但如果圣衣教和往生门这两个强大的地下黑暗组织都被韵王所用的话,那这个韵王的实力,也太可怕了吧。

    南宫楚道:“本王让沉烨带着楚卫去沐府废宅翻了个底朝天,并没有发现圣衣教的踪迹,甚至也没看到你说的那些地下暗道和血池。所以本王想,那圣衣教的老巢,应该不在沐府。”

    容晓争辩道:“可是那时候沐姑娘带奴婢去的时候,就是先去的沐府啊。那圣衣教教主精通阵法,会不会是他失了障眼法,所以圣衣教其实就在眼前,但沉烨大哥他们就是看不见。”

    南宫楚失笑道:“再厉害的阵法,那也不是仙术,岂能把东西说变没就变没的。不过即使那教主是个神仙,本王也要把他给揪出来!”

    容晓想着那个可怕的血池,那两个可怜的楚卫四肢处不断喷出的血,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教主哪里是神仙,明明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感觉到容晓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南宫楚将她往怀中更加搂紧一些。“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了,你陪本王先睡一会。”

    容晓“嗯”了一声,心里就释然了。她连中了七花毒都可以活过来,还怕什么呢?

    一觉醒来,发现天都黑了。南宫楚不知何时已经起来,正坐在一旁的书案前处理公文。

    他见容晓起来,便扔给了她一个锦囊,“令尊已经离开了楚王府,这是他留给你的。”

    容晓接过,心道他不是亲手交给自己一把木梳子吗,怎么还有东西留给自己?

    她将锦囊打开,顿时眼睛一亮加上深深的不可置信。

    里面竟然是银票,而且有五张,每一张都是一万两。

    一两银子大概等于六百元人民币,五万两银子,那就是三千万元。

    这不是小富,这是巨富啊!

    容四不是很穷吗,穷到要卖掉自己的女儿,要沦落成为乞丐,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笔银子?

    容晓觉得自己定还没睡醒,是在做梦,她用力掐了一下大腿,痛的龇牙咧嘴之后发现这竟是真的。

    南宫楚将她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笑道:“小财迷,给本王看看你爹给你留了多少银子?”

    容晓一下警觉的将锦囊牢牢拽在手里,“王爷,这是奴婢的阿爹留给奴婢的,是奴婢自己的银子。”

    南宫楚轻笑:“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财迷,你爹给你再多的银子,你以为本王看的上吗?”

    ------题外话------

    晓晓: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王爷的套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