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39章 富得流油的西凉国(首订一)

时间:2018-07-07作者:萧渔

    大漠的白天酷热的可以直接在沙地上煮熟鸡蛋,到了傍晚却清风阵阵。极目远眺,夕阳西下,只见在浩瀚的沙漠上,一轮落日正缓缓降至地平线上。天上层层的云堆好似被胭脂染过,连脚下的黄沙在落日的晕染下,都似乎变得光芒万丈起来。这落日是炫目的,也是温柔的。

    这样的美景,当真应证的那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容晓骑着一头温顺的骆驼,跟着队伍慢慢的走着,驼铃悠悠,沙漠上也已不知不觉留下两排深深的蹄印。

    这样穿过大漠,果然比踏马而行,溅起满地黄沙要舒服的多。

    南宫楚所骑的骆驼跟她并排而行,容晓问:“王爷,穿过了这片大漠就是草原,西凉国的人都是住在帐篷里吗?”

    虽说南宫楚让她叫自己“阿楚”,但容晓还是只有在私下才会偶尔叫叫,毕竟周边都是早就和她打成一片的南宫楚的手下,她不想让他们惊掉大牙。

    南宫楚道:“帐篷是专门给西凉的牧民们住的。除了大漠,西凉也有大片的绿洲。西凉人就是在绿洲建立他们的城池,创造了不逊色于大胤朝的文化和财富。西凉国的王都叫四方城,也有个别名,叫石头城,因为他们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石头砌成的,而且王宫边上有一大片罕见的石林,石林中立着两座雕像。据说这两座雕像不是人工雕琢,而是天然形成的。一尊雕像是月神像,另一尊像则是狼神像。狼神在左,月神在右,两座神像对视而立,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恋人。而西凉人每逢到了重大节日,都会由西凉国王带着去拜祭他们。”

    这听起来倒是有趣。容晓有些明白为什么那小黑长得非人非狼的样子,西凉国王没把他当成怪物还一直心心念着。他们将狼尊为神,说不定也把这小黑当成了神人一般的存在。

    到了夜里,他们终于进了西凉的王都四方城,被安排在接待贵宾的里。西凉国王思子亲切,当晚就派人来接小黑回宫。但南宫楚刚解开小黑的穴道,小黑就挥舞着爪子露着獠牙要伤人,只有容晓呆在他身边,他才会老老实实的安分下来。

    霍达有些尴尬的笑道:“国王陛下已在王宫设宴,为楚王殿下和小王子接风。既然小王子对这位姑娘,额,这般欢喜,不如这位姑娘一同前去吧。”

    南宫楚看了一眼容晓,轻挑眉头,“也好。”

    到了西凉王宫,容晓才晓得跟这王宫一比,南宫楚那原本奢华的楚王府一下变得朴素的不能再朴素。这王宫外面虽是用石头打造,里面的地砖,竟直接是用一块块金砖铺成,负责照明的,是一颗颗比苹果还要大的夜明珠。

    再看看那高坐在用黄金打造的王座上的国王和王后,他们身上用金线缝制的华衣,以及几乎戴满双手的鸽子蛋宝石戒指,容晓已经叹为观止。

    炫富也不是这么炫的。

    原以为这西凉国是相当于古代的犬戎或是蒙古的这些艰苦的游牧民族,如今看来,他们分明就是遍地黄金,富得流油的迪拜啊。

    西凉国王远远的就看到跟在容晓边上的长着黑毛的小黑,立刻激动的从王座上跑下来,张着戴满了鸽子蛋的手,喜极而泣道:“王儿,孤的王儿!”

    小黑虽然平时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来到这王宫,竟被这满眼的金碧辉煌给吓到,一直用毛茸茸的爪子紧张的拉着容晓的袖子。

    如今见一个浑身闪着金光的陌生人朝自己过来,他更是害怕的躲在了容晓身后。

    西凉国王受伤道:“王儿为何躲着孤?莫非他已经不记得孤了么?”

    容晓在心里翻白眼,您老的儿子本就是个半人半兽的,又分散了这么多年,能记得起你才怪?

