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45章 亲晕过去了

时间:2018-07-07作者:萧渔

    容晓故意叹口气:“其实我觉得当这个王后也是很不错的。小黑在我眼里只是个孩子,而这个西凉国这么有钱,我若是当了西凉的王后,岂不马上走上人生巅峰,变成了女首富,连燕公子都没我有钱呢。”

    “是么?”南宫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就有些粗鲁的把她扯过来压在身下,对着那两片红艳艳的粉唇,张口就要咬下。若是就这样堵住了她的嘴,她就不会再说出让自己生气的话吧。

    谁想容晓迅速的伸出手捂住他的嘴,“王爷,你不能咬我,若是咬出了血,我这条小命可就玩完了。”

    南宫楚阴恻恻一笑:“好,本王不咬你。”

    说完,他就果断将自己唇畔压上了容晓的红艳柔软。他的确没有去咬她,只是在两片柔软的唇畔间细细轻啄摩擦,但容晓觉得,这简直比直接咬她还要觉得她难过。

    她心跳犹如鼓击,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整个身子都彻底软了下来,他还变本加厉,伸出润滑软舌,刺入她的口腔,卷起她的湿润小舌,细细吸吮爱怜着。

    起初他还是轻轻浅尝,后来被她的甘甜气息给蛊惑,情不自禁的就加大了力度,仿佛恨不得吞下腹部般用力。他的手指悄然抚摸上容晓的小蛮腰,温柔又暧昧的揉捏着。

    容晓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思考,只觉得脑袋被什么东西轰然炸乱了般无错,然后在感慨自己自作孽不可活的时候,因为太紧张长久没有呼吸,就这么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本来还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将这个还想着去给别人做王后的丫头彻底变成自己的王妃的南宫楚发现容晓已经晕了过去,只得无奈的将她搂在怀中。

    这个笨东西,竟然从他亲昵她开始就一直没有呼吸,就这么被他亲晕过去了。

    翌日,容晓醒来,第一时间就去看自己的衣物,发现还是完好无整,身上也没有不适之症,这才松了一口气。

    想到昨夜那个热情又绵长的吻,容晓脸上烧红一片,却发现南宫楚已经不在房间。

    她收拾好推开房门,发现别馆里只剩下小欢一个人,连一直喜欢粘着她的小雪也不见了踪影。

    “小欢,他们都去哪儿了?”

    小欢给她递上一杯茶,“王爷他们都去王宫了,还吩咐说让你今天就在别馆里好好呆着,哪里也不能出去。”

    容晓撇撇嘴,好端端的干嘛要对她下禁足令。

    她一边喝着茶一边打开窗户一看,下面仍然站着许多拿着火枪的西凉侍卫,只是人数比昨夜要少了些。

    看来他们只是想看押她这个“王后”,其余人的进出一概不理。

    小欢也过来,看到那一排火枪后怕道:“晓晓,他们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怪可怕的。”

    容晓咧嘴笑道:“那你要离那些东西远点,它们可比沉烨大哥的弩厉害多了。”

    小欢点点头,却是叹了口气,“真羡慕那些男人,想去哪就去哪,我们女儿家却只能困在这里。”

    容晓不以为然道:“脚长在你身上,自然是你想去哪就去哪,谁还能困住你?”

    小欢一挺胸脯骄傲道:“那可不成,我答应了王爷,要陪在你身边好好保护你呢。”

    容晓被这小丫头的话逗笑。若真有坏人来,这小丫头不被吓得哭鼻子她就阿弥陀佛了。

    她将茶杯放下,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差点站不住脚。

    小欢连忙扶住她,“晓晓,你怎么了?”

    容晓摇摇头,这阵眩晕感来得快去的也快,她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也许是昨日奔波了一天,累着了吧。”

    “那你要不要再去床上躺一会?”

    容晓哪里是躺得住的人,只怕越躺身上越是发软,只是笑嘻嘻道:“无妨,既然他们都不在,我们来这么久都还没好好逛过这四方城,待会我们就偷偷溜出去玩。”

    小欢眼睛一亮,但马上拉下脸道:“万一被王爷知道了怎么办,而且外面还有那么多守卫,我们怎么出的去?”

