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44章 晓晓当王后?

时间:2018-07-07作者:萧渔

    黄沙滚滚,离他们越来越近。南宫楚重新将外衣把容晓的头整个包上,生怕她被这被狂风卷起的碎石给割伤了。

    云小七装作惊慌的“哎呀”一声,眨着一双大眼睛道:“哎呀,你们怎么不上船,再不上来我就要走了,再也不管你们了。”

    南宫楚看着她道:“你应该不会那么好心,看到我们遇到了沙尘暴特意弄艘船来救我们。要上你这艘船,应该要付出什么代价吧。”

    云小七笑眯眯的,“你们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是绝顶高手,我一个小姑娘哪能要挟到你们?我只有一个条件,让我跟着你们一起进西凉王宫,还是要和你们一样以贵宾的身份。我听说西凉王宫里,用金砖铺地,用夜明珠照明,不去参观一下岂不白来了一趟这大漠?”

    她没有提出要他们将得到的两颗神之眼交给她,却只是说要带她一起去西凉王宫,也不知道她又起了什么坏主意。

    南宫楚却沉声道:“我们上去!”

    沉烨犹豫道:“王爷,可是她?”

    南宫楚哼道:“就算她是一个成了精的老妖怪,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她不成?”

    他们离船近些时,没了风沙的阻挡,才看到只见船底装着两条细长的板,看来就像是在雪地里行走的雪橇,却是用极坚韧、极光滑的巨竹削成的。

    上了船后,他们又发现这艘船大半都是用竹子建成,船舱是竹编的,甲板也是,所以都是用竹子做的,整艘船才会显得特别轻。

    可是再轻,没有水,这船又怎么开动?

    南宫楚走向船的另一边,才看到在那船头处,竟然站着几十头狼,每头狼的身上都绑着一条坚固的长带子,将自己与船身连接起来。

    原来这就是这艘大船能在沙漠中开动的秘密。

    就连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容晓也在心中啧啧称奇,狗拉雪橇她见过,但是能驱动狼群在这大漠中拉船,这可是比现代的轮船,汽车,任何一样交通工具都要来的酷炫啊。

    云小七瞧着一直如跟屁虫一般跟在容晓身后的小雪,“须知狼才是这大漠的主人,风沙对它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她说完也走到船头,对着狼群嗷呜一声,狼群一下听到她的召唤开始迅速奔跑,这艘船立刻像雪橇般在平滑的沙地上滑行起来。

    听到她的召唤,连小雪都开始变得不安分,若不是容晓制住它,它都要跳到船头去。

    南宫楚不得不惊叹道:“你竟然也懂得驱狼的本事?”

    云小七咯咯一笑:“老身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总要多学点东西才能打发这漫长的岁月。”

    她不管声音还是样貌,都是十岁的女童样子,如今能自称“老身”,想来终于要和他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佘冰冷冷的问道:“所以我们的马也是被你毒死的?”

    云小七叹口气,“若不把那些马杀了,你们怎么会到我这艘船来。在沙漠行走,天底下还有比坐这艘船更快,更舒服的么?”

    佘冰哼道:“这船虽然是舒服,但怕是艘舒服的鬼船,我们不知不觉就会丢了性命被它拉到鬼门关去。”

    云小七故作吃惊道:“老身与你们无冤无仇,与你们一起到西凉来,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你们的朋友,老身要你们的性命做什么?”

    佘冰继续冷笑:“若真是朋友,就不会接二连三的对我们下毒。”

    南宫楚却突然笑道:“你错了,也许她前一刻是我们的敌人,但现在确实是我们的朋友了。我们本来要被风沙所困,如今却能如此悠闲的坐在这么一艘华丽的船上欣赏这沙漠夜景。这一切岂不都要感谢云老前辈的款待?”

    说着他故意眨眨眼,“只是不知这船上有没有美酒让我们痛饮一番?”

    云小七本来一直在跟他们虚情假意的客套着,听到他说这句话却突然沉下脸来,“这船上没有酒,你果然跟那老东西一样,说起话来让人如此讨厌!”