    南宫楚微笑着解释道:“小王在找到小王子之前,小王子长期居于山林之中,许久未与人接触。如今见到生人,自然会害怕。还请国王陛下宽心,小王子既已找到,那就不愁康复之时。”

    西凉国王饱含热泪的望着小黑许久,“楚王对孤王儿的救护之恩,孤定当重谢。晚宴马上开始,还请楚王入座。”

    南宫楚被安排在右侧上座,西凉国王的王子们都坐在左侧一边。小黑本来也要去随自己的兄长们同坐,可是他的爪子一直扯着容晓的袖子不肯松开。若是有侍从来带他,他就不客气的对着侍从一阵龇牙咧嘴把他们吓退。

    无奈之下,小黑便随容晓一起坐到了南宫楚边上。这样让王座上的国王和王后都不由多看了容晓几眼。

    晚宴开始,西凉国王赐了第一杯酒水之后,侍从们开始给每一张桌子上都架上了一只烤的外焦里嫩的烤全羊,然后随着乐声响起,一群充满异域风情的少女群涌而入,扭动着如水蛇般曼妙的腰肢,为晚宴跳舞助兴起来。

    比起保守矜持的大胤女子,这些西凉少女简直个个都可以称作是尤物,她们的肤色更为白净一些,眼睛更大一些,也水灵些,那身段好象也柔许多,又加上穿得少,就少的那部分还薄如蝉冀。

    再翩翩起舞的时候,她们一个个媚眼抛过来,连她一个女人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是在场的男人们,个个都忘了眼前的美酒美食,看着这些美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容晓忍不住看了一眼南宫楚,看到这厮好像对眼前的烤全羊更感兴趣些,全场只有他在慢条斯理的尝着羊肉,才松了口气。

    再看边上毛茸茸的那只,他的两只眼睛也瞪得老大,嘴巴里似乎还有口水流出来,却不是对美人感兴趣,而是对美人的脖子感兴趣。

    容晓塞了一条羊腿塞进他口里,却被他嫌恶的吐了出来。容晓顿了顿,这家伙难道还真的只喝鲜血这么挑食?

    一舞作毕,西凉国王下令赏赐这些舞姬,竟是每人一大锭金子。

    容晓再次咂舌,这个西凉国,还真是把金子当成沙子使么?她也遗憾为何她穿越过来的时候不是直接到西凉来呢?

    西凉国王对南宫楚笑道:“这些美人都是孤王宫里生得最好看的舞姬,楚王若是看中了,尽管挑选几个,以解楚王舟车劳顿之苦。”

    南宫楚浅笑,将容晓的手轻轻握起,“奈何家有悍妻,小王只能多谢国王陛下的好意。”

    西凉国王一怔,随即了然的哈哈大笑:“原来这位竟是楚王妃,失敬失敬。”

    见宴会中的所有视线刷得一下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容晓咬牙低声道:“王爷,你胡说什?”

    南宫楚用指腹暧昧的摩挲着她的小手,“若不这样说,就这小黑跟你的亲昵程度,你难道想给这西凉国王当儿媳妇么?”

    容晓浑身抖了抖,马上将一直贴着自己的小黑的毛茸茸的爪子给挪开。

    宴会结束后,南宫楚交代容晓:“本王要与西凉国王商议事情,你就留在王宫等本王。”说着他又看了一眼一直跟在容晓的身边的小黑,微微皱眉,“至于他,你可小心些与他保持距离,切勿再让他把你给伤了。”

    容晓见南宫楚变成个操心的老母亲,忙道:“王爷,你且放心去吧。”

    等南宫楚走之后,容晓跟小黑坐在王宫里的御花园里,她发现到了晚上,这御花园里的花都会发光,整个花园都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她走上前一瞧,原来每一朵花的花蕾中间都放着一颗会发光的珍珠。居然能将名贵的珍珠放在鲜花里做装饰,容晓再次深深的觉得,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在她垂涎欲滴的看着花瓣上的珍珠,犹豫着要不要偷一些回去时,那小黑站到她身后,又扯着她的衣裳,吃力道:“娘…娘…”

    容晓震了震,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过头去看到小黑眼巴巴得看着她,嘴里还在模糊的道:“娘…娘…饿…饿…”

    容晓惊喜道:“小黑,你会说话了?”

