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54章 春光乍泄

时间:2018-07-08作者:萧渔

    容晓万万没想到,堂堂的韵王竟然会变成一个采花贼!

    曾经的韵王,现在被褫夺了封号的南宫韵,也没料到容晓的身手变得如此敏捷,等他意识到容晓已经看清真面目时,脸上已经被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而且以容晓现在的神力,一巴掌扇过去,虽然南宫韵牙口好没有被扇落几颗牙,但也一阵眼冒金星,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无耻!下流!你虽然现在是个通缉犯,但好歹也是个王爷,你做出这种事情,不怕丢了你们南宫家的脸么?”

    南宫韵被打得晕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他『摸』着自己瞬间红肿起来的脸,从小到大,有哪个女人敢打他?如今他还暴『露』了身份,一下恼羞成怒,双目中布满杀气,“既然你认出了本王,那本王不仅要占了你的身子,还要杀了你!”

    容晓重新埋在水下的双拳悄悄握紧,心道待会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忽然,外面传来小欢的声音,“王爷,晓晓还在里面泡温泉呢。”

    容晓一怔,原来小欢并没有被南宫韵打晕。

    南宫韵听到这个声音,也是脸『色』一变,他恨恨得瞪了容晓一眼,然后从温泉池中爬起来,往后面走去。

    容晓忍不住稍稍起身,难道这温泉池后面也有暗门,这韵王就是从暗门处过来的?可是这里是南宫楚极为私密的地方,他怎么会知道有暗门?

    南宫楚正好推门进来,一边拉开帘子一边道:“怎地泡个温泉泡这么久,小心把皮肤都给泡皱了。你这是……”

    他的话突然顿住了。

    只因容晓为了看那温泉池后面到底有没有暗门,正好起了身。

    于是容晓不着寸缕的身子…

    就完完全全暴『露』在了南宫楚面前…

    这一刻,时间仿佛变得静止,而且还很详细、很唯美、很慢镜头地记录下了这一个瞬间。

    容晓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才重新把自己的身子埋入水池中,半响,她才喃喃道:“王爷,我可以把你打一顿么?”

    南宫楚沙哑道:“不能,打在我身,痛在你心。不过你放心,本王既然看光了你,自然会对你负责的。”

    容晓终于非常非常慢半拍的发出一声尖叫,这威力绝对可以震破耳膜,震撼九霄。

    南宫楚啧啧两声,捂住耳朵,心知他再不出去,这脸皮薄的丫头定会把自己整个身子都埋进水池里溺死。

    但他突然回眸,还对她『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笑,“将衣服穿上吧,既然洗干净了,本王便在床上等着你。”

    容晓被他这个笑容弄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但她想到什么马上急道:“回来!”

    南宫楚笑眯眯的回头,“怎么?等不及去床上,要直接在这里同本王鸳鸯共浴了?”

    容晓的脸已经红得可以滴血,“麻烦王爷去帮我找一身干净的衣裳过来,我刚刚忘记拿过来了。”她说着马上改口道,“让小欢拿进来就好。”

    不知为何,她不愿意告诉南宫楚刚刚南宫韵在她泡温泉的时候闯进来过,虽然她将自己保护的很好,南宫韵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她还是下意识的怕这厮会误会。

    但在这温泉池中,居然还有一道暗门的事情,她一定会查清楚的。

    南宫韵有些狼狈的逃走了,当他走到沐府那座废宅前时,却因为太过慌『乱』直接被一块石头被绊倒在地。

    他咒骂一声,最近诸事不顺,居然连一块石头都找他的晦气。

    忽然,他眼前出现了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再往上看是浓艳的红裙,冷若冰霜却是出尘若仙的脸。

    遇到了佳人,他附庸风雅惯了,即使现在狼狈,也习惯了假假的寒暄几句,“原来是沐姑娘,是你义父让你来接本王的么?”

    沐千寻仍然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南宫韵也不指望着冰山美人会扶自己起来,他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走吧,本王到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去你们那圣衣教,还请沐姑娘为本王带路。你…”

    他说着刚还一副装得温文尔雅的脸突然震怒起来,只因他完好的左脸也被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

    一下子他原本还算俊秀的脸一边一个通红的五指印,看上去还真是有些滑稽。

    南宫韵大怒,“你好端端的打本王作甚?”

    话刚说完,他的脖子就被沐千寻的长鞭套住,“我沐千寻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欺负女人的男人,若是你下次还敢做这种事,我不管你是不是王爷,一定会杀了你!”

    她的语气虽人一直是冷冰冰的,连说出这种狠话时都没有波澜,却让南宫韵听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知道这个女人他现在是惹不起的,只能感慨一句虎落平阳被犬欺。

    跟着沐千寻回到圣衣教后,南宫韵一眼就看到戴着面具的圣衣教教主站在那等他,他的步子顿了顿,有些不愿意面对这个人。

    圣衣教教主却主动回过头来,看到一身狼狈的南宫韵有些吃惊,“怎么?韵王殿下没有得手么?”

    南宫韵不想让人知道他一个堂堂王爷,一下被两个女人给打了,只是哼道:“教主并没有跟本王说那丫头的功力现在变得如此精进!”

