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43章 赔了相公又折兵

时间:2018-07-07作者:萧渔

    听到容晓明目张胆的说要“抢婚”,寨主脸色大变,随即不屑的冷笑道:“就凭你?”

    容晓眼睛越发瞪得瓦亮,“若是美人寨主不服气,可与在下比划比划。但在下不是男子,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若是不小心伤到了美人寨主,那在下只能遗憾的说一句抱歉了。”

    见她口出狂言,寨主发出一声冷笑,当即把一双十指尖尖的纤纤玉手,化作凶狠的饿狼的爪子,向容晓的咽喉处袭来。

    容晓避开她的掌风飞身而起,那寨主也跃至空中。眼看两人在空中飞跃互击,那喜堂下面摆放的瓷器家具等都因她们强大的掌力震得纷纷碎裂。

    木云寨的这些少女们都站在下面惊慌的看着她们,不是她们愿意袖手旁观,而是她们早已看出以她们的功力,根本无法插手这两个绝顶高手的对决。

    南宫楚负手悠哉的看着她们,他现在才觉得看美女打架好像也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何况这两个美女是因为他而打起来的。

    当整个喜堂都被她们毁的差不多的时候,她们才停了手落到了地上,只不过原本雍容高雅的寨主被容晓打得掉了凤冠,乱了精心梳理的惊鹄髻。容晓比起她来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头发弄乱了,她的袖子都被撕去了一截,露出一段如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出来。

    虽然这里除了他和小黑,全是女子。但南宫楚也不想她这露出来的春光被人看了去,他将外衣脱下披在容晓的身上,又将她把头发慢慢整理好,“怎地这么不小心,衣服都被别人给扯破了?”

    看到原本要跟自己拜堂成亲的男人对自己不闻不问,却对另外一个女子嘘寒问暖,体贴备至,寨主更加恼怒,“你们在骗我,你根本不是西凉王妃,你们两是一伙的!”

    容晓叹道:“看来美人寨主不仅人长得美,这脑子也挺好使的。”

    “岂有此理!”寨主努力想保持的优美风姿一下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全身都发起抖来,嘶声道,“在我的地盘你们敢如此放肆,你们就不怕我杀了你们?”

    这话一出,祠堂内的所有少女都将容晓南宫楚小黑三人团团围了起来,容晓低声对南宫楚道:“王爷,你会打女人吗?”

    大多数直男的信条都是自己绝不打女人,若南宫楚此刻也顽固的遵守这个原则,小黑又变成了个木偶,那她岂不是要一个人对几百?

    南宫楚唇角轻勾道:“本王不打女人,但也绝不允许别人动本王的女人!”

    容晓无奈,这厮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在嘴巴上占她的便宜!

    “将这三人给我抓起来,若他们反抗,格杀勿论!”

    寨主一声令下,顿时一百多位少女一起攻向她们。她们作为这大漠的女悍匪,自然个个武力值都不低,若就这么蜂拥扑上来,他们还真不一定好对付。

    容晓正犹豫着要不要掏出那把一直藏在怀里的手枪出来,开枪把她们吓退,然后再用轻功逃走。却见云小七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寨主姐姐,不好了,二当家被人杀死了!”

    寨主脸色一变,“那七兄弟呢?”

    “他们全都不见了。”

    寨主原本妩媚多情的眸子瞬间变得狠戾,冷目如利箭一般的扫向南宫楚和容晓,“这一切都是你们事先算计好的?天下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南宫楚寻思着他吩咐那七兄弟去找他要的东西,自己则留下来故意拖延时间。那七兄弟虽然个个不是善茬,但也不是胡乱杀人的主。他的目光一向站在寨主边上一脸天真的云小七,定是这老妖怪在贼喊捉贼了。

    忽然,又有人跑进来惊慌道:“寨主,水榭起火了!”

    那水榭应该就是寨主居住在湖心的房子,寨主脸都瞬间白了,狠狠得瞪了南宫楚和容晓一眼,将身上的大红嫁衣毫不留情的脱下撕成碎片,“将他们拿下!一队人跟我过去!”