    只是这家伙为何会开口喊她“娘”,她明明还是芳华正茂的青春美少女。

    小黑张开嘴露出獠牙,“饿…饿…”

    看到他的獠牙容晓就觉得慎得慌,正好有侍女过来说要带小王子去休息。容晓忙道:“你们小王子饿了,去给他抓几只鸡过来,记住,要活的。”

    侍女有些莫名其妙的听了容晓的吩咐,在小黑被带到房间里去休息的时候,几只活蹦乱跳的鸡也准时的被送来了过来。

    小黑一瞧到这些鸡就眼睛发亮,马上就要扑过去。容晓怕他吓到别人,忙把侍女遣散。小黑才抓起活鸡痛快的吸食起新鲜血液来,看起来,还真是无法直视的残暴。

    几只可怜的鸡马上成为了小黑的嘴下亡魂,他还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一缕鸡血顺着他的獠牙流下来落在他下巴的长毛处。

    容晓嫌恶的皱起眉头,“你这家伙以后能不能换个口味?不要再只是吸血了,你是西凉的小王子,又不是吸血鬼!”

    她还真担心若是没有人给他动物的血喝,他会不会直接把人的脖子给咬了。

    她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递到他前面,“你吃吃这个。”

    小黑嫌弃的扭过头去。

    容晓气道:“你明明是人,为何要把自己变成了嗜血的兽?若是你连试都不肯试一下,那你以后就别跟着我了!”

    她迈起大步想离开,小黑看了一眼这四周让他害怕的灯火和烛光,焦急道:“娘…娘…”

    容晓回头,将苹果拿起来,“那你肯不肯吃?”

    小黑委屈的盯着她手上的苹果许久,却也真的怕她会扔下自己,还是张开了嘴,艰难的将这个很不受他待见的苹果咽下。

    刚吃一口,他就嫌弃的想吐出来。容晓继续威胁道:“不许吐出来,要吃完!”

    等小黑终于艰难的将一只苹果吃完,甚至连果核都给吞进了肚子里。容晓才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即使是半人半兽,也有被改造成人的机会啊。

    容晓心情大好,看到小黑一脸的黑毛,突然眼睛一亮,既然想改造他,不如做得彻底点。

    她让小黑坐下,再拿出匕首落雪,开始认真的…给他刮毛。

    落雪不愧是天下闻名的利器,杀人不见血,这刮起毛来更是干净利落。

    只是若是被这大胤第一兵器家孔笙知道他精心打造的削铁如泥的落雪被用来给人刮毛,估计会直接被气活过来吧。

    等地上已经铺着薄薄一层的黑毛时,小黑的脸也被刮干净了,也终于露出了一直被遮挡的脸。

    容晓吃了一惊,想不到不再毛茸茸的小黑长得这样好看,而且这样年轻,看上去就是一张才十三四岁的少年脸。他的五官同这西凉人一样,立体深邃,肤色因从未见过阳光,白皙的如图一块千年古玉,无瑕,苍白,却也散发着一种专属于王室的高贵清华之感。

    谁能想到原本是嗜血怪兽的小黑,竟然长着一副极品小受的绝色面孔。甚至连那两颗本来恐怖的獠牙,配在他现在这张焕然一新的脸上,也有了不一样的邪魅之感。

    她也终于明白,为何上学时她的那些损友们会被电影里的吸血鬼或者狼人迷的死去活来了。

    果然都长着一副绝佳的好面孔啊。

    小黑也伸出还是毛茸茸的爪子摸了摸自己变得光溜溜的脸庞,似是没有适应过来。

    容晓瞅着他的爪子道:“我把你这指甲也剪了吧。”

    她拿起剪子,将他长了多年已经变成利爪的指甲剪去,再刮去手上的长毛,很快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就显出来了。

    小黑将双手举起来,有些不敢置信。

    容晓看到除了留着獠牙,其余已经跟正常人无异的小黑,很是满意道:“这是你的手。”

    小黑跟着她吃力的念,“手…”

    容晓拿起桌上的铜镜放到他跟前,想让他看清自己现在的样子。小黑看到那镜子里会出现人像,先是害怕的捂住眼睛,然后又忍不住将手指张开一条缝,偷偷看着镜中的人儿。

    容晓指着镜子耐心的引导他,“这里面是你。小黑原来不是怪物,小黑长得很好看呢。”

    小黑伸出手,慢慢的抚向镜子,“我?”

    他又看着容晓,“娘,我?”

