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46章 王后爬墙去

时间:2018-07-07作者:萧渔

    容晓气呼呼的回到别馆,不一会儿就看到楚卫抬着被打得屁股开花的小欢进来。

    她吓了一跳,她还以为自己把南宫楚骂了一顿之后,南宫楚看在她的面子上会放过小欢,谁想他还真的就因为这么一件小小的事就把小欢打得半死不活的。

    小欢满脸冷汗,还握着容晓的手,扯出一个笑容,道:“没事,晓晓,我不疼。”

    看到她这个样子,容晓又是自责又更加气恼南宫楚。她把小欢从潋晴坞带出来,就是想保护她这在古代唯一的朋友不再受到别人的欺凌,想不到她保护小欢不成,还害得她被自己连累了。

    其实她早该知道,在这等级分明的封建社会,这些权贵哪个有把奴仆当作人看,她真是高估了南宫楚那厮了。

    帮小欢上完药,又安慰了她一阵后,容晓连南宫楚的房门都不想踏进一步,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谁想一推开门,她就看到南宫楚坐在桌前,手上还拿着什么在认真的把玩着。

    容晓定睛一看,原来是她准备买来送给他给他束发用的玉簪和玉冠。

    看到这个,容晓更加恼火,直接扑过去想把东西给抢过来。但南宫楚已先她一步躲开。

    容晓怒道:“你拿我的东西做什么?快些还给我!”

    南宫楚“哦”了一声,“如果本王没看错的话,这两样东西是给男人束发用的。你买这个做什么?”

    容晓哼道:“你管我!”

    南宫楚笑眯眯的,“晓晓,你不会是准备买来送给本王的吧?也是,想来你跟着本王这么久,除了之前把鸳鸯绣成了水鸭子的帕子,好像就没送过本王什么东西。这簪子和玉冠虽不是很值钱,但本王不嫌弃,姑且就算你是你送给本王的定情信物吧。”

    她已经很生气了,他还有心情在那开玩笑。她决定即使把簪子和玉冠扔了,也不送给他,发了狠扑过去,手腕却被他握住,人也顺势被他搂在了怀里,“你因为小欢的事在生本王的气?”

    容晓急的想挣开他,但被他搂着自己整个身子竟完全动弹不得,只得哼道:“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被你不分青红皂白打的半死不活的,我作为她的好朋友,难道还不能为她打抱不平?”

    南宫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娇滴滴的小姑娘?”

    容晓被他的表情弄得一怔,刚想问他,却听他又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即使是沉烨和染风,犯了错本王也一样重罚。本王宠着你,难道也要对其他人姑息养奸么?”

    姑息养奸?容晓不知道他为何会用一个这么严重的词。

    南宫楚已经站起来要出去,临走还扔下一句话,“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本王打小欢这一顿,并没有白打。”

    容晓被他的话弄的莫名其妙,在他出去之后,她干脆重重的把门关上还顺便反锁了。但在床上没躺多久,就听到有人在敲门,她以为是南宫楚去而复返,没好气道:“我已经睡下了,若是因为我对王爷不敬要打我板子,也等明天再说吧。”

    谁想外面传来的却是霍达的声音,“微臣霍达,是来接王后娘娘回宫的。”

    容晓一怔,打开房门,霍达依旧先双手合十对她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才道:“赤那王子将于三日之后加冕,成为我西凉第十七代国王,按照传统,届时是国王和王后陛下一同加冕。所以微臣特意来迎接王后回宫准备三日后的加冕仪式。”

    容晓皱眉道:“我不是说了么?我根本不是你们的王后,你们若是真的缺王后,就去另选她人吧。”

    霍达依旧微微笑道:“国王和王后都是月神狼神指定的天选之人,由塔桑国王遗诏所定。国不可一日无君,也不可一日无后。王后即使不为西凉的百万臣民着想,也应该为王后出生的大胤考虑一二。王后难道愿意看到因大胤拐走了西凉的王后,导致两国再起争端,点燃战火么?”

    容晓本想狠心的说两国打起仗来与她何干?谁料南宫楚也突然站在他们身后,还懒洋洋的道:“既是这样,那就请都护大人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们这个,来自大胤朝的西凉王后。”

    容晓瞪他,这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王妃,谁也别想打她的主意么?如今他竟然改口改得这么快,果然老话说的没错,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其实她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无论呆在哪里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可是她却被灌了**汤似的心甘情愿的一直呆在南宫楚身边,陪着他东跑西跑。如今见他轻飘飘的把自己让出去,她只觉得心寒至极,当下一跺脚,负气道:“我们走!”