    容晓哀其不争道:“既然想出去玩,哪还能顾这顾那。而且你放心,你跟在我身边,绝对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说完,她就附在小欢耳边,讲了怎么混出去的办法。

    她见没什么人会去管小欢,便让她先偷偷去了茅厕,再在众目睽睽之下捂着肚子也跑进了茅厕里。进了茅厕后,她忍着恶臭熏天跃上茅厕的房梁,然后小欢再大摇大摆的推门出来。

    一下那些守卫跟见了鬼似的,看到茅厕里没人,又将别馆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才纷纷朝外面追过去。

    看了一天一夜的未来王后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丢了,这要是被上面的人知道,他们可都要掉脑袋的。

    确认那些守卫都走了之后,容晓才从茅厕房梁上跳下来,跑到守卫们相反的方向跟小欢会和。

    小欢兴奋的像个第一次做坏事得逞的孩子,“晓晓,你不知道我从那茅房出来是,那些原本凶神恶煞的守卫看到我的脸,好像个个都要吓晕过去,实在是太好玩了。”

    容晓得意道:“所以说,只要我们想出去,谁又能困得住我们?”

    “那我们去哪?”

    容晓有些嫌弃的盯着自己爬过茅厕房梁的手,“先找个地方洗手吧。”

    不知道是不是国王驾崩的消息还没有穿出来,这四方城到处还是热热闹闹的。她们来到这充满异域风情的王都,自然看什么都觉得稀奇,东看看西捏捏,不亦乐乎。

    而且容晓发现这里卖的羊肉串特别好吃,还有面摊上的臊子面,凉皮,都是地地道道的味道。容晓就这样跟小欢一路吃吃喝喝,看到店里卖的好看的西凉少女穿的花衣,还一人买了一身穿在身上,完全找到了在现代跟闺蜜一起逛街的美妙感觉。

    不到半天,两人手上就大包小包不断,幸好近年来西凉与大胤贸易发展相当繁荣,银子在两国是通用的,而且西凉的百姓大概都太有钱了,卖的东西都比较便宜,这让容晓更加毫不手软的买买买了。

    小欢比不上容晓的大力,提着一堆的东西已经渐渐吃力,哀叹道:“晓晓,我们回去吧,我真的提不动了。”

    容晓无奈道:“你呀,力气太小,以后应该多跟我学学功夫强身健体。”

    说着将小欢手上的所有包袱全部拿了过来,轻轻松松的拿在手上。

    来往路人便都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脸不红气不喘的抱着提着扛着十几个包袱,健步如飞。

    走过一个摊子前,容晓又停了下来。

    小欢吃惊道:“晓晓,你还没有买够吗?”

    容晓在那摊上看到了装门给男人用的玉簪和玉冠,那玉的颜色莹润光泽,一看就是上好的佳品。容晓想到南宫楚那一头触感柔软,漆黑亮泽到让她都嫉妒的漂亮头发,若是用这个玉簪和玉冠给他来束发,应该是再合适不过的吧。

    看完她不假思索的道:“老板这对玉簪和玉冠加起来多少钱,给我包起来,我要了。”

    付了银子老板包起来之后,小欢见她手上拿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忙伸手要接过去。容晓却急道:“这个东西这么小,我来拿着就好。”

    小欢了然的偷笑道:“晓晓,你这么紧张,这簪子和玉冠是送给王爷的吧?你对王爷还真是有心啊,王爷收到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被看破了的容晓脸一热,但还是道:“我不过是见他平日送了我许多东西,所以才送点东西投桃报李罢了,你可别多想。”

    小欢笑得更加开心,“我哪里敢对你多想啊,毕竟你马上就要成为楚王妃了。是么,我的王妃娘娘?”

    说完,她怕容晓恼羞成怒过来打她,撒腿就跑。

    容晓磨牙,“臭丫头,你别以为我手里抱得东西多,我就追不上你了。”

    两人撒欢似的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打闹起来,路人看到容晓手里提得那么多东西还能跑的那样欢快,早就把她当成了不能得罪的大力女怪,都纷纷自觉的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两人打闹累了,不知不觉已经太阳快落山。容晓怕南宫楚回来,若是发现自己不在,定会一顿好训,便拉着小欢要回去。

    却听边上有人惊呼道:“美人,前面有绝色美人!”

    一说完,路人都往他的那个方向跑出去,连摆摊的人都丢下了自己的生意跟过去凑热闹。大概是因为他们太过有钱了,出来摆摆摊也完全是为了打发时间吧。

    容晓也停下脚步,绝色美人她倒是见过不少,但能引起这么大轰动的倒还是从未见过。

    小欢也好奇道:“晓晓,我们不如也去看看吧。”

    容晓还未发话,又听边上一阵惊呼,“绝色美人过来了!”