    门口突然传来西凉国王的叹息,“孤的王儿,从出生起就被人当成了半人半狼的怪物。想不到王妃竟然能重新把王儿变成人。这份恩情,孤如何得报?”

    见西凉国王和南宫楚站在门口,小黑又吓的躲到容晓身后,瞬间还龇着牙怒瞪着他们,只不过少了那满脸的黑毛,现在他发起怒来,也没了之前的凶横之感。

    西凉国王遗憾道:“王儿目前似乎只认王妃。”

    南宫楚道:“许是小王子人性未开,再多加教导,定能和常人无异。”

    西凉国王欣慰的点头,“如此,那这些日还烦请楚王和王妃留在王宫教导王儿,直到王儿痊愈。”

    南宫楚很爽快的答应了。容晓看他那神情,怎么着都觉得他巴不得留下来。

    西凉国王一走,南宫楚就走到小黑面前,干净利落点住他的穴道,再干净利落的把他往床上一放。

    容晓指责道:“你好端端的为何又要点住他的穴道?”

    南宫楚淡淡道:“不这样做,他何时肯将本王的王妃还给本王?”

    容晓脸一红,“谁是你的王妃了?”

    南宫楚笑嘻嘻的凑过去,“晓晓你若是愿意,从西凉回去之后,咱们就把婚事给办了。”

    容晓伸出拳头去打他,却被他用大手包住了整个拳头,还轻佻道:“晓晓何必用拳头来掩饰内心的娇羞和喜悦,打在本王身,痛在你心啊。”

    这厮的脸皮厚起来有时候连自己都自愧不如。容晓想挣开他,南宫楚却顺势将她的五根手指张开,再与自己的长指交叠在一起来一个十指相扣,“既然西凉国王将我们留下,不如今夜就去这王宫散散步好好‘参观参观’。”

    想着这遍地都是黄金的西凉王宫,容晓眼前一亮道:“王爷是想去偷他们的金子还是夜明珠?”

    南宫楚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小财迷,本王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虽然天上只是挂着一弯残月,天上也积压着乌云将繁星遮挡了去,但到处的夜明珠也将这王宫点亮的跟白昼无异。南宫楚牵着她的手慢慢惯着,偶尔遇到王宫里的侍女侍从,也只是恭恭敬敬的向他们问好。

    “王爷,看来这西凉国王很信赖你。”

    南宫楚勾唇道:“还不是多亏了一直缠着你的小黑。”

    容晓哼道:“若是西凉王知道小黑一路上都是被你用铁链绑着过来的,他还会那么信你么?”

    南宫楚不以为意的笑道:“那也比你差点用拳头打死他好些。”

    容晓想到小黑的样子,将自己一直缠绕在心中的疑问问出,“王爷,先前你说小黑是西凉国王与他最心爱的妃子所生,但小黑为何一直是半人半狼的样子?难道小黑的亲生母亲,是一头狼?”

    南宫楚噗嗤一笑,“西凉虽然民风开放,将狼视为神兽,但也没有重口味到要和一头狼生儿育女。本王听说这小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从小中了狼毒。”

    “世界上还会有狼毒?”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南宫楚说着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本王觉得你一受伤流血不止定也是种毒了,可是本王竟看不出来。待回去之后,本王再让莫老和云深一起帮你看看。”

    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中,容晓发现周边的光线渐渐暗起来,而且这里的杂草乱腾也比较多,似乎很久都没有被人修缮过。

    “王爷,我们来这里说什么?”

    “来瞧一瞧这西凉王宫的冷宫。”

    容晓用瞧怪物的眼神瞧着他,莫非还真是闲得慌去看别人的冷宫?

    冷宫是专门关押一些犯了罪更多的是失了宠的妃子的,那些妃子常年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要么会被逼得发疯,要么就受不了上吊自杀,总之是宫里最阴森的地方。

    她搞不懂南宫楚怎么会对冷宫感兴趣,而且还是邻国的冷宫?