    显然那水榭在寨主眼里比拿下南宫楚和容晓的性命泄愤更为重要。

    但主将已走,剩下的一群小喽罗他们更不会放下眼里,当下双人合力,将木云寨一干人打得落花流水。

    等他们也要从喜堂冲出去时,那云小七拦住他们,仰起头来笑嘻嘻的看着他们道:“怎么样?这次可是我替你们解了围。”

    南宫楚冷笑:“那本王真是要多谢你了,只是你也别得意过早,若是那寨主在你的算计下不小心弄花了她那张绝色的脸,你这么费尽心机,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云小七听了他的话脸色也变了,一眨眼就在两人眼前消失。

    南宫楚叹道:“天下竟有如此诡谲的轻功,这云小七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我们两个加起来可能也不是她的对手。”

    他们走出喜堂,容晓问:“那王爷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白忙活一场?”

    南宫楚哼道:“她是想坐山观虎斗,让我们和木云寨打起来自己来一个渔翁得利,可惜本王很讨厌给别人做嫁衣,自然不会随了她的意。”

    容晓见不远处那水榭果然冒起了浓浓烟雾,但南宫楚这么一说让她更加迷糊起来,“我还是不懂王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咱们不是为了去救小黑意外绑到这里来的吗?怎么搞得好像王爷有预谋一样?”

    南宫楚摇摇头,他本来不想让容晓知道太多,以免她卷入这是非当中。但这丫头有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顽强(八卦)精神,而且她还是解决这是非的关键所在。

    他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西凉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这里被大漠包围着,没有粮田无法农耕,所以终年只能靠畜牧为生。过去几百年里,西凉一直持续不断的派兵侵犯大胤,为的就是侵占大胤富饶的土地,以解决他们的百姓经常食不果腹的困境。但近几十年来,西凉突然富强起来,甚至变得比大胤还要富有。有人说西凉是得到了月神和狼神的庇佑,赐予了他们用之不尽的财富。

    西凉变得富强之后,靠着自己的财富,将周边的西域小国全部收服了,再次成为了威胁大胤的强敌,所以才有了父皇二十年前的亲征,也就是那次亲征,父皇终于知道了西凉突然变得无比富有的原因。”

    这个容晓最感兴趣了,她眼睛发亮道:“什么原因?”

    南宫楚道:“原来他们并不是得到什么天神庇佑,而是因为两颗神奇的宝石,据说这两颗宝石原本就是狼神和月神的圣物,若是将这两块宝石放回位于西凉王宫外石林月牙泉中的狼神像和月神像上,那石林里的机关就会被打开。”

    容晓接着道:“就会露出里面的宝藏?”

    南宫楚点点头:“而且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巨大宝藏,那里埋着的金子整个西凉国用几百年都用不完。传闻西凉先祖是经商的天纵奇才,他的生意甚至做到了遥远的欧罗巴,创造的巨大财富几乎等同于现在的一百个燕家。但西凉先祖创下西凉国之后,怕自己的子孙因为有着这样巨大的财富会从此不思进取,丧失斗志,便以修建陵墓为名,将金子珠宝都埋在了石林的月神像和狼神像下。既是自己的陵墓,又有狼神像和月神像镇守,他的子孙定然不会想到在自己经常拜祭的神像下面会另有玄机。”

    容晓吸吸鼻子,“那这也太没意思了,那么多财富却不让人花,而是埋在地下,那这些财富跟泥土比起来又有何区别?”

    南宫楚笑道:“西凉国的先祖不是顽固不化之人,自然不会让这些财富永远被埋在地底下,所以他打造了两块雌雄宝石作为打开宝藏机关的钥匙,就是挂在你脖子上的神之眼。他跟自己的子孙说神之眼是狼神与月神的圣物,一直只能由国王和王后保管,并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并且在临终前说,若是有一天西凉国受到外敌入侵或者遭遇灭顶之灾,国王和王后可以将这两块神之眼分别挂在那狼神像和月神像上,天神自然会出来保佑他们。

    数十年前,西凉国发生天灾,草原上大量的牛羊死去,西凉国前去东征大胤也大败而归,西凉兵士死伤无数,所以造成了西凉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暴动。西凉百姓认为国王无能,要推翻其政权。暴民一直打到了西凉王宫,还说要割下国王和王后的脑袋以敬天神。国王和王后在性命攸关时刻,想到了先祖的遗训,他们逃到石林中,将神之眼放在狼神与月神身上,那通向宝藏的机关自然就打开了。”

    听完这些,容晓大概明白了,“皇帝陛下派王爷来西凉,难道也是为了这些宝藏?”