    她上了霍达派来接她的马车,却还是忍不住掀开了车帘往后一看,可哪有半个人从别馆里出来?就连看守她的西凉守卫们也都撤离了别馆跟在了她的马车后面。

    她眼睛一酸,那厮真的就因为霍达说一句会引起两国争端,他就轻而易举的把自己舍弃了么?

    满心怨愤的容晓重新回到西凉王宫,就被霍达带到了小黑住的地方。一到哪里,她发现小黑正被一群侍女围着,他坐在她们中间,竟也难得的没有发怒。

    容晓一进去小黑就抬眼看到了她,立刻站起来,欣喜道:“娘…娘…”

    容晓打从心里觉得塔桑将王位传给小黑实在是太过草率了些。如今的小黑连话都说不健全,要怎么担起一国之君的责任,处理国事呢?

    她看到摆在桌子上的糕点,不由问道:“你如今终于肯吃这些东西了?”

    小黑将糕点递到容晓跟前,“娘吃,好吃。”

    容晓一肚子气都还没有消散,哪里吃得下东西?她在房间里转了转,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张摊开的宣纸。大胤和西凉不仅货币互通,连文字都是一样的。容晓瞧着上面写着的是几句治国之策,而且字迹还很工整,苍劲有力。

    容晓不敢置信道:“这些字都是你写的。”

    小黑点点头,他走到书桌前,从一堆书底下抽出了一张纸,献宝似的递给她。

    容晓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她的画像,而且画的栩栩如生,简直比她以前用各种美颜相机拍出来的还好看。

    她问:“这是你画的?”

    小黑继续点头,咧开嘴露出獠牙,“娘,好看。”

    容晓暗自在心中称奇,原来小黑只是不怎么会说话,在其它方面简直是无师自通的神童一般的的存在。

    她眼睛一亮,小黑既然这么聪明,若是她将小黑培养成一代明君,这岂不是要比整日跟在南宫楚后面当条小尾巴要有成就感的多?

    想来她马上也搬来一张椅子,与小黑的椅子靠在一起,再让他坐下道:“小黑,我来教你怎么说话好不好?”

    于是,即将成为西凉新王的赤那王子的寝宫灯火通明了整整一宿。翌日就有不怕死的八卦人士谣传,说未来的国王和王后虽然尚未大婚,但已经举案齐眉,你侬我侬,直接在王子的寝殿中缠绵了一宿。

    容晓哪里知道外面的这些传言,只知道自己再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黑浓浓的求知欲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整整一宿,她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还一直缠着她教她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霍达也专门请了太傅来教小黑。容晓终于松了一口气,睡眼惺忪的走在王宫,顶着两个黑眼圈,就要赶紧回到给她安排的寝殿补眠去。

    谁料她没走几步,就撞到了云小七。

    云小七看到她憔悴的样子马上捂嘴笑道:“怎么一副被人蹂躏了几百遍的样子?看来那赤那王子果然同他外表一般的生猛啊。”

    容晓瞅了她一眼,“你一个女娃恐怕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摸过,怎么会知道这些?啧啧,小孩子就要保持小孩子应该有的天真烂漫,太早熟了可不好。”

    云小七一下被她的话戳到痛处,脸都气红了。容晓捏捏她的脸,“还有,小孩子就应该多笑笑,少生气。”

    云小七拍开她的手,“臭丫头,你以为你要当王后了,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么?”

    容晓挑挑眉,看样子她现在的确是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忽的她看到远处的长廊一道倩影经过,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看到那举世无双的风姿,容晓已经知晓是谁,“木云寨寨主?她也在王宫里?”

    云小七叹口气,但语气明显是兴奋的,“听说还有两日新王就要加冕了,到时候还要用神之眼去祭拜西凉先祖和月神狼神,这么多人一起去,一定会很热闹。老身活了近百年,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期待过一件事了。”

    容晓重重的哼了一声,“你没听过一句话么?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到时候不要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为好!”