    容晓道:“这下我们不用特意过去了,直接在路边等着吧。”

    她们站在一旁,却见一个白衣女子骑着骆驼缓缓的走在大街上,周边的人都自动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三千青丝绾成一个流云髻,玉润香腮,眉如远黛,一双剪水双眸流转,顾盼生情。她骑在这样一个骆驼上,用一条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两边宽大的衣袖却衣袂飘飘,无风自舞,看上去就好像是从大漠海市蜃楼出来的出尘仙子。

    但看到这样如仙子一般的绝世佳人,容晓却是赶紧用堆得高高的包袱挡住了自己脸。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轰动全城的绝色佳人竟然是那木云寨的寨主。

    他们昨天烧了她的寨子,偷了她的马,她今日跑到这四方城是来寻仇的么?可是既然是寻仇,为何她会如此高调的出场,还是独自前来,身边一个手下都没有。

    在容晓的百般疑惑中,她看到霍达带着一列西凉侍卫前来,她开始以为霍达是发现了她的踪迹要来捉她的,却见霍达停在那寨主面前,还对她双手合十的行了一个礼,“霍达恭迎圣女,圣女舟车劳顿,还是快些随下官回王宫歇息吧。”

    容晓摸摸鼻子,这寨主明明是杀人越货的马匪老大,怎么却变成了什么圣女?

    那个云小七要去西凉王宫,这个跟他们有仇的寨主也要去,容晓想到这再也待不下去,对小欢道:“我们赶紧回去吧。”

    回到别馆时,容晓看到那别馆前竟然站着比昨夜还要多的侍卫,她心中一紧,这下可是插翅都难溜进去了。

    小欢紧张道:“晓晓,我们该怎么办?”

    容晓安慰她道:“没事,大不了我们就不回去了,反正一回去就要被这些侍卫当成犯人看押起来,哪有在外面自在。还有,我有的是钱,保证我们在外面随便溜达都不会饿死。”

    刚说完,就听边上传来凉凉的一句,“好一句有的是钱,你大概忘了你跟本王签了卖身契,你的钱都是本王的,本王若是不同意,你岂能随便乱花?”

    容晓身子一僵,讪讪的回头,讪讪的笑道:“王爷,你来了?”

    南宫楚皱眉看着穿着一身西凉花衣的容晓和小欢,还有容晓身上十几个的大小包袱,面色一沉,却是对着小欢道:“要主子拿着重物,你这奴才倒落了个轻松自在,那本王要你这个奴才何用?”

    他的目光冰冷如刀,小欢一下子被吓得跪在地上,“王爷饶命,是小欢不好,请王爷饶命。”

    南宫楚哼道:“身为奴才,就应该尽好自己的本分。染风,把这没有主仆之分的丫头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容晓一急,想不到这厮竟然就在这别馆外对着无辜的小欢发难起来,忙将身上的包袱往地上一扔,“王爷,是我自己要提这些东西的,我力气大,多提些东西有什么不可以,你为何要打她?”

    南宫楚冷道:“她是你的丫头,本王让她好好看着你,她非但没有听从本王的命令,反而教唆你一起逃出去。如此对主子的命令阳奉阴违,忘记自己本分的丫头,本王难道不该打吗?”

    容晓冷笑道:“什么主仆?王爷难道忘了,我不过也是跟王爷签了卖身契的一个卑微的奴婢,哪里有资格当别人的主子?”

    说着她气冲冲的冲向别馆,那些守卫见她过来都吃了一惊,手上的火枪纷纷对准了她,但又很快放下。

    容晓怒道:“怎么?我都已经回来了,你们还想用这火枪将我打死吗?”

    这些守卫知道她是西凉未来尊贵的王后,在这里把守着只是封了霍都护之命,怕新王后逃走了,如今见她自己主动回来,又带着滔天怒气,哪敢再做什么,都纷纷低下头,自动闪至两边,给她让路。

    染风看着容晓的背影犹豫道:“王爷,晓晓已经很生气了,小欢那丫头还要打么?”

    南宫楚挑起眉头,“打,而且要重重的打。本王可以容忍晓晓胡闹,但也绝不允许其他人在本王眼皮底下放肆!”

    他说着看了一眼那散在地上的大小包裹,“将这些都收拾好送回她房里去,这个小财迷现在在气头上,若是等气消了,意识到自己花了大量银子买回来的东西被自己扔了,还不会毁的肠子都青了。”

    染风低头去收拾,却因为东西太多,一个最小的包袱滚落下来,还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南宫楚瞳孔一眯,“等等。”

    他走过去,拿起里面的东西细细打量,原来是束发用的玉簪和玉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