    虽说那西凉国王挥金如土,却似乎也不愿意对自己那些失宠的妃子们大方。南宫楚推开那久未修缮的宫门,就有大量的灰尘扑簌簌的掉下来。

    与那富丽堂皇的王宫相比,冷宫完全是被隔绝开来的另一个世界。他们走在寂静的昏暗的宫巷里,自己踏在石板路上的脚步声听起来都异常的清晰。

    这样阴森的气氛,让容晓心里忍不住发毛,她扯着南宫楚的袖子道:“王爷,我听说在冷宫里,不是冤魂就是疯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南宫楚握住她的手,“这一任的西凉国王算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君王,后宫的妃子并不多,更没有被打入冷宫的。如今冷宫里只住着一个人,也正是本王今夜要去找的人。这个人也是西凉国王默许本王去找的。”

    容晓听得莫名其妙,南宫楚已拉着她走到一间宫室前,在落了朱漆的门上敲了敲。

    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穿着西凉服饰,上了年纪的老太太。

    老太太手里端着一盏煤油灯,佝偻着身子,吃力的抬起头来看着南宫楚,却是骤然一惊,“你是?你是?”

    南宫楚扶助她,脸上难得的出现恭敬的神情,“父亲一直说他所有儿子里面,我是与他长得最像的,所以您定一眼就认出我来了,外祖母。”

    老太太吃惊的抬起老花眼看了他好久,“你是阿月的孩子?”

    南宫楚笑着点点头:“父亲和母亲一直都很挂念您,所以这次来了西凉,他们特意嘱咐我一定要过来看您。”

    容晓摸摸鼻子,这可就稀奇了,南宫楚的外祖母,居然会住在这西凉王宫的冷宫里。

    煤油灯将整间屋子都点燃之后,容晓发现虽然这屋子比不上外面的奢华,但也收拾的干干净净,该有的家具一应俱全。在屋子边上,还有一台织布机,想来老太太平时就是靠着织布打发时间。

    老太太看到了容晓,问:“这位小姑娘是?”

    南宫楚很自然得答道:“外祖母,这是您的外孙媳妇。”

    老太太一下笑得脸上得皱纹开成了一朵花,“我居然就有了外孙媳妇了?”

    她颤颤巍巍的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东西塞到容晓的手上,热情道:“外孙媳妇,你吃,你吃。”

    容晓低头一看,是一块不知道放了多久,连糖纸都剥落了一角的糖。

    这还能吃么?

    南宫楚看过来,“外祖母给你的糖你为何不吃,是想让外祖母伤心么?”

    容晓无奈,只得将那残破的糖纸剥开,含泪吞下。她直接硬着头皮吞进了喉咙中,完全不敢去慢慢体会那**的味道。

    老太太继续笑弯了眼,“真乖。你饿了没有,外祖母这里还有糕点。”

    容晓哪里还敢再吃,忙干笑着推拒,“不饿,我一点都不饿。”

    南宫楚笑眯眯的看着这一老一少互动,无论这丫头怎么嘴硬,在心里,已经默认了作为外孙媳妇的这个身份。

    南宫楚走到老太太跟前,“外祖母用过晚膳了吗?你的外孙媳妇最擅长的就是做一手好菜,不如今晚就让她做几个小菜给你尝尝。”

    容晓瞪他,大晚上的做什么饭,而且还让她在这冷宫里做,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老太太摸着容晓的手道:“外祖母不饿,不用麻烦外孙媳妇了。”

    容晓松了一口气,还是这老太太明事理。

    谁知南宫楚坚持道:“好不容易见到外祖母一次,自然要好好孝敬外祖母,而且今夜我们会留下来和外祖母一起住。”说完他看向容晓,“我与外祖母还有一些话要说,你快去做饭,随便做几个你拿手的小菜就好。”

    容晓愤怒的哼了一声,既然是拿手的小菜,哪能随便就能做好的?

    不过她已经发现了,这里与其说是冷宫,倒不如说是西凉国王为了让老太太安享晚年,在这个安静的地方专门给她设了一个院子,与王宫的那些纷纷扰扰隔绝开来。

    这院子里也有单独的厨房,厨房里食材倒是不少,而且跟平日在大胤朝吃的没有什么区别,就是米缸里的米没剩下多少。

    考虑到如今已经过了用晚膳时辰,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容易积食。容晓便用为数不多的米熬了一个皮蛋瘦肉粥,又蒸了一个鸡蛋羹,清蒸了一条鱼,顺便还体贴的将鱼骨头全部剔掉,才端了出去。

    将这些端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已经被食物的香气香得眉开眼笑的,“国王陛下体恤外祖母这个老太婆,经常把宫中上好的烤全羊送来给外祖母品尝。可是外祖母一大把年纪了,再好的羊肉又哪里还咬的动?还是外孙媳妇做的这些好,外祖母一看就饿了。”

    南宫楚走到容晓边上,附在她耳边悄悄道:“这下除了父皇,本王的母亲,外祖母都尝过你的手艺,你这媳妇基本上快过关了。”

    容晓听他家是这么考核媳妇的,忙不以为然的反驳道:“你家又不缺厨子,凭什么要求做你家媳妇就要会做饭?”