    跟云小七斗了会嘴,回到寝殿后睡意也没那么浓了。但她还是在床上躺下,虽说这西凉王宫已经暗潮汹涌,她又被莫名其妙的被冠上了一个王后的名头,但她一向乐天派,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这样一睡,竟然睡了整整一天,等醒来时,她发现身边竟躺着一个人。

    她先是吓了一大跳,再定睛一看,原来是南宫楚那厮。

    她一醒,南宫楚也睁开眼,看他那睡眼惺忪的样子,似乎比自己睡的还熟。

    容晓惊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楚伸了一个懒腰,“本王怕自己的贴身小奴婢会背着本王爬墙,担心的一宿未眠,所以自然要找个好地方补眠。”

    容晓咬牙,所以就补眠补到她床上来。

    南宫楚用双手作为枕头靠在脑后,眼里嘴角都是笑意,“怎么样?一睡醒就看到自家男人躺在身边,惊不惊喜?感不感动?”

    想到昨夜这厮让自己伤心至极,容晓继续磨牙道:“我当然很感动,很惊喜。”

    说着她就附下头,毫不留情的在他脸上重重的咬了一口。

    南宫楚痛得叫了一声,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这惨叫怎么听都有些**,就像是一个极品小受在被别人蹂躏着。

    外面的侍女听到动静,忙过来敲门,“王后娘娘,发生何事了?”

    容晓忙道:“无妨,是我刚起在吊嗓子呢。”

    她庆幸自己在睡前将房门给反锁了,没让人听到动静就闯进来。可是既然门已经被反锁了,这厮是怎么进的来的?

    南宫楚摸着脸上被她咬的伤口处,下口可真狠,都出血了。

    “你现在倒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王后这个身份了?”

    容晓哼道:“为什么不接受?王爷不是也很想让我当这个王后么?因为只有我当王后了,加冕仪式才能正常举行,那神之眼才能打开宝藏。王爷说对宝藏不感兴趣,我想也是骗人的吧。”

    南宫楚一怔,“你倒是全部都想明白了。”

    他这么说就是承认了,容晓心里更加觉得委屈,“我不仅想明白了,而且也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管做不做这个西凉王后,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我绝不会甘心当你们的一颗棋子。”

    南宫楚叹口气,却是将她轻轻搂在怀中,“本王怎么会让你去做一颗棋子,本王更加不愿意让你去做别人的王后。”

    被他这么轻轻搂着柔声哄着。容晓没出息的一下子就心软了,但还是道:“我本来也想看看那云小七和木云寨寨主想耍什么花招,这王宫肯定是要进的,只是王爷昨晚的言行,真的让我很生气。”

    南宫楚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小白眼狼,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对本王生气,那本王之前对你的各种好你都忘掉九霄云外去了?”

    见容晓还是嘟起了嘴,南宫楚干脆直接吻了过去,等占够了便宜,他才从床上下来,坐在铜镜跟前,“好了,本王还有好多事情要运筹帷幄,虽然舍不得温香软玉,但也不能一直在床上腻着,你过来给本王束发吧。”

    容晓看到他从怀里掏出来的玉簪和玉冠,有些好笑,竟然还被他带过来了。

    南宫楚挑眉,“还不过来试试你送给本王的簪子好不好用?”

    容晓走过去,这厮的发质之好真的可以去代言洗发水广告了,木梳滑下去便到底。也因头发太过顺滑,用簪子簪起来的时候费了她不少功夫才簪好。

    等把玉冠一戴,看到铜镜中越发显得丰神俊逸的南宫楚,容晓心中觉得甚是满意,果然买的这玉簪和玉冠都是和他极相配的。

    南宫楚含笑看着,“虽然动作笨了点,但整体还算过得去,以后你就每天帮本王束发可好,就用你送本王的簪子和玉冠。”

    容晓干笑,这可不是一件好活。

    “既然要我做几天王后,那我可做不到每天给王爷束发了。”

    南宫楚依旧笑意盈盈,“这有何妨,就算你是西凉的王后,本王也可以每日过来看你,每日跟你同床共枕。”

    容晓被他有些露骨的话弄的脸唰得一下就红了。她都要做王后了他还整天爬到他床上来,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好像变成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了呢。

    见南宫楚站起来要走,容晓看到他右脸上还带着自己明显的牙印,这下才觉得有些内疚起来,“王爷的脸,不用处理一下么?”

    南宫楚挑挑眉,“这是晓晓对本王留下的爱的印章,本王舍不得将它遮掩起来。”

    容晓的脸更热,真是没脸没皮的。

    却见南宫楚却是往窗子的方向走过去,原来他来的时候就是这么跳窗进来的。容晓忙道:“我去把外面的侍女支开,王爷往正门走就好了。”

    却听南宫楚嘴角又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魅惑笑意,“晓晓,从古至今,你有见过哪个幽会的人是走正门的?”

    容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