    容晓已猜出云小七口中的“老东西”定就是莫老了,她说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都加重了,显然还带着浓浓的恨意。看来南宫楚方才那一句话直接戳到了她的伤口。

    南宫楚故作遗憾的叹道:“那真是太遗憾了,若是此刻有一壶梅子醉,即使是在环境恶劣的大漠,那也是天上人间的极乐享受。”

    云小七脸色更是变得铁青,干脆转身到另一个船舱去了,似乎连话都不想再跟他说一句。

    容晓惊奇的凑上前,赞叹道:“王爷,你好厉害,就轻飘飘的一句话就似乎点住了那云小七的死穴。”

    南宫楚微微笑道:“其实本王也不知何故,只是以前莫老跟本王说过,若是有一天遇到了云小七,与她对敌时若是无法取胜,只需不断在她面前提起酒字,就能惹怒她乱了她的阵脚。所以方才本王故意一试,发现果真不错。”

    容晓叹道:“那可就奇了,不过既然知道了她的克星,那我们也就不需要忌惮她了。”

    这艘船果真平安送他们出了大漠,没有半路抛锚,也没有同被害妄想症佘冰所想,突然着起火来让他们集体**。

    等他们各自下了船,云小七又发出“嗷呜”一声,狼群拉着船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容晓看到还是觉得惊叹,若是有一天她也能有这么一艘船,也不用去学驱狼的本事,直接就让小雪这头狼王在前面号令群狼,她则坐在船中一边欣赏大漠美景,一边悠哉的喝着小酒,那才是神仙般的享受。

    南宫楚走到云小七面前,“解药。”

    云小七又装起傻来,“什么解药?”

    南宫楚哼道:“你既然想跟着我们一起去西凉王宫,总不想让西凉国王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变成了痴痴傻傻的吧。”

    云小七狡黠的笑道:“解药我是一定会给的,只是为了怕你们过河拆桥,我可不想给的这么快。”

    除了带着一个如定时炸弹一般随时会做坏事的云小七,他们此行又救了小黑,又找回了两颗神之眼宝石,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谁料等他们回到西凉王宫时,发现原本到处都金灿灿的西凉王宫一片缟素。

    原来,是西凉国王驾崩了。

    才仅仅一天未见,塔桑就这么骤然离世,这让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些无法接受。

    云小七站在南宫楚边上看好戏的道:“这下可难办了,神之眼按照西凉国的传统是要交给国王和王后保管,如今国王驾崩,新王人选还没有定下来,哥哥你要把神之眼交给谁才好呢?”

    南宫楚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管是给谁,反正都不会给你。”

    南宫楚和容晓去给塔桑吊唁时看到了他的遗体,确认他确实已经死去,而且不是中毒身亡也不是被人刺杀。他的面容很安详,仿佛就是这么寿终正寝的。

    国王驾崩,不管大家多么悲痛,都要马上选出新的国王人选。塔桑虽然一共有二十五个儿子,但从未立过太子。王后本来想选自己的亲儿子也就是大王子继任国王之位,却遭遇了其他王妃和王子的强烈反对。理由就是大王子十年前丢失了西凉圣物神之眼,早就失去了继任王位的资格。

    塔桑还尸骨未寒,各王子以及他们的母妃和各自支持的大臣已经为谁继承王位而争吵不休。只有刚从迷药中苏醒过来的小黑,认真的跪在塔桑的灵柩面前,哀悼着这个他才接触几天但却对自己特别好的老人。

    容晓叹口气,果然不管是在哪里,只要涉及到夺嫡之争,父子,兄弟之情就会被抛到一边。真的是叫一登九五,父子反目,兄弟情绝,手足相残。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这个男人,他以后也同样会走上这条道路么?

    国王的灵堂上,众王子愈吵愈烈,甚至有要打起来的趋势。忽听有人大叫道:“国王陛下有遗诏!国王陛下有遗诏!”

    容晓和南宫楚一看,原来是接他们来西凉的霍达。这霍达在西凉是相当于宰相一般的人物,一向都被塔桑非常器重。

    他这么一喊,灵堂上瞬间就安静下来。

    王后走向他,“陛下留有遗诏?怎么本宫不知道?”

    霍达抹着眼泪道:“陛下就是怕若他驾鹤西去,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才将遗诏交给老臣保管。”

    说着他将手里的遗诏打开,“国王陛下早已下令,让赤那王子继承他的王位,而昨日他又在遗诏上加了一条,就是王后的人选。”

    他说着突然走到容晓面前,双手合十弯身朝她行了一个大礼,“臣拜见新王后,愿月神和狼神从此庇佑王后。”

    容晓因为吃惊过度陷入了一秒的呆滞状态,她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你,说我,是王后?”