    南宫楚摇摇头,“你错了,父皇不是派本王来西凉,不是为了得到这些宝藏,而是为了保护它们。”

    这下容晓就不解了,“保护它们?这些宝藏属于西凉国的,既然你父皇不想得到它们,那又与你父皇何干?”

    说完她脑中灵光一现,“我明白了,只有保护好这些宝藏,西凉国的百姓就再也不用过那种食不果腹的日子,他们也不会把心思动到大胤的身上,这样两国才会相安无事,百姓才能免受战乱之苦。”

    南宫楚宠溺的用手刮刮她的鼻子,“不错,能想到这点,说明你的智慧快比得上本王一半了。”

    容晓“呸”了一声,“不要脸,自大狂!那王爷讲的这些又跟这个木云寨,还有云小七有什么关系呢?”

    南宫楚叹道:“塔桑除了平日太过奢侈些,其实是个好国王。自二十年前他与父皇达成协议之后,两国就再无战乱,来往贸易也越来越多。可惜他却有一堆不争气的儿子,这些儿子没什么治国之才却个个野心勃勃。他们知道了神之眼的秘密之后,自然个个都觊觎着那埋藏在地上的滔天财富。但能得到神之眼的只能是国王和王后,二十年前,已故西凉国王一心想让母亲嫁给塔桑做西凉国未来的王后,所以把其中一颗神之眼送给了母亲。但后来母亲遇上了父皇,在随父皇离开西凉前,便将神之眼还给了已经继任国王的塔桑。

    母亲的神之眼自然是给了塔桑的王后,后来被王后偷偷给了自己的嫡长子,西凉的大王子。可这颗神之眼在十年前被大王子给弄丢了。据说是因为大王子遇到了一个绝色女子,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连王位都不想争了,直接把这颗关系到西凉国命脉的神之眼送给了她。自此,西凉国就只剩下了一颗神之眼,自然再也打不开那个机关。本王这次前来,除了是要帮西凉国王找到这颗丢失的神之眼,还给西凉国王带来了中原的粮食种子布匹,传授他们农耕蚕桑之术,让他们不必再靠着先祖留下来的财富坐吃山空。”

    容晓问:“那个从大王子手上得到神之眼的绝色女子,就是这木云寨的寨主么?”

    南宫楚目光望向水榭处,“只可惜,现在那颗神之眼应该已经被七兄弟拿到手了。”

    容晓突然“哎呀”一声,“糟了,塔桑给我的那颗被云小七拿走了。我若是知道这颗宝石有这么大用处,怎么也不会轻易被她拿走的。”

    南宫楚却狡黠一笑,拿出一个东西在她眼前一晃,“你看这是什么?”

    容晓大喜,“这是神之眼?怎么会在你这里?”

    南宫楚得意道:“本王既然带着你一起出来寻找云小七和小黑,怎么会让你戴着一个这么贵重的东西招摇过市?早就偷偷的把真的换成假的了。”

    容晓先是大喜,然后就觉得南宫楚怎么如此的老奸巨猾,什么都在他的算计当中。她现在真心觉得,方才南宫楚说她的智慧快赶上他的一半,的确没有在损她。

    忽然,在夜空中升起一道烟火。南宫楚沉吟道:“那是沉烨发出来的信号,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他拉着容晓往外走,只觉得手上的重力加剧,回头一看,容晓还拉着还是跟个木头人似的小黑。

    他的眼睛凉凉的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看了一眼。这大漠本就昼夜温差大,这样被他看着,容晓觉得自己手上更加冷得厉害,她松开牵着小黑的手,讪讪笑道:“小黑的迷药药性还没有散,不如王爷你背着他?”

    南宫楚:“……”

    于是,在山寨外带着楚卫等着的沉烨和染风,就看到他们高贵的楚王殿下一脸怨念的背着身材比一般人要高大壮实许多的西凉的赤那小王子步履艰难的出来,容晓带着那头小白狼则轻快的跟在他身边,开心的笑靥如花。

    染风哪里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王爷做这种事,忙跑过去关切道:“王爷,您受累了。”

    南宫楚淡淡的看了一眼,“既然知道本王受累,那现在换你来背。”

    染风一下欲哭无泪,他这瘦胳膊瘦腿的,哪里背的动壮实如牛的小黑。不过既然王爷都发话了,他只有,含泪接过。

    容晓见七兄弟和楚卫每人手上都牵着一匹马,不由讶道:“咱们的马不都被毒死了吗?这些马从哪儿来的?”