    南宫楚低笑,“是啊,我家不缺厨子,却真的缺个媳妇。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同意做本王的媳妇?”

    容晓没想到这么两句话就钻进了他设下的套子里,只能羞道:“等着做你媳妇的人多了,不差我这一个。”

    南宫楚变本加厉的顺势搂住她的腰,“可本王就只想要你一个。”

    在边上品尝容晓煮的黏稠的皮蛋瘦肉粥的老太太咳了一声,“外祖母年纪虽然大了,但耳朵还没有聋。”

    容晓红了脸,忙离南宫楚远了几步,又瞪了她一眼。

    南宫楚看到她露出这害羞的小女儿姿态,却更是心情大好。

    老太太很给面子的将她做的晚膳吃掉一大半,容晓端着空盘子去收拾,回来的时候南宫楚已经扶着老太太睡下了。见容晓进来,他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容晓出去。

    容晓跟着他一起来到院子中,见原本夜空积压的乌云渐渐散去,他们也终于见识到了这位于大漠的神秘国度的最美丽的星空。

    南宫楚指着那院子中摆放的两张藤椅道:“咱们躺那去。”

    已经开始打哈欠的容晓问:“去那做什么。”

    “看星星。”

    容晓:“……”

    南宫楚往那藤椅上一躺,还将自己的两条长腿悠闲的交叉在一起,看上去还真是一边乘凉一边看星星的。

    但这大漠本就昼夜温差大,容晓抱紧双臂,已经感觉到冷意,完全不享受在这里乘凉的感觉。

    她走到南宫楚身边,在另一张藤椅上坐下,“王爷,你就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吧。凭我对你的了解,我完全不觉得你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到这西凉王宫来看一眼你从未见过的外祖母。你也压根不像这么孝顺的人啊。”

    南宫楚笑骂:“臭丫头,本王在你心中就真的如此不堪吗?”

    一面说着他还是和容晓耐心解释道:“外祖母并非是我母亲的生母,而只是已经驾崩的西凉老国王派去照顾母亲的宫女,只能算作是母亲的养母。母亲是草原上的狼女,从小被狼群抚养长大,后来被老国王在大漠中发现了她并把她带到了西凉王宫,还收为了义女,并给她取名叫阿月。西凉人最尊敬狼神和月神,老国王给一个狼女取名叫阿月,显然可以看出对这个义女的喜爱。

    他将阿月培养成为西凉的圣女,并有意赐婚给西凉的王位继承人,就是现任的西凉国王塔桑。阿月与塔桑青梅竹马,本可以顺着老国王的意愿共结连理。谁料西凉与大胤发生冲突,西凉大军节节逼近,占领了大胤边境十几座城池。为了击败西凉军,父皇御驾亲征,逼得西凉投降的同时也遇上了阿月。”

    南宫楚接着道:“后来的故事你也知道了,阿月与父皇一见钟情,并随父皇去了胤城。但阿月心知自己受恩于西凉王室,临走之前将一样重要东西留给了塔桑作为报答。父皇这次命本王出使西凉,除了共商两国贸易往来,继续维持两国的友好关系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取回这样东西。”

    容晓问:“是什么东西啊?”

    讲到关键之处南宫楚却卖起了关子,“佛曰,不可说。”

    容晓哼道:“那我还不稀罕知道呢?”

    正巧一颗流星从天边划过。南宫楚道:“今夜竟然能遇到流星。本王听说对着流星许愿,可以实现愿望。”

    容晓不屑道:“王爷可知流星如何来的么?它是太阳系中的尘埃掉在地球范围之内,和大气摩擦燃烧起来,才变成了流星。王爷对着一粒尘埃许愿,还不如对着一颗石头呢。”

    南宫楚似笑非笑:“你在说什么?”