    这开什么国际玩笑,就算想给她强行加上女主光环也不用这么加吧。

    除了她,那些西凉王族们听到这个更是炸开了锅,塔桑的王后质疑道:“陛下怎么会把王位传给一个心智未开,连话都不会说的人,还有让一个大胤女子当西凉的王后?若本宫没记错,她应该已经是大胤朝楚王殿下的王妃吧。”

    南宫楚的脸色也很难看,但他没有说话,显然是想看看这场闹剧要如何演下去。

    霍达道:“王后若是不信,可以亲自拿着陛下的遗诏查阅。其实早在赤那王子出生之后,他就被视作是狼神的天选之人,也就是西凉国未来的国王。后来赤那王子被人掳走,国王陛下没有停止过一日去寻找王子的下落。国王陛下有二十五个王子,却一直不立太子,就是因为赤那王子才是他心中唯一的王位继承人。这几年国王陛下已染上了不治的重病,强撑着就是为了等赤那王子殿下回来。

    至于这位姑娘,她也是狼神月神的天选之人,她一戴上神之眼就发生异动,说明了她也是我西凉王命中注定的王后。”

    王后抢过霍达手上的遗诏,看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显然霍达说的都是真的。

    南宫楚哼了一声,拉着容晓就要往外走。霍达拦住他,“楚王殿下要将我西凉的新王后带去哪?”

    南宫楚哼道:“她是本王的楚王妃,不是你们的新王后。西凉国名门闺秀不计其数,难道就偏偏要强抢本王的妻子么?”

    “这…”霍达面露难色,他深知南宫楚的实力,即使西凉王宫所有的侍卫集结起来,都不可能将他们一行人怎么样,但塔桑国王的遗诏他们是一定要遵守的。

    小黑站起来,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容晓,又认真又吃力的道:“娘…娘…”

    南宫楚冷眼道:“你既然叫她娘,就应该记住,她是你娘,不会是你的王后。”

    说着,就拉着容晓大步离开。他的大力握得容晓的手都疼了,看得出来心情非常不好。容晓挣开他,“王爷,我们就把小黑一个人扔在那好么?”

    南宫楚瞅了她一眼,“那你想留下来给他做王后?”

    容晓讪笑,这厮生起气来眼神真的好可怕。

    回到别馆之后,容晓发现在别馆外面已经集合了大批的西凉侍卫,为首的侍卫长还说这是为了保护未来王妃的人身安全。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侍卫名则保护,实则是来监视他们怕他们逃走。而且看到这些侍卫手上的武器,容晓就抖了一抖,他们每个人手上,竟然拿的是火枪。

    原来在这个时代的西凉国,就已经有了火枪这种杀伤性武器。

    南宫楚和沉烨也见识过这种武器,沉烨低声道:“王爷,这种武器非常厉害,只怕我们没那么容易逃脱。”

    南宫楚哼道:“逃?谁说我们要逃了。我们是大胤的使者,西凉的贵宾,即使是要离开,也是坐着华丽的马车离开。”

    到了就寝的时候,容晓又被南宫楚强行要求要跟他同一间房睡。容晓深知他今夜心情非常不好,也不敢惹他,就抱着自己的被子过去了,

    她打开窗户,看到下面西凉侍卫手上那一把把乌压压的火枪就打了一个寒颤,“我滴乖乖,西凉有了这么厉害的武器,若是以后两国交战,我们还能打得赢他们么?”

    南宫楚唇角微勾,“怕什么?本王经父皇授意,早已派人也在打造这种叫火枪的武器。估计等我们回到大胤,那火枪也快做好了。”

    容晓摸了摸一直被她藏在怀中,她的母亲留给她的手枪,她还一直留着它想把它当成致胜法宝,如今看来好像也没那么神奇了。

    在中国历史上,火枪在南宋时期就有了。但她穿越过来的这个时代,虽与古代中国环境相似,却也明显不是同一个时空中,那这发明火枪的第一人会是谁?

    南宫楚听了她的疑问淡淡道:“这还不是要多亏了你那好母亲。”

    容晓一愣,原来这火枪是她那同样也是穿过来的母亲发明的。她的母亲虽然后来选择了回到现代社会,但她在这个时代时,定是个惊才绝艳,做出不少大事的传奇女子。

    反观正继续履行小奴婢责任帮南宫楚宽衣的她,真是失败啊失败。

    南宫楚换上寝衣后也不马上睡觉,直接拿出了那两块神之眼放在手里把玩。

    容晓也好奇的凑过去,“就这两块石头,就要我去给他们做王后?”

    南宫楚轻哼: “这所谓的天选之人不过只是个忽悠人的噱头。本王心想塔桑之所以会选你做他的儿媳,不过就是因为他一心想让赤那继承王位。但他得了重病心知命不久矣,赤那刚从山林中找回来心智未开,而赤那最信任的人又是你,才想借着这个名头让你来辅佐赤那。他倒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只是他也不想想,本王的人也是他能抢得过来的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