    南宫楚笑道:“这些大漠的女马匪们敢把咱们的马全部毒死,咱们难道就不能用她们的马来做赔偿么?”

    原来是偷的木云寨的马。容晓都有些同情那个美人寨主了,栽在南宫楚这狐狸手里,只能赔了相公又折兵。

    他们骑上马,离开木云寨,又开始穿越那片茫茫大漠。白日是酷热难耐,到了夜晚,沙漠的热气退散之后,便是刺骨的寒意。尤其是他们策马而行,风刮在脸上,痛得像刀割一样。

    容晓自从学会骑马之后,每次出行都倔强的要坚持自己独自策马。南宫楚见她一张脸都冻白了,眼睛也被这夜晚沙漠的烈风吹得睁不开。他迅速得从自己的马上跃至她身后,用外衣把她整个头都包住,并将她搂在怀中。

    “这样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容晓心中一暖,闷在他的外衣里关切道:“王爷有寒疾,更加受不得冻,千万要注意些。”

    南宫楚一笑,“那你就抱紧本王,本王说不定就没那么冷了。”

    尽管周边都是人,她在这方面一向脸皮子薄,但还是转过了身,将他的腰身,紧紧搂住。

    冷风依旧如刀,但南宫楚的笑容却越发灿烂。

    但这笑意在他脸上没停留多久就消散了,只因他发现方才还在大漠黄沙中奔跑的骏马,突然四肢一软,瘫在了沙地上。

    不止是他这匹马,其余的马也是这种状况。大家猝不及防之下,都从马背上滚落了下来。

    沉烨站起来走到瘫软在地的马前面一看,皱眉道:“王爷,这些马全都死了,也都是中毒而亡。”

    南宫楚这下也没料到这一点,细想之下便深深觉得下毒之人用心之险恶。这些马中的应该是偏慢性的毒药,等到他们跑到了大漠深处才发作,这才让他们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容晓将挡住脸的外衣掀开,看到满地的马尸也大吃一惊。居然一计二用,而且这一次比第一次要歹毒的多。

    南宫楚锁眉,看来他这次是真的遇上了难题。但他马上镇定道:“无妨,大家功力都不差,即使没了马,难道还怕走不出这片大漠吗?”

    但他话音刚落,却见原本布满星辰的夜空突然乌云滚滚,四周狂风大作,将黄沙全部吹了起来。而在大风刮来的方向,有一股黄色的风沙墙,黄云滚滚,高耸如山,朝着他们的方向快速地移动着,越来越近。

    有人已经惊慌的大叫道:“不好,那是沙尘暴!”

    容晓在心里哀嚎一声,额滴乖乖,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好不容易走一次沙漠,怎么就这么倒霉的遇上了沙尘暴?

    而且一般伴随着沙尘暴的还有龙卷风,若是她这副单薄的小身子被卷入到龙卷风里,还不知道会不会被那强风将她割成一片一片的。

    危急之下,南宫楚仍旧沉稳的号令道:“这沙尘暴若是经过,就不回再回头,大家围坐成一团,用功力抵挡。”

    刚说完,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稚嫩的娇笑,“人力再强大,又怎么能敌得过自然的力量?哥哥你与其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跟这风暴来搏一搏,不如到七七这船上来避一避。要知道,若是你们不小心被这狂沙卷来的碎石弄伤了身子,你们这些男子倒是无妨,可是容姐姐可是受不得一点伤的。若是受了伤,血流不止,七七怕到时候哥哥哭都来不及了。”

    他们一起朝那声音处一看,竟发现在他们前面停着一艘船,而那云小七正站在船头,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沙漠里可能什么都会有,但绝不会有船。

    可是现在一艘看上去华丽又坚固的船真真切切的停在他们前面,他们也可以肯定,这也不是因沙尘暴引起的海市蜃楼。

    ------题外话------

    二更,今天继续万更,看在俺这么勤快的份上,仙女们手上多余的票子可以打赏一二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