    容晓叹息道:“本姑娘学识渊博,博大精深,王爷听不懂本姑娘的话也是再正常不过。”

    南宫楚见她得意的尾巴都要翘起来,只得又看着星空道:“你说流星是尘埃,但为何今夜星空会有这么多尘埃呢?”

    容晓抬头一看,哪里还顾得上与南宫楚的斗嘴,惊喜道:“是流星雨!”

    千万颗流星像一条条闪光的丝带绚烂在夜空,刀光火石之间,打破了万籁的寂静。

    虽说在现代社会的时候,网上经常说哪个地方会有什么座流星雨,可是她却一次都没有见过。如今看到无数流星拖着长长的半透明尾巴在夜空划过,就像是仙子们圣洁的飘带在星空飞舞,虽说这美丽只有短短一瞬,却已足够让人在脑海中留下永恒的记忆。

    南宫楚看到她陶醉的脸,也顾不上嘲笑她的心口不一,直接拉着她的手一跃而起,就这么飞起来。

    容晓一惊:“王爷这是要去哪?”

    “带你摘星星去!”

    他带着她直接飞向了王宫的最高处,坐在那高高的屋顶上,仿佛星辰近在咫尺,那满天的流星也围绕着他们绚丽绽放。

    “这样看这些尘埃,会不会觉得美得多?”

    容晓看着满天璀璨星斗叹道:“王爷,在我的家乡,这些星星还有别的说法。人们把星空分为若干个区域,每一区就是一个星座。而每一个人根据自己的出生日期,都会归属于一个星座当中。他们的性格,也会跟自己所属星座有关。”

    南宫楚饶有兴趣道:“那本王是什么星座的?”

    容晓道:“王爷是在农历十月出生,应该是天蝎座。”

    天蝎座的男子的典型性格是傲娇,自负,腹黑,绝对是这厮无疑了。

    南宫楚一怔:“天蝎?这种说法倒有趣。本王不应该是天龙座么?怎么会是蝎子?”

    容晓嘴角一抽,“可惜压根没有天龙座这个星座。”

    “那么晓晓你又是什么星座?”

    容晓得意道:“我自然是可爱又善良的双鱼座了。”

    但她也突然想到,在星座学中,天歇座和双鱼座的配对率是百分之百,也就是传说中的,天生一对。

    流星虽然稍纵即逝,但今夜的这场流星雨却很给面子的持续进行着。

    容晓抱紧双臂,被南宫楚发现了,“冷了?要不要回去?”

    容晓摇头:“这样壮观的流星雨,我还没欣赏够,可舍不得走。”

    南宫楚解下外衣,同时披在两人的身上,又将容晓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那今晚咱们就以天地为床,星辰为被,就在这里看一晚的星星吧。”

    容晓情不自禁的握着他一向都发凉的手,“可是王爷比我还怕冷,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南宫楚拥紧她,“那咱们就抱紧一些,给予彼此温暖。”

    星空依旧流光璀璨,而在那高高的屋顶上,两个人儿紧紧相拥,流光易逝,有情人彼此相守的岁月静好,却是永恒。

    ……

    昨夜容晓虽然度过了到这古代社会以来最浪漫的夜晚,但也付出了低价。

    因为在这昼夜温差极大的晚上,而且还是在屋顶上呆了一晚,南宫楚和她果然双双着凉了。

    尤其是当热情的西凉国王邀请他们一同用早膳时,看到南宫楚不受控制的打了几个喷嚏,容晓就忍不住偷笑。

    西凉国王塔桑担忧道:“楚王可是身体抱恙?”

    南宫楚道:“无妨。”

    但说完,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

    于是风华绝代,玉树临风,万人敬仰的楚王因为打喷嚏,一向镇定自若的脸上竟浮起一抹比昨夜的流星雨还要少见的,红晕。

    ------题外话------

    文文今天上架了,首订一共会上传三章,加起来2。5w字左右,首订的小仙女可以在留言区留言已首订,某鱼会奖励88潇湘币,

    如果有全订的,同样在留言区留言已全订,某鱼会奖励333币币;

    另外待会还会发订阅红包,每包10币,订阅了的小仙女都可以去抢一抢。

    莫名忐忑,小仙女们一定要多多支持啊,这样某鱼才有动力万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