    圣衣教教主吃惊的“哦”了一声,“可是殿下若想练成绝世武功,这便是最快的办法。”

    南宫韵却想起容晓给他的那狠狠一巴掌,现在都还觉得疼的厉害,“本王真的只要占了她的身子,就能练成绝世武功了?”

    圣衣教教主道:“那是自然,采阴补阳本是修炼的绝佳之法,何况那容晓还是百年一遇的纯阴之体。本座早已听闻那容晓虽常与楚王同床共枕,但迄今为止仍是完璧之身。若是被楚王占得先机破了她的身子,那殿下要东山再起,杀了楚王报仇雪恨,就难上加难。”

    南宫韵哼道:“谈何容易,今日已错过最佳机会,往后若想再得手,岂不难上加难了。”

    圣衣教教主微微一笑,“无妨,殿下尽管交给本座来安排即可。”

    他们说着,忽的外面一道红影一闪而过。

    想到一个小小女子也敢对他大放厥词威胁他,南宫韵哼道:“方才过去的应该是教主的义女,这个义女的行径依本王来看,好像跟教主不是同道之人。”

    圣衣教教主仍是一笑:“无妨,大局尽在本王的掌握之中,只要她还认本座这个义父,不做出背叛本座的事,便由着她吧。”

    南宫韵发现,这圣衣教教主面具下原本如虎狼般诡谲阴狠的眸子,在提到沐千寻时,竟变得柔和起来,甚至还看得出,有一丝怜惜。

    这杀人如麻的嗜血恶魔,竟也有动真情的时候么?

    容晓在温泉池里又泡了一阵,确实感觉皮肤都要被泡皱了,终于看到帘子被人掀开,竟是南宫楚又来了。

    容晓急道:“王爷怎么又回来了?小欢呢?”

    南宫楚将一件寝衣扔给她,“本王的温泉池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么?快穿上衣服吧,父皇见本王出使西凉这件差事干得漂亮,赏了好多宫廷美食过来。若你再在这池子中泡着,染风就要全部搬给楚卫们了。”

    容晓本就肚子空空如也,一听到他这么说觉得更加饿,她忙要从池子中爬出来,却见南宫楚居然还站在原地,不由急道:“王爷怎么还不离开?”

    南宫楚挑挑眉头,这才背过手转身走了。

    容晓忙看南宫楚给她的那件寝衣,一看血气又涌上来了,在心里骂了无数遍南宫楚『色』胚,流氓。

    明明是在保守的古代,这寝衣设计的却比现代的『性』感睡衣有过之而无不及。

    深v的领口,除了重要部位,其余部分的布料都薄如蝉翼,这样的寝衣,若是穿在身上,简直比不穿还要让人血脉喷张。

    南宫楚一个人坐在寝殿里悠哉得喝着梅子醉,酒气上涌之后血气也跟着上涌,不由一直看着殿外。不过就是一件薄薄的布料,那丫头怎么跟慢得跟生孩子似的,到现在还没有穿好过来?

    那件寝衣,是他那个常年流连花丛,风流成『性』的五皇兄送给他的。五皇兄听闻他不好女『色』,年逾二十都还未娶妻,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为他『操』碎了一颗心。所以在他去年的二十岁寿辰上,竟将这么一件被那些卫道士一看就要浸猪笼的薄若无物的寝衣当作生辰礼物送给他,还贼兮兮的跟他说,等到新婚之夜,他让王妃穿上这件寝衣给他侍寝,他定然就会马上对女人产生兴趣了。

    他哪里会听五皇兄的胡言『乱』语,直接把这件虽然轻薄但料子极其名贵的寝衣随手一扔。但他又担心这件寝衣会被人给他收拾寝殿时翻出来,尤其是有着八婆潜质的染风,若是被染风看到,他这个王爷的颜面也就完全不要了。

    所以思来想去,他便把那件寝衣跟他一些重要的东西压在了箱底。但今日他一不小心看到了容晓那丫头的身子,没想到长着一张还略显稚嫩的脸的容晓,却有一副前凸后翘,让所有男人都血脉喷张的『迷』人身子。

    他被容晓赶出来后,脑子里的画面全是她那光溜溜的模样。丰『乳』,肥『臀』,细腰,如凝脂般的白嫩肌肤,无论是她这个人,还是她这副身子,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他当了那么久的君子,夜夜搂着她同眠却坐怀不『乱』,今夜他却不想当这个君子了,免得下次还被那无良的五皇兄笑话,说胤帝的十个皇子,除了才十岁的宁王,就只有他楚王没有开过荤。

    所以容晓叫他给她送衣服过去,他就鬼使神差从箱子里翻出了这一件寝衣,给她送了过去。

    他一口一口的喝酒,脑子里想的全是容晓穿着那件寝衣款款走到他跟前的香艳画面。他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今日一颗心却一直沉不住气,看着那帘子的方向要简直要看成了望妻石。

    为了怕容晓穿着那寝衣的春光被人看了去,他还把揽月阁的人都赶了出去,说不到明日天明不准回来。如今揽月阁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他的一颗心却更加难耐,只能不断的喝酒来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终于,他听到珠帘晃动的声音,他迫不及待的转过头去,却是一口酒喷了出来。

    只因想象中让他血脉喷张的画面他完全没看到。

    那丫头竟然裹着一张窗帘布,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似的,一步一步,艰难的挪着小步子朝他